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倘若余生都悲涼

倘若余生都悲涼

江星辰厲祁佑大 著

連載中免費

倘若余生都悲涼(江星辰厲祁佑)小說完整版無刪減,女主江星辰男主厲祁佑的小說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主角是江星辰和厲祁佑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倘若余生都悲涼》又名《世事漫漫一往浮生》,雖已完結但收獲大批讀者好評,小說主要講的是江星辰一直把厲祁佑當成她的天能支撐一切,可厲祁佑因報復和江星辰在一起,他還親手將兩人的孩子殘忍殺害,那愛恨交織的江星辰和厲祁佑兜兜轉轉會迎來怎樣的結局......

更新:2020/05/19

在線閱讀

  倘若余生都悲涼(江星辰厲祁佑)小說完整版無刪減,女主江星辰男主厲祁佑的小說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主角是江星辰和厲祁佑為主角的都市虐心佳作《倘若余生都悲涼》又名《世事漫漫一往浮生》,雖已完結但收獲大批讀者好評,小說主要講的是江星辰一直把厲祁佑當成她的天能支撐一切,可厲祁佑因報復和江星辰在一起,他還親手將兩人的孩子殘忍殺害,那愛恨交織的江星辰和厲祁佑兜兜轉轉會迎來怎樣的結局......

免費閱讀

  “別,別,別當著兒子的面……”

  江星辰哭著哀求,她怕自己的動作會驚擾到孩子,不敢反抗。

  太平間的白色床鋪上,小孩睡得很沉,沒有生機。

  江星辰被壓在床尾,身后還站著一個男人,用她曾經愛到極致的身體,將她撞得稀碎。

  厲祁佑冷幽譏誚道, “江星辰,這是太平間,知道什么是太平間嗎?死人呆的地方,那個小雜種已經死了,就算你被我干了,他也看不見!”

  江星辰揪緊床單,她吸著氣,一口一口。

  她最疼愛的兒子,閉著眼睛,他是小天使,怎么會看不見?

  兒子告訴過她,他是男子漢,要保護媽媽。

  如果他看見自己的父親這樣羞辱母親,他該有多痛苦?

  “祁佑,他是你兒子,你兒子!”

  “我兒子?江星辰,你怕是不知道,五年前我弄掉你第一個孩子后,我就做了節育,我不可能讓你有我的孩子!”

  厲祁佑心里太清楚,他不可能有孩子,他這輩子都不會讓江星辰生下他的孩子!

  這個女人,不配!

  江星辰趴在床上,肩膀顫抖,她雙眼瞠得很大,盯著床上已經全身冰涼僵硬的孩子。

  剛才的忍辱負重變成不堪重負,她用力反抗,激動掙扎,試圖將從她身后進入她身體的男人推開!

  可是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床被撞得移動。

  江星辰怕再亂動孩子會從床上摔下去。

  她狠狠揪著床單,“不可能!不可能!厲祁佑,你想往我身上潑臟水!不可能!”

  厲祁佑一把將床上的女人拎起來,面向自己。

  她身上的裙子,瞬間垂下,遮住她腿間流下的污濁,他拉上拉鏈,好像剛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不可能?要不要我給你看看五年前我做過節育的證明?”

  江星辰呆望著厲祁佑,“怎么可能?你這樣的男人,會節育?會愿意沒有后代?”

  沒有一個男人會愿意,更何況他是厲祁佑!

  厲祁佑冷笑,“你身上流著跟你父親一樣骯臟的血,我絕不允許你這樣人生下我的孩子!”

  江星辰全身發寒,“我父親成了植物人……是不是?你!”

  “那是他的報應!”

  “他是我唯一的親人!”江星辰的心,又寒又痛,“他把你當親兒子一樣對待,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樣對他?”

  “閉嘴!”厲祁佑大聲喝叱。

  他雙眼通紅,就像她剛剛碰了他的逆鱗,“江海滄也配?他對我母親做過的那些事情,沒下18層地獄,已經算便宜他了?!?/p>

  江星辰在厲祁佑的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仇恨。

  仇恨!

  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仇恨?

  那么曾經那些時光,那些愛呢?

  “你和我結婚,就是為了讓他經歷失去我,失去外孫的痛苦?你就是為了報復他?”

