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夏夕綰陸寒霆完結版

夏夕綰陸寒霆完結版

作者是琉璃雪雪 著

連載中免費

天降小妻霸道寵(夏夕綰陸寒霆)婚后第一次,抖音熱推小說天降小妻霸道寵全文免費,夏夕綰陸寒霆什么時候在一起的,夏夕綰陸寒霆大結局無刪減,夏夕綰陸寒霆完整版無彈窗閱讀,由作家琉璃雪雪所寫的總裁言情佳作《天降小妻霸道寵》又名《替嫁狠妻寵上癮》《薄情少爺的替嫁新娘》《億萬總裁寵妻成癮》,主角是夏夕綰和陸寒霆,故事遞網為您提供《天降小妻霸道寵》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全文講述的是:從小被家人棄養在鄉下的夏夕綰因一場陰謀被親人從鄉下接回,替嫁給陸寒霆沖喜,眾人笑嘲夏夕綰婚后慘不忍睹的生活,殊不知叱咤商界的大佬陸寒霆將她寵入骨....

更新:2020/07/07

在線閱讀

    天降小妻霸道寵(夏夕綰陸寒霆)婚后第一次,抖音熱推小說天降小妻霸道寵全文免費,由作家琉璃雪雪所寫的總裁言情佳作《天降小妻霸道寵》又名《替嫁狠妻寵上癮》《薄情少爺的替嫁新娘》《億萬總裁寵妻成癮》,主角是夏夕綰和陸寒霆,故事遞網為您提供《天降小妻霸道寵》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全文講述的是:從小被家人棄養在鄉下的夏夕綰因一場陰謀被親人從鄉下接回,替嫁給陸寒霆沖喜,眾人笑嘲夏夕綰婚后慘不忍睹的生活,殊不知叱咤商界的大佬陸寒霆將她寵入骨.... 

免費閱讀

  “那你身上怎么這么香…”

  陸寒霆抬頭,但是下一秒他一滯,因為抬眸之間,他輕輕的碰上了夏夕綰的紅唇。

  中間隔著面紗,兩個人猝不及防的親上了。

  夏夕綰蒲扇般的羽捷顫啊顫,這可是…她的初吻!

  很快,陸寒霆退開了,他深邃的狹眸掃了一眼她覆在面紗后的紅唇,喉頭滾動,“我很抱歉,要不…我讓你親回來?”

  夏夕綰看著他,“我覺得…我應該給你一巴掌?!?/p>

  陸寒霆勾起薄唇,喉頭里滾出一道磁性而愉悅的笑聲。

  夏夕綰拉開副駕駛車門,“我先走了?!?/p>

  “我叫陸寒霆?!?/p>

  夏夕綰也沒多想,只是敷衍的嗯了一聲,現在她才不關心他的名字,她只想去見爺爺。

  “我知道了,陸先生,再見?!毕南U站在車外對陸寒霆揮了揮小手。

  今天夏夕綰穿了一件紅色毛衣,她揮手時,毛衣往上竄,露出她如楊柳枝般的小蠻腰,陸寒霆按在方向盤上的手指緩緩摩挲了一下,心里想的是她那腰夠不夠他一握?

  “我待會兒有個會,晚點來接你?!?/p>

  “不用了…”

  夏夕綰拒絕的時候豪車已經疾馳而去了。

  ……

  這里的一幕都被樓上的夏小蝶給鎖在了眼里,好啊,這個夏夕綰表面裝的一本正經,昨晚才嫁給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沖喜,今天就勾搭上了別的男人。

  夏小蝶看向那輛豪車,車是挺好的,但不是頂級的那種,不過,那車的車牌…

  那車牌夏小蝶從來沒有見過,不過她聽閨蜜說起過,那車牌吊炸天,整個海城可以橫著走!

  夏夕綰勾搭上的野男人怎么可能有這種車牌?

  夏小蝶懷疑自己看錯了,她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的時候,那豪車已經離開了。

  她一定是看錯了。

  夏小蝶快速的跑下了樓,正好看到了夏夕綰,她當即大聲笑道,“夏夕綰,剛才送你回來的那個男人是誰,沒想到你這么耐不住寂寞,還養了一個小白臉!”

  小白臉?

  陸寒霆?

