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常

顧九秦崢結局 著

連載中免費

男女主角是顧九秦崢小說《大理寺卿的寵妻日?!纷髡呤翘K繾綣,故事遞網提供顧九秦崢小說完整版全文閱讀,這部火爆全網絡的古代言情權謀小說《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分v述的是:秦崢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銅鏡內的美人。顧九天生的皮膚白,被紅色一襯,越發顯得膚如凝脂,再以那寶石頭面搭配,端的是一副艷麗逼人的模樣。人人都說她是嬌氣包,可那被顧家捧出來的千金嬌小姐,最后卻吃盡了人間的苦處而死。顧九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只消平安過了這一年,便可跟秦崢簽了和離書,屆時天高海闊,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輩子的遺憾,可是兩人卻彼此看對了眼...

更新:2020/04/05

在線閱讀

  男女主角是顧九秦崢小說《大理寺卿的寵妻日?!纷髡呤翘K繾綣,故事遞網提供顧九秦崢小說完整版全文閱讀,這部火爆全網絡的古代言情權謀小說《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分v述的是:秦崢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銅鏡內的美人。顧九天生的皮膚白,被紅色一襯,越發顯得膚如凝脂,再以那寶石頭面搭配,端的是一副艷麗逼人的模樣。人人都說她是嬌氣包,可那被顧家捧出來的千金嬌小姐,最后卻吃盡了人間的苦處而死。顧九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只消平安過了這一年,便可跟秦崢簽了和離書,屆時天高海闊,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輩子的遺憾,可是兩人卻彼此看對了眼...

免費閱讀

       眼前的顧九笑容誠摯,偏江蓮芷卻從其中聽出幾分奚落的味道來,她氣息一滯,竟不知該如何介紹自己。

  說她是老太太的外孫女兒?

  可她離嫡親那一層還遠著呢!

  顧九看出了她的窘迫,臉上的笑容依舊和煦:“我才嫁進來,家里人還認不全呢。姑娘莫怪——方才聽你叫我表嫂,難不成是姑姑家的女兒?”

  京城中誰不知秦老夫人的獨女嫁給了武安侯趙興,一連生了四個兒子,平生所愿就是得個女兒,且為此不知去了多少趟護國寺。到了去歲上,方才得了一個女兒,眼下還在襁褓中,不會走路呢!

  大兒子眼見得都要娶媳婦,自己卻生了個小女兒,這事兒在京城都能當玩笑講了,顧九便是新婦,可也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士,哪兒會不知道這事兒?

  說這話,就是堵她的嘴呢。

  畢竟,方才可是江蓮芷自己說,她顧九是新婦,不懂事兒呢。

  江蓮芷果然臉色漲紅,絞著手中的帕子,強撐著自我介紹:“表嫂,我是……”

  只是她話沒說完,就見明國公夫人出來解圍:“這是你表妹,姓江,ru名喚做蓮芷?!?/p>

  她一臉病容,就連說話也帶著幾分氣若游絲,神情倒是很和善,溫聲笑道:“雖不是你姑姑所生,卻也是自幼養在咱們府上,最懂事不過的好孩子?!?/p>

  顧九聞言,便也只笑瞇瞇的點頭:“原來是養在府上的表妹,有禮了?!?/p>

  這是她正經的婆婆,前世雖沒見過幾次面,對她也算是不錯。

  顧九不打算駁她的面子,只是心里卻忍不住嗤笑。

  表妹?

  這位跟明國公府可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系呢,江蓮芷的祖母跟秦老夫人是親姐妹,江家家道中落,她跟著祖母來明國公府小住過一些時日。后來江家老太太病逝,她便日日黏著秦老夫人,說什么瞧見她就好似看到了祖母,那孺慕之情讓秦老夫人心軟,便將她留在了府上。

  自此一住十年。

  因著江蓮芷嘴甜,秦老夫人又寵著,所以這些年來,上上下下都稱一句表小姐。

  不知是不是自己先入為主,江蓮芷現下看著顧九沖自己笑,都覺得內中帶著濃濃的奚落。

  她咬了咬牙,還了一禮:“給表嫂見禮了?!?/p>

  說完這話,又將話題給拉了回去:“表嫂新嫁進來,不好因著一個下人而落一個嚴苛的名聲,您說是不是?”

  她一臉關切,顧九卻知這是個面甜心苦的,前世里她可沒少被這位表小姐給下套!