  她看著他的眼睛,也有了恨。

  “你打掉我第一個孩子,我以為你只是一時犯了糊涂,你居然對我第二個孩子下毒手,你連你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就是為了你的母親報仇?”

  “那不是我的兒子!是個雜種!”

  厲祁佑眼中的恨意更甚!

  他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會讓江星辰生他的孩子。

  可從她背叛他,懷上別的男人的孩子起,他就恨不得殺死她!

  她簡直和他父親一樣下賤!

  如今,她的兒子死了,現在,他該殺了她才對!

  “我的孩子是雜種?那林珊珊的呢?”

  江星辰哭著笑,“林珊珊從國外帶的孩子回來,還不是雜種?可你呢?”

  她想一輩子都不提林珊珊,不提林珊珊的孩子。

  她想裝作不知道,只要她不說,這件事就沒有發生。

  她只想跟厲祁佑生活在一起,厲祁佑是她的天,可以給她支撐起一切。

  畢竟她沒有母親,父親成了植物人,她要照顧多病的兒子,厲祁佑在,她就不慌。

  她不想失去,所以再多的挑釁和證據,她都裝作從未收到過。

  她努力的,卑微的維持著表面的和平,卻還是碎了。

  “她的孩子,可比你的高貴?!眳柶钣訁柹粗浅?。

  江星辰點點頭,心臟好像不會跳了,是另外一個人在替她開口說話似的,她的耳朵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聲音,“好,我低賤,我的兒子也低賤?!?/p>

  江星辰推開厲祁佑,轉身去抱床上的兒子。

  剛剛抱起來,孩子卻一把被厲祁佑搶走,“他的病和豌豆的病一樣,我需要帶他去做解剖研究?!?/p>

  江星辰聽到“解剖研究”四個字,就想到兒子的身體會被支離破碎的處理!

  她不是迂腐的人,她甚至早就做了自愿捐贈遺體的打算,死了以后可以讓自己的器官給有用的人。

  她也可以把兒子的遺體捐獻。

  可是她不能給厲祁佑,這個人對她的家庭已經恨之入骨,她不會善待孩子的身體。

  林珊珊更不會!

  他們怕是恨不得狠狠凌虐孩子的身體!

  “不行!”

  “你這個雜種兒子本來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如今,也算有點價值?!?/p>

  江星辰沖過去,太平間里突然進來四個人將她壓住。

  她掙扎,反抗,嘶喊,“厲祁佑!你放過我兒子!我跟你離婚!我成全你和林珊珊!我成全你們!”

  林珊珊挑釁她那么多次,她都沒有放棄過婚姻。

  可現在她再也撐不住了。

  除了離婚,她還能怎么辦?

  她沒有聽到厲祁佑的回應。

  可她還沒有來得及為了孩子的去向奔波,醫院便打來電話,父親快要不行了。

  剛剛趕到醫院,公司便打來電話,江氏股價連續大跌后,有私募重倉連續吃進,江氏怕是要易主。

  江星辰每走一步,都是虛浮的。

  好像踩在云上,四周懸空,沒有食物,沒有依靠,連空氣都稀薄了,她不敢搖晃,不敢前行。

  錯一步,粉身碎骨。

  這就是厲祁佑給她的報復!

  很好,像他做事的風格,果斷,決絕,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他一直都是那么心狠手辣。

  就像13歲她被綁架的時候,他才17歲,他便將那個要強.暴她的罪犯打死。

  打到那人連嗚咽聲都發不出來,連一句完整的“救命”都不曾喊出口。

  她愛上的那個男人,從來都是這樣,從未改變過。

  江星辰站在醫院走廊上,看著父親進入的 ICU,而后找了個凳子坐下,看起來端端正正。

  她拿出電話打給厲祁佑,聲色平和,“你想逼死我,對不對?”

  對方沉默須臾,輕笑,“你會舍得去死?”

  江星辰抽了一聲冷氣,父親都還沒死,她怎么能去死?