  夏夕綰腦海里浮現出陸寒霆那張精致英俊的臉龐,還有他成熟內斂里透出的強勢霸道的作風氣派,是怎么也無法將他跟小白臉聯系上一起的。

  她也不知道小白臉陸寒霆會有什么獲獎感言。

  “爺爺呢,我要見爺爺?!毕南U直接繞過夏小蝶,上了樓。

  樓上房間,夏老爺子躺在床上,他已經昏睡十年了,早被醫生宣布成植物人了。

  這個夏家,除了媽媽,夏老爺子是最疼夏夕綰的人了。

  十年前,她剛九歲,媽媽因病去世了,某一天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樓梯口,而夏老爺子已經滾了下去倒在了血泊里,這時夏振國和傭人沖了進來,不管她怎么解釋,所有人都認定是她推得爺爺。

  后來夏振國找了一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說她是一個災星,命又硬,跟她在一起的人都會有血光之災。

  于是,夏振國連夜就將九歲的她送到了鄉下,從此不聞不問。

  夏夕綰后來才知道,自己這個爸爸早就在婚內出軌了,他上了一代影后李玉蘭的床,女兒都生了兩個了,大女兒夏妍妍比她的歲數都大。

  這一次夏夕綰借替嫁回來,就是要查清當年的真相。

  夏夕綰給夏老爺子把了脈,然后拿出銀針,刺進了老爺子的穴位里…

  收好銀針,夏夕綰給老爺子蓋好了被子,她輕聲道,“爺爺,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很快,你就會醒過來的?!?/p>

  ……

  廚房里。

  夏小蝶找到了李玉蘭,“媽,我告訴你一件事,剛才夏夕綰是被一個男人送回來的,那個男人是夏夕綰包.養的小白臉!”

  李玉蘭在燉燕窩,聞言她詫異了一下,“夏夕綰竟然都養小白臉了,還真是不要臉的貨色!”

  “媽,你燉燕窩給誰吃啊?”

  “給夏夕綰?!?/p>

  “什么,媽,我沒有聽錯吧?”

  李玉蘭拿出一包藥粉,灑在了燕窩里,“急什么,我在這碗燕窩里放了迷藥,昨天在婚禮上王總看中了夏夕綰,我看夏夕綰身材不錯,能賣個好價錢,反正她嫁了一個鬼夫,還可以做這些老總的玩物,等我給她多拍點艷照,不怕她不聽話?!?/p>

  夏小蝶豎起大拇指,崇拜道,“媽,你太聰明了,我先去蛋糕店里買個蛋糕,待會兒回來看戲!”

  李玉蘭將燕窩端了出來,這時夏夕綰下了樓,李玉蘭迅速出聲道,“夕綰,我親手給你燉了燕窩,快點來吃吧?!?/p>

  李玉蘭給她燉燕窩,這碗燕窩能吃么?

  夏夕綰勾唇,大方的走進了餐廳,還拿著勺子吃了幾口燕窩,頗為傻白甜的笑道,“真好吃,阿姨,謝謝你?!?/p>

  “不用謝,好吃就全吃完?!崩钣裉m心里罵了一聲蠢貨,面上賠笑。

  很快,夏夕綰覺得兩眼發黑,“阿姨,你給我吃了…什么?”

  夏夕綰直接倒在了桌上。

  李玉蘭冷笑,直接命人將夏夕綰送進了樓上的房間里。

  ……

  很快,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膩男興奮的跑了過來,“夏夫人,人呢,有沒有得手?”

  “王總,夏夕綰在房間里呢,這藥夠她睡兩個小時,你可以好好的享用?!崩钣裉m笑道。

  “夏夫人,你這事辦的漂亮?!蓖蹩偤锛钡耐块g跑。

  李玉蘭卻一把拉住了王總,“王總,你事先答應要往夏氏醫療注資的…”

  昨天在婚宴上,這個王總看見夏夕綰纖柔絕麗的身姿就心癢癢了,所以他跟李玉蘭達成了協議。

  “夏夫人,你放心吧,我說話算話?!蓖蹩偪焖俚倪M了房間。

  ……

  房間里,王總看著躺在床上的夏夕綰就差流口水了,他快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撲上去,“小美人,我來了!”

  這時,躺在床上的夏夕綰突然睜開了眼。

  王總一愣,不是說好下藥了么,不是說好要睡上兩個小時的么,怎么這會兒就醒了?

  “小美人,你怎么…怎么醒了?”

  夏夕綰澄亮的翦瞳里溢出幾分狡黠而俏皮的笑意,“我不醒的話,怎么能看到這么精彩的一出好戲呢?”