  因此顧九收斂了笑容,正色道:“表妹年紀小,同情下人也是有的,只是這話卻不對。俗話說的好,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下人做錯了事情,自有長輩們行家規。咱們做小輩兒的,守著規矩便是,越矩插手長輩的命令,豈不是越俎代庖?表妹,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江蓮芷被她這話噎了一噎,心中氣顧九牙尖嘴利,到底是不肯服輸,因咬唇道:“表嫂說的有道理,只是家里規矩固然重要,也得通情理不是。這丫頭行事不小心,她的確有錯。但到底是因著第一次給您端茶,情有可原。表嫂您瞧著就是個心善的,何必跟一個小丫頭過不去呢?”

  說這話的時候,江蓮芷心里也有些猶豫,畢竟錦竹替換了滾水,是她指使的。萬一錦竹被罰供出來自己,那她豈不是得不償失?但是眼下見顧九如此伶牙俐齒,她也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該這么沉不住氣的!

  聞言,顧九卻是笑了,語氣帶著幾分揶揄:“表妹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說,她不過是燙了祖母一下,沒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請祖母寬宏大量,饒了她這一次吧?!?/p>

  后面這話,卻是跟秦老夫人說的,然而那話中的調侃,卻是再明顯不過。

  江蓮芷瞬間捏緊了帕子,心中暗恨,面上則是委屈巴巴的跟秦老夫人解釋:“外祖母,蓮兒沒這個意思,您千萬別誤會。蓮兒尊敬也最心疼的人就是您了?!?/p>

  小姑娘連捧帶表忠心的模樣,顧九自嘆弗如。

  秦老夫人冷眼旁觀了這一會兒,方才在江蓮芷的委屈聲中一錘定音:“行了,不過是個丫鬟,值當你們拌嘴?”

  她使了個眼色,嬤嬤們立刻會意,將錦竹堵了嘴拖了出去。

  早有下人換了新的茶水來,一旁的嬤嬤則是笑容和煦道:“世子夫人,請吧?!?/p>

  這便是讓她繼續敬茶的意思了。

  顧九點頭應了,從善如流的接了茶盞走到秦老夫人面前,行禮道:“孫媳給祖母請安,祖母請喝茶?!?/p>

  有了方才的事情,這次的茶水便是溫度適宜了。

  秦老夫人喝了茶,命婆子給了賞賜,復又說了幾句吉利話,才將茶盞放回了桌案上。

  顧九余光掃過秦崢,就見對方神情溫和,可眸子里卻潛藏著幾分看戲的模樣。

  前世他沒給自己出頭,顧九還會失落,但今生她壓根沒指望,甚至還在心中腹誹,這位大少爺倒是老神在在,不給他放一盤瓜子讓他磕著,真是委屈他了!

  給在場的幾位長輩敬茶之后,便是平輩間的見禮,三房十幾個孩子,不管大的小的,行禮的時候看見她身旁的秦崢,都老實的跟鵪鶉似的。

  就連前世里府上最混世魔王的秦九少爺,都是規規矩矩的給她行禮:“給大嫂見禮?!?/p>

  那瑟瑟發抖的小模樣,讓顧九都沒忍住輕笑了一聲,拿了預備好的紅包,遞給了他:“堂弟請起?!?/p>

  秦九少爺在旁邊冰山的高壓下,到底是沒忍住抬頭看了她一眼,偷偷地做了個鬼臉,又趕緊恢復正常,雙手接紅包:“多謝大嫂?!?/p>

  這些孩子見禮之后都立刻回到自家娘親安全的羽翼之下,卻有一位除外。

  那位表小姐江蓮芷非但不怕秦崢,跟顧九見禮的時候,眼睛更恨不能長在對方身上。

  偏偏秦崢毫無所覺,巍然不動如山。

  顧九都有些替她覺得眼睛疼,格外好心的問了一句:“表妹可是眼睛不舒服?”

  這話終于引得秦崢抬頭看了一眼。

  江蓮芷臉色一紅,不止是氣的還是羞的,咬唇道:“多謝表嫂關心,蓮兒沒事兒?!?/p>

  而秦崢則是起身道:“祖母,孫兒還有事要處理,就先告退了?!?/p>

  他一走,江蓮芷便也行禮道:“外祖母,蓮兒有些不舒服,也先退下了?!?/p>

  她司馬昭之心,顧九看的真切,卻只當不知。她自己尚且自顧不暇呢,那管的了別人想在苦海里飄?