  她不會如他所愿。

  “你不是想和林珊珊在一起嗎?厲祁佑,我們就糾纏到死吧,既然冤冤相報無法了,那就不要了結了。

  以前,我是愛你,所以你怎么對我冷漠,我都不肯離婚。如今,我一點也不愛你了,我對你,只有恨,我想你最知道恨一個人是什么感受。你能為了恨我父親跟我結婚。如今的我……

  我就為了恨,不離婚了。我就看著林珊珊當一輩子小三,我就看著你們不能得到祝福,林珊珊和她的私生女,一輩子都是小三和私生女。你休想給他們轉正?!?/p>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沒有打擾任何人,所以沒人會偏頭看她滿臉的淚水,也沒人看她摳著凳板的指甲已經翻了蓋,鮮血流了一地。

  江星辰掛了電話,她坐在凳子上,她想站起來去找厲祁佑,去要回兒子的遺體。

  可是她站不起來,不停的有醫生叫她簽字。

  她走不開。她怕一個字沒簽,讓父親的生命會突然中斷。

  那時候,她就真的無依無靠了。

  她想把自己砍成兩半,分一半去找兒子。

  高跟鞋的聲音一點點逼近,江星辰沒有抬頭,直到紅色高跟鞋的鞋面出現在她的視線內。

  “江星辰,躲在醫院當烏龜呢?因為不想離婚?”

  江星辰抬眼看著林珊珊,很美,讓人討厭的那種美。

  她慢慢站起來,“沉不住氣的女人,也想轉正?你姐姐給我爸爸當了多少年的小三,我沒有同意,她都進不了江家,你?你也配到我面前來叫囂?”

  林珊珊紅艷的嘴唇緊咬,她還以為江星辰不知道,沒想到她已經知道這層關系?!澳氵€敢提我姐姐?”

  江星辰諷笑,“怎么?我感激一下你姐姐不行?我母親去世那么多年,你姐姐年輕的身體伺候了我父親,我還不能謝謝她?對了,我爸爸現在生病了,你姐姐找到別的大款了么?要不要我介紹幾個有錢的老爺子玩玩她?也讓她掙點錢花花?!?/p>

  “你!”林珊珊咬碎銀牙。

  讓她更沒有想到的是江星辰如此鎮定自若,一點也不像亂做一團的樣子。

  江星辰繼續打壓,“你姐姐可真沒用,這么多年,居然都沒能讓你正大光明的喊我父親一聲‘姐夫’。你自己出去都沒臉吧?”

  林珊珊努力讓自己不要大口呼吸,免得狼狽。

  可江星辰永遠一種比她高貴的樣子讓她嫉妒,“你還有心情關心我姐?”

  江星辰當然沒心情,可她看到林珊珊時,她知道只有這件事情可以刺痛林珊珊。

  因為別的事都是林珊珊贏。

  江星辰眸色轉冷。

  林珊珊抱著雙臂笑起來,“你知道嗎?我的女兒豌豆和你的兒子得了同一種病,祁佑心疼我,已經把你兒子的尸體送進醫研機構了,你知道你的兒子將會面對什么么?”

  江星辰額頭一痛,搖晃著站不穩,“林珊珊!你們不得好死!”

  林珊珊:“你兒子身上每一塊肉,每一根血管,每一個細胞,都會像標本一樣被切出來研究,看看他病變的可能,看看他這些年吃過什么藥,動過什么手術,哪些藥物的耐受力有多大,或者哪些藥物刺激他身體里的病毒如何變異……”

  “哈哈!”林珊珊不顧醫院的【禁止喧嘩】,大笑起來,“我想想那個小兔崽子要被千刀萬剮就很愜意,誰叫他看見我就讓我滾?他算什么狗東西?哎,我想了想,那些破破爛爛的肉啊,器官啊,身體啊,最后也沒什么用,弄去做花肥或者做成寵物罐頭來喂狗,可能還挺不錯,你覺得呢?”

  林珊珊根本不顧江星辰已經跌坐在了地上,她看到江星辰倒下的那一刻起,她就覺得自己已經贏了。

  她蹲下道,“你的兒子,活著的時候就受了那么多的罪,死了,還要被千刀萬剮,真是個小戰士,到時候我去錄個像,播放給你看,我也好想學解剖,去劃拉幾刀……”

  “不行了,病人不行了!我們盡力了,江小姐,您的父親,沒有了心跳……”護士跑過來,扶著江星辰顫抖的身體。

  江星辰喉嚨里一口鮮血涌出來,她壓不下去,從嘴角流了出來。

  林珊珊看見,笑聲更加猖狂。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