  “你…”

  夏夕綰伸手一拂,王總只覺得自己嗅到了一股異香,很快他身體一軟,直接癱在了地毯上。

  王總的手腳都被麻繩捆上了,他渾身使不上一點勁,只能害怕的看著此刻對他笑臉盈盈的夏夕綰,“小…小美人,你想玩什么,不如你將我松開,我們好好玩一玩啊?!?/p>

  夏夕綰挑著精致的柳葉眉,一副人畜無害的單純模樣,“王總,你看這是什么?”

  王總一看,夏夕綰手里多了兩個肉骨頭,“你…你拿肉骨頭干什么?”

  “呀,王總,李玉蘭沒有告訴你啊,夏家養了一條大狼狗,這狗十分的兇悍,最喜歡吃肉骨頭了?!?/p>

  王總就是一個色棍,他對夏夕綰已經垂涎已久了,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又嫁給了一個活死人,還不是他想玩就玩的?

  但是現在王總看著夏夕綰竟然頭皮發麻,止不住的哆嗦,“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夏夕綰小手往下移,然后將兩個肉骨頭都塞到了王總的褲子里,“王總,游戲開始了哦,待會兒那條大狼狗就會進來,你可要小心一點,千萬別讓大狼狗咬錯了地方,咬斷自己的命根子?!?/p>

  “不,小美人,小姑奶奶,我錯了,你快點放開我…你這也太損了,這不是開玩笑的,會出人命的…”王總嚇得冷汗涔涔,如果可以的話都要給夏夕綰跪下了。

  這時夏夕綰走過去打開了房間門,那條大狼狗嗅著肉香一下子就竄了進去。

  啊!

  王總慘叫連連。

  ……

  李玉蘭在樓下等好消息,這時樓上的房間門突然被打開,拎著褲子的王總無比狼狽的跑了下來。

  李玉蘭一驚,“王總,你這是怎么了?”

  王總嚇得屁滾尿流,眼淚都下來了,他將肉骨頭狠狠的砸在李玉蘭的身上,猙獰道,“李玉蘭,這都是你干的好事,我跟你沒完!”

  王總憤恨又害怕的跑了。

  怎么回事?

  李玉蘭迅速上樓,進了房間。

  房間里,夏夕綰正坐在椅子上愜意的喝茶,她抬眸,澄亮的翦瞳落在李玉蘭震驚的臉上,“阿姨,你來了?”

  夏夕綰一直在等她!

  李玉蘭一驚,她知道事情敗露了,但是不可能啊,夏夕綰是當著她的面將那一碗下了藥的燕窩給吃了下去。

  哪個環節出錯了?

  “夏夕綰,你早就知道那碗燕窩有問題了,你不過是將計就計是不是?”李玉蘭問。

  夏夕綰勾唇冷笑,“我是想看一看你的手段究竟能下作到什么程度,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p>

  李玉蘭哼了一聲撕破了臉,雙目里迸濺出狠毒的光芒,“剛才王總氣憤離開,現在我就將你抓送到王總的床上,給王總賠罪!來人啊!”

  “是,夫人?!?/p>

  五六個黑衣保鏢迅速來了,個個身形彪悍。

  “夏夕綰,這幾個保鏢可是我高薪聘請過來的,你能打過他們么?”

  夏夕綰一雙翦瞳倏然變冷,她都在這里等了,還帶怕的?

  “上,把她給我抓住!”

  李玉蘭一聲令下,一個保鏢已經閃到了夏夕綰的面前,直接探手來抓她。

  夏夕綰的小手悄然的放在了自己的腰間…

  但是下一秒已經有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手探了過來,一把扣住了那個保鏢的手腕輕輕一折。

  咔嚓一聲,保鏢的手被扭斷了。

  然后斷手的保鏢被一股凜冽的力道往后一推,幾個保鏢瞬間撞摔在了地上。

  夏夕綰迅速抬眸,視線里闖入了一道頎長英挺的身軀,陸寒霆來了。

  “你怎么來了?”夏夕綰詫異。

  陸寒霆沒什么情緒波瀾,嗓音低沉磁性,“看來我錯過了一場好戲?!?/p>

  李玉蘭萬萬沒有料到會有人突然闖入夏家,她打量著夏夕綰身邊的男人,一身白襯黑褲的男人頎長英挺,生的過于俊美,剛才他出手利落又凌厲,周身都難掩一股禁欲般的淡然與薄涼。

  作為夏夫人,李玉蘭對海城的上流圈還是熟知的,她從來沒有見過這號人物。

  剛才小蝶跟她說夏夕綰養了一個小白臉,難道就是他?

  “夏夕綰,這就是你養的小白臉?”

  小白臉?

  聽到這三個字,陸寒霆蹙了一下英氣的劍眉,似乎有些不滿,他看著夏夕綰,“小白臉,你跟她說的?”