  更何況,人家樂意著呢。

  互相敬茶之后,秦老夫人的臉色也有些疲憊,因擺了擺手道:“行了,今日就到這里吧——”

  誰知她話沒說完,就見簾子被挑開,旋即見一個身量中等的嬌俏婦人走了進來,進門先笑著道歉:“妾身來晚了,請老太太責罰?!?/p>

  她模樣生的極艷麗,眉眼間波光流轉,卻是帶著精明:“方才實在是丫鬟婆子們著急回稟事情,一時沒走開,不想竟到了這個時候。當真是妾身的不是?!?/p>

  正是明國公的貴妾,方姨娘。

  她一面說一面行禮,秦老夫人的臉上卻不見怪罪,只讓她起身,一面嗔怪道:“你也知自己來晚了,行了,入座吧?!?/p>

  那婦人卻沒直接入座,只是回身看向顧九笑道:“這就是咱們新婚的世子夫人吧,生的真標志,跟世子可是一雙璧人呢?!?/p>

  她笑的爽朗,顧九只給了她一個嬌羞的笑,垂眸遮掩了冷意。

  昨日是她跟秦崢大婚,方姨娘是妾,這樣的場面,便是秦老夫人護著,她也只能站著。方姨娘心里不痛快,提前尋了借口走了,自然也沒看到顧九的長相。

  前世里這位方姨娘瞧著溫溫柔柔的,后來可沒少給她使絆子。

  見顧九不說話,秦老夫人睨了她一眼,一面溫聲開口道:“這是你方姨娘,你母親身體不好,家里事情一向是她做主的?!?/p>

  聞言,顧九這才柔柔一笑,道:“方姨娘好?!?/p>

  只是卻巍然不動,雖然唇角帶笑,神情卻是不卑不亢。

  方姨娘卻是掩唇笑道:“難得老太太抬舉我,妾身不過是幫著姐姐代為打理罷了,一個出苦力的而已,倒是世子夫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吃的用的,只管讓丫鬟婆子們找我便是?!?/p>

  秦老夫人笑著指了指她,道:“偏你嘴貧?!?/p>

  當著國公夫人的面兒這么捧著一個小妾,秦老夫人的態度可見一斑。

  顧九心中腹誹,這位國公夫人的病也不知有幾成是被氣出來的。

  她心里這么想著,倒是完全沒打算再火上澆油,畢竟再怎么說,那位才是正經婆婆呢。

  哪怕今生她這個兒媳婦壓根沒打算當太久。

  因此當秦老夫人吩咐下人再端茶來,讓顧九給方姨娘敬茶的時候,她便索性裝起了糊涂,詫異的笑道:“原來國公府里的規矩是這樣的,姨娘也要敬茶嗎?”

  這話一出,方姨娘的臉色頓時有些訕訕,秦老夫人不滿她這話,偏偏又不能說什么,只能含糊道:“你姨娘是長輩,今日來的晚了些,你方才不曾給她?!?/p>

  聞言,顧九恍然一笑,接口道:“原來不是敬茶,只是姨娘渴了呀。你們這些丫鬟,怎么這么沒眼色,姨娘來了還愣著,給她倒茶啊?!?/p>

  這話一出,方姨娘臉上的笑容險些維持不住。老太太也有些氣不順,打量那顧九一臉無辜,倒也不像是故意的。

  這丫頭難道是個傻的,只記得規矩,竟連人情世故都不通的?

  然而顧九占理,她又說不得,索性沉聲道:“給姨娘倒茶?!?/p>

  方姨娘暗恨,她今日晚到本是想讓這個新夫人看看自己的地位,誰知末了竟給自己鬧了個沒臉。

  好在沒臉的不止她一個,秦老夫人心情不大痛快,不過片刻便借著乏累讓人散了,唯獨留下了方姨娘:“你先別走,莊子里的帳目都送來了,你留下來核對一下?!?/p>

  眾人聞言,便行禮告退了。

  經過方姨娘面前的時候,顧九清晰的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滿與憎恨。

  不過一個交鋒,她就被人給恨上了。

  顧九心中冷笑,腳步微頓,轉身走了出去。

  ……

  待出了榮春堂,顧九便被國公夫人林氏叫到了她的房中。

  名蘭苑內與前世一樣,飄著一股清苦藥味兒,便是芙蓉香都遮蓋不住。

  室內陳設不同于榮春堂的奢華,反倒是處處簡樸,一應用具皆是半舊的。

  “別怕,坐吧。我這兒沒那么多規矩,今日叫你過來,也只是同你交代幾句話而已?!?/p>

  待得下人斟茶之后,林氏揮手讓她們出去,房中便只留了她們二人。

  林氏取了個描金的紫檀木匣子,放在了桌案上,笑道:“好孩子,這些東西原本下聘就要送過去的,只是中間出了些差錯。好在你如今也嫁了進來,今日母親就將這些交給你了?!?/p>

  那匣子里是一整套的頭面,雖不算是價值連城,但也千金難求了。

  顧九擺手推拒,因笑道:“多謝母親,不過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再者我年輕,也壓不住如此富貴的頭面,還是您留著吧?!?/p>

  她既不打算長久的做這個兒媳婦,自然不能收這套頭面。

  林氏卻執意塞給了她,見她推拒,復又加了一句:“原本有些話,不該由我來說的——先前國公爺的事情,我知道多虧了顧家,這個情,我是記在心里的?!?/p>

  林氏不說,顧九倒是險些忘記了那一樁往事。

  顧家雖是皇商,可在這個重農輕商的朝代,顧家在京城的地位著實不高。

  而她顧九之所以能以商戶女的身份嫁到明國公府,還是因著兩樁緣由。

  其一便是去歲冬日,她不慎墜湖,經過的秦崢順手拉了她一把,卻在大庭廣眾下被她給抱了個結結實實。

  其二便是明國公秦釗被牽涉進了一樁貪墨案中,今上愛屋及烏,看在秦崢的面子上,只讓他將貪墨的虧空填補上,另外罰俸三年官降一品。

  那一筆虧空不是小數目,約莫幾十萬,是顧家給補上的。

  第一件事讓顧九跟秦崢的流言蜚語傳遍京城,一個女兒家失了清白,除了嫁給他,便只能絞了頭發做姑子。

  顧家疼女兒,又知她非君不嫁,正巧明國公府陷入困境,索性幫了一把,交換條件便是讓秦崢娶顧九。

  明國公府對外瞧著光鮮亮麗,實則是一個早被蛀蟲吃干凈了的大樹,顧家百萬豪富嫁女,秦家心動不已,幾乎是威逼利誘著,讓秦崢娶了顧九。

  她心知肚明自己嫁過來的不光彩,不過是趁著明國公府有難,顧家又是豪富,這才得了空子,以百萬嫁妝得了這個嫁過來的機會。

  所以嫁過來處處伏低做小,可后來被日日磋磨之中,她卻是忘卻了,顧家以百萬豪富嫁女,卻不是為了讓她過來被欺辱的!

  如今林氏提起來,顧九神情一時有些恍惚,好一會兒才將那頭面推了回去,搖頭道:“母親若是為了此事,那我就更不能收了。顧家做這些事情,原本也是心甘情愿的。我……也是心甘情愿的?!?/p>

  前世,她是心甘情愿的為秦崢付出。

  而今生,也是心甘情愿的離開對方。

  顧家同她,在意的從來都不是錢財。

  聞言,林氏卻是嘆了口氣,道:“顧家有情,明國公府不能無義。母親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今日叫你過來,也是想告訴你,只管跟崢兒過好日子便可,其他那些閑言碎語,莫要放在心上?!?/p>

  這話,林氏都有些難以啟齒。府上當初既貪顧家的錢,那就該好好兒對人家的女兒??杉捱^來第二日,就鬧這樣一出,實在是叫人寒心。

  只是林氏在府上人微言輕,只能將自己這些年的忍字訣傳給兒媳,盼望著她能過的好一些。

  畢竟……她這個兒子雖然性子冷了些,到底比他父親強多了。

  顧九一愣,就明白了林氏的意思,因點頭道:“多謝母親好意?!?/p>

  說起來,她這位婆婆也是個苦命人,前世里在秦家,為數不多的善意便來自于林氏。

  可惜林氏死的早,她嫁進來不過半年,對方就香消玉殞了,其后那位方姨娘當家,她在后宅里面,更沒得幾分安穩。

  不過前世是她傻,妄自菲薄,才被人百般磋磨而不敢還嘴。

  今生,她們卻是誰都休想再從自己這里討的便宜!