  夏夕綰腰桿一挺,小手一擺,“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沒有說?!?/p>

  李玉蘭卻等不及了,“你們還愣著干什么,一個小白臉都對付不了,快點上?!?/p>

  有保鏢想上前的,但是陸寒霆輕輕掀動眼皮,居高臨下的逡巡了他們一眼,“跟我打,你們?”

  保鏢只覺得心悸,紛紛落荒而逃了。

  陸寒霆看向夏夕綰,“留著吃晚飯?走了?!?/p>

  “哦,好?!?/p>

  夏夕綰迅速追在陸寒霆身后走了。

  李玉蘭氣的渾身發抖,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囂張的小白臉,一個吃軟飯的,那氣場那b格裝的跟身居高位者的大佬一樣,還在她夏家來去自如。

  真是活久見系列。

  她高薪聘請的保鏢都跑了,李玉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走了。

  臨走前,夏夕綰在她耳邊說了一句,“今天的事,我會記住的?!?/p>

  ……

  豪車里,夏夕綰看著身邊的男人,他神色專注,舉止優雅矜貴,竟然一點都找不出剛才打架的痕跡。

  這時陸寒霆側眸看了過來,“如果我沒有去,你怎么辦?”

  夏夕綰勾唇,“打架,我也會啊,如果你沒去,我也可以將他們收拾了?!?/p>

  陸寒霆想起她的資料,九歲被丟在鄉下的她被所有孩子排斥和欺負,都罵她是一個沒爹沒娘的野孩子。

  打架大概就是那時練出來的,再加上她一身的醫術,在火車上她尚且能冷靜從容的解決了那個刀疤男,這幾個保鏢自然不成問題。

  “女孩子不要打架,打架那是男人的事?!?/p>

  “我不喜歡依賴別人,不過陸先生,剛才真的謝謝你?!?/p>

  看著她誠摯道謝的眼眸,陸寒霆挑了一下劍眉,“你就這樣道謝?”

  夏夕綰一愣,“那你要我怎么道謝?”

  陸寒霆的目光從她澄亮的翦瞳落到了她被面紗遮蓋下的紅唇上,“女人向男人道謝的方式,你不懂?”

  他什么意思?

  他目光肆意的落在她紅唇上,似乎已經暗示了什么,女人向男人道謝的最佳方式當然是一個飛吻啊。

  夏夕綰心頭忽的一跳,雪白的耳垂已經灼紅了,“不懂?!?/p>

  說完她就扭過頭看窗外,不理他了。

  陸寒霆看著她躲避的樣子,她性情聰慧,靈動,獨立,不依賴別人,也不肯輕易托付真心,但十九歲的女孩在情事上真的是一張白紙,受不了男人的一點逗弄。

  紅燈到了,豪車停了下來,夏夕綰趴在窗戶那里看到了海城那家最知名的蛋糕店。

  “想吃蛋糕?”耳畔響起了陸寒霆低醇的嗓音。

  夏夕綰澄亮的眸子里露出了幾分感傷,她輕聲道,“以前我媽媽經常帶我去那家店買蛋糕?!?/p>

  陸寒霆打了方向盤,路邊停車,“想吃就去買?!?/p>

  ……

  這家蛋糕店是海城的老字號了,在名媛千金圈里特別受歡迎,每天都是限量售賣的。

  夏夕綰從小就喜歡吃蛋糕,媽媽經常帶她來這里買蛋糕,那是記憶里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了。

  十年了,夏夕綰已經有十年了沒有來過這里了。

  她眼眶有點紅,但是不想讓身邊的男人看到,“那個…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間?!?/p>

  她去洗把臉。

  陸寒霆看著女孩消失的俏影,剛才他已經看到了她快哭的樣子,真是沒長大的小女孩。

  他邁著長腿進了蛋糕店。

  巧的是,夏小蝶也在這家蛋糕店里,還有她的閨蜜孔真兒。

  孔真兒拉著夏小蝶,“小蝶,剛才你說夏夕綰那個土包子養了一個小白臉,是真是假啊?”

  夏小蝶輕蔑的嗤了一聲,“當然是真的,我親眼看到的,那個小白臉開車送夏夕綰回家的?!?/p>

  “現在小白臉可是很貴的,夏夕綰剛從鄉下回來,哪來的錢養小白臉的?”