  林氏見她垂眸,卻是誤解了她的意思,想了想,又道:“你也別怕,總歸你嫁進來,天長日久的,總是人心換人心。崢兒他脾氣不壞,只是情緒內斂,不大會跟人表達,你既嫁了進來,他也不會虧待了你,母親只希望你二人能好好兒過日子?!?/p>

  這些話,前生顧九便聽過一遍,也是這么做的??傻筋^來,除卻搭上了自己的命,再無別的回報。

  顧九心中笑的涼,卻也知道林氏一片好意,只彎了彎唇:“多謝母親教導?!?/p>

  她無意跟林氏多說這些事情,略坐了一會兒,便起身告退了。

  只是臨走之前,看了眼林氏壓抑的咳嗽聲,到底是忍不住添了一句話:“如今天寒,您也保重身體?!?/p>

  從名蘭苑出來許久,那股清苦的藥味兒都未散去,想起林氏的那些話,顧九嘆了口氣,才收斂了五味雜陳的情緒,回了歸九院。

  當初為表求娶的真心,連帶著這院名都是按著她出嫁前的名字改的。

  只可惜表面功夫做得好,皆因用的都是顧家的錢。

  顧九心中冷笑,回去的第一件事,便是叫了趙嬤嬤跟兩個大丫鬟過來,囑咐她們清點嫁妝,末了又問道:“我記得,陪嫁里面,有幾處別莊是吧?!?/p>

  這些事情一向是她的奶娘趙嬤嬤在打理,得了對方的答復之后,顧九想了想,又道:“那就等嫁妝清點完畢了,除卻日常所需所用之物,其他貴重用不到的,都歸攏到別莊存放吧?!?/p>

  聞言,趙嬤嬤卻是先愣了,問道:“姑娘怎么不存在小庫房里?”

  縱然跟世子成婚,可除卻新婚一月外,世子尋常時候卻是住在松濤苑的。再者歸九院內有小庫房,嫁妝存在這里再合適不過。

  顧九只是一笑,散漫道:“國公府百年世家,較旁人更重規矩,顧家陪嫁都太招搖了些,用不到擺在這里也是招人詬病,倒不如先放在外面?!?/p>

  前世里她百般討好明國公府,嫁妝不知被人巧取豪奪走多少,但今生她一則不打算讓這些人占便宜,二不預備跟秦崢過日子,只待時候一到便和離。

  與其到時候扯皮,倒不如現在就將貴重的歸置出去,也省的有心人惦記。

  大丫鬟白芷不知想到了什么,聞言卻是跟著笑道:“小姐說的是,那奴婢就去幫著一起歸置了?!?/p>

  顧九涼涼的看了她一眼,應了聲,只是待得白芷出去了,卻叫住了趙嬤嬤:“她的賣身契,母親先前可給了我?”

  白芷白術都是家奴,賣身契也都在主母手里攥著,如今她出嫁,那賣身契也是跟著過來的。

  見趙嬤嬤點頭應了,顧九想了想,道:“找出來吧,后日歸寧,讓她跟著過去?!?/p>

  前世里她心善,對這兩個貼身的大丫鬟,直接將賣身契當著面兒撕了的??上暮眯酿B出來了個白眼狼,白芷面甜心苦,聯合了外人坑害她。

  念及那些往事,顧九神情微冷。這是個不安分的,今生必然留不得,只是她是家奴,老子娘也都在府上,況且她自幼跟著自己,連她身上何處有痣都清清楚楚。這等背主的奴才,留是留不得的,但卻需妥善處置,否則若是放出去,那就是一個禍害了!

  顧九心中盤算了一番,又想起一件事來,因叫住趙嬤嬤,道:“您先等等,還有一件事——自今日起,咱們的膳食所需暫且先在小廚房里,賬目也無需報給上面,更不必去賬房那邊支銀子?!?/p>

  趙嬤嬤微微一愣,斟酌道:“姑娘,這不妥吧?”

  小姐吃飯挑剔,吃穿用度都拿自己的也無妨,只是這樣涇渭分明,怕是會讓明國公府跟她生了隔閡。

  對此,顧九早有說辭:“今日我觀察了一番,正經婆婆不管事,現下當家的是公公的貴妾方姨娘,那是老夫人的內侄女兒。夫君到底是婆婆親兒子,怕是見不得咱們跟那方姨娘多打交道的。況且我也不是長久如此,先這般安排靜觀其變吧?!?/p>

  聽得這話,趙嬤嬤頓時了然一笑,心中寬慰自家小姐周到,一面道:“既然如此,那就聽您的吧?!?/p>

  她說到這兒,又感嘆的笑道:“怪不得都說嫁了人便是大人了,姑娘如今出了閣,行事倒是越發有夫人的氣度了?!?/p>

  聞言,顧九心中苦澀一笑,哪里是出嫁改變了自己,分明是她拿一世血淚換來的經驗。

  不過她苦澀也只有一瞬,片刻便又笑道:“嬤嬤不要打趣我了?!?/p>

  上天待她不薄,得此機緣,這輩子她再不要爛在明國公府里賠上性命,早些遠離過自己的日子才是正道。

  傷春悲秋,豈不是對不起這一份機緣?