  夏小蝶道,“小白臉說白了就是牛郎,這牛郎也是分等級的,像那些極品的,長得英俊,身材好,床上功夫又一流的一晚上都價值千金…”

  這時耳畔就傳來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店長,給我來一個蛋糕?!?/p>

  這個聲音也太好聽了趴。

  夏小蝶和孔真兒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她們一下子就看到了陸寒霆。

  現在陸寒霆頎長英挺的佇立在柜臺邊,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身高腿長,超模身段,光站在這里,都讓人眼前“刷”一下亮了。

  天哪,這男人也太帥了趴。

  孔真兒已經看癡了,她悄悄的拉了一下夏小蝶的衣袖,“小蝶,這個男人就是我們剛才說的極品啊?”

  長得英俊,身材好,功夫一流…

  夏小蝶還沒有見過這么英俊的男人,都說男人最好的衣架是權勢財富身份的疊加,陸寒霆那一身禁欲的優雅矜貴讓他成為白襯衫黑西褲男人中最好看的那一個,沒有之一。

  夏小蝶怦然心動。

  這時孔真兒又小聲道,“小蝶,你說夏夕綰養的那個小白臉,會不會就像這樣的男人?”

  “你胡說什么呢!”夏小蝶瞪了孔真兒一眼,“像夏夕綰那樣的窮土鱉,她養的那個小白臉肯是級別最低的,人丑體胖,如果她包.養得起這種極品,那我就叫她一聲姑奶奶!”

  夏小蝶是絕對不會相信夏夕綰包.養的那個小白臉是眼前這個極品男人級別的。

  這時店長十分抱歉道,“不好意思先生,最后一個蛋糕已經被那兩位小姐給買下了,今天的蛋糕已經售完,明天你可以早點來買?!?/p>

  最后一個蛋糕被夏小蝶給買了。

  被提名的夏小蝶心臟砰砰亂跳,她迅速走上前,興奮又害羞的看著陸寒霆,“先生,你是…是想買蛋糕么,我可以把這個蛋糕讓給你,不過…我們可以先加個微信么?”

  夏小蝶已經喜歡上這個男人了,所以迫不及待的主動出擊。

  她條件很好的,人也青春漂亮,追她的男孩子很多,但是很奇怪,她主動跟這個男人搭訕時,竟然會這么的緊張。

  在夏小蝶滿心的期待里,陸寒霆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連眼風都沒有給到,他只是拿出了自己的黑金卡,遞給店長,“那就請師傅加班給我做一個?!?/p>

  店長一下子就看到了陸寒霆的黑金卡,卡面上鑲嵌了一個金色的“陸”字。

  陸,在海城可是無人不知的大姓。

  店長幾乎是瞬間就猜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他額頭的冷汗全部下來,海城這位只手遮天,翻云覆雨的大人物竟然降臨了一個小小的蛋糕店。

  “先…先生,請你等一下,我讓師傅為你專門定制一個?!?/p>

  店長跑進了后廚。

  夏小蝶和孔真兒看的有點懵,為什么店長會為了這個男人專門定制一個蛋糕?

  她們可都是排隊的。

  這可是這家蛋糕店的VVip待遇了。

  陸寒霆在等,他隨手拿了一份商業報紙在看。

  夏小蝶被忽略了個徹底,這太讓她沒有面子了,她伸手拉了拉身上的吊帶裙,故意露出了胸部誘人的曲線。

  “哎呀,我頭暈?!毕男〉鹧b頭暈,整個人就往陸寒霆的懷里倒去。

  她閉上眼期待著自己能落入男人的懷抱。

  但是下一秒,砰一聲,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原來陸寒霆往旁邊避了一下,夏小蝶來了一個狗吃屎。

  這時頭頂響起了一道清麗好聽的嗓音,“夏小蝶,你怎么給我行這么大的一個禮?”

  夏小蝶抬眸一看,竟然看到了夏夕綰。

  夏夕綰來了,她澄亮的翦瞳正望著她狗吃屎的樣子,還俏皮的眨了一下羽捷。

  夏小蝶整個人都不好了,她迅速狼狽的爬了起來,“夏夕綰,你怎么來了?”

  夏小蝶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夏夕綰怎么會在蛋糕店里,她走的時候那個王總已經進了房間了啊。

  發生了什么?

  這時陸寒霆走上前,自然而然的伸出健臂箍上了夏夕綰的纖腰,“怎么去這么久?”

  她這腰真的只夠他一掌之間,堪堪一握。

  夏小蝶和孔真兒倒吸了一口冷氣,夏夕綰和這個男人?

  “夏夕綰,他是你什么人?”夏小蝶迅速問。

  夏夕綰勾唇,“你不是說他是我的小白臉么?”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