  顧九想得開,眼見得趙嬤嬤去了,自己則是捏著眉心盤算。

  出嫁的時候,家里配備的丫鬟小廝并不多,內院里伺候的更是只有三位。一個管教嬤嬤趙嬤嬤,兩個大丫鬟白芷白術。

  趙嬤嬤是她的奶娘,自幼照料,做事有分寸,思慮周全,最是妥帖的。兩個大丫鬟里,白術不必說,至于白芷,等三朝回門的時候處置了,這院內便再無隱患。

  如今嫁妝妥帖搬出去,她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只消平安過了這一年,便可跟秦崢簽了和離書,屆時天高海闊,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輩子的遺憾。

  ……

  接下來的兩日,顧九過的倒是比想象中的輕松。

  大抵是那夜約法三章的緣故,秦崢這兩日都沒有回來;婆婆是個病秧子,一月只需初一十五過去請個安便可;至于那老太太,到底是年紀大了,比她婆婆還要佛,一月只初一那日過去晨昏定省便算是打發了差事。

  因她才嫁過來,府上的魑魅魍魎們都還穿著戲服,未曾對她露出真面目來。

  顧九難得睡了兩夜的安穩覺,只是每次醒來,都有一種不真實感。

  三天了,到現在她都覺得這像是一場隨時可以醒來的夢境。

  好在,至少到現下,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回門這一日,天還未亮,顧九便被趙嬤嬤喊醒,輕聲在門口回稟:“姑娘,時候不早了,該起床了?!?/p>

  她的聲音將顧九的神智拉了回來,顧九擁被坐在床上,好一會兒才應了一聲:“嬤嬤進來吧?!?/p>

  現下才是初春時節,房中地龍未熄,但外面料峭的寒風卻隨著開門的瞬間灌入,也讓顧九瞬間清醒。

  丫鬟們隨著趙嬤嬤一同進門來,伺候她梳妝打扮。

  今日回門,白術特意挑了一套大紅的衣裙,配著同色的褙子,顯得既富貴又喜慶。

  她皮膚白,被紅色一襯,越發顯得膚如凝脂,再以那寶石頭面搭配,端的是一副艷麗逼人的模樣。

  秦崢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銅鏡內的美人。

  他腳步微頓,繼而問道:“可收拾好了?”

  今日回門,他的時間倒是掐算的恰到好處。

  室內一眾下人紛紛行禮,秦崢隨意點頭應了,自顧坐到了外間的桌案上,自己隨手斟了一盞茶。

  顧九自銅鏡內看到他的做派,手指微蜷,繼而又松開,將耳環佩戴好,方才出門道:“勞煩世子爺久等,妾身已經妥當了?!?/p>

  不同于下人眼中的喜悅,她的神情倒是淡然的很。

  “走吧?!?/p>

  說完這話,他當先起身走了出去。

  直到上了馬車,顧九才反應過來,被秦崢這么一打岔,她竟然連早飯都忘記吃了。

  好在這次是回門,到了自己家里,總不至于餓著。

  她才這么想著,就見秦崢從小桌案下面拿出一個竹盒來,遞給了她:“吃么?”

  竹盒上貼著六錦記的標識,內中盛著她最愛的桃花酥。

  她自幼嗜甜如命,卻又格外挑剔,點心非六錦記不吃,衣服非霓裳閣不穿。

  人人都說她是嬌氣包,可那被顧家捧出來的千金嬌小姐,最后卻吃盡了人間的苦處而死。

  秦崢沒成想原本還好好兒的小姑娘,突然就紅了眼眶落了淚,一時倒有些語塞:“你……”

  顧九這才回過神兒,眼前男人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且富有磁性,她卻只覺心頭抽搐般的疼。

  她咬了咬唇,將那竹盒推了回去,道:“多謝世子爺,妾身不餓,您吃吧?!?/p>

  分明都餓的舔嘴唇咽口水了,若非方才她這些舉動,秦崢也不至于將點心拿出來。

  不過此時聽得她這么說,他便也只是點頭道:“好?!?/p>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