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千古圣君秦二世

千古圣君秦二世

嬴胡亥結局 著

連載中免費

千古圣君秦二世最新章節列表,千古圣君秦二世全文免費閱讀,千古圣君秦二世嬴胡亥大結局,千古圣君秦二世嬴胡亥有幾個老婆,主角是嬴胡亥的都市小說,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穿越歷史完結佳作《千古圣君秦二世》主角是胡亥,小說講的是嬴胡亥朗笑一聲:“丞相才學古今為尊,朕深夜失眠,唯恐繼承大統,難以將天下治理好,而今出宮,便是想要聽聽丞相有什么建議?!崩钏剐念^古怪至極,皇帝不一直都只是貪圖享樂,怎么問出這樣的話來......

更新:2020/07/09

在線閱讀

   千古圣君秦二世最新章節列表,千古圣君秦二世全文免費閱讀,千古圣君秦二世嬴胡亥大結局,千古圣君秦二世嬴胡亥有幾個老婆,主角是嬴胡亥的都市小說,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穿越歷史完結佳作《千古圣君秦二世》主角是胡亥,小說講的是嬴胡亥朗笑一聲:“丞相才學古今為尊,朕深夜失眠,唯恐繼承大統,難以將天下治理好,而今出宮,便是想要聽聽丞相有什么建議?!崩钏剐念^古怪至極,皇帝不一直都只是貪圖享樂,怎么問出這樣的話來......

免費閱讀

  嬴胡亥眼神微微一凝,自己只不過是處死了趙高在自己身邊的耳目,這白起就已經猜測到自己要對趙高動手了嗎?

  不愧是千古第一人屠!

  “朕正有此意?!辟]動了一下寬大的衣袖:“著令衛尉楊端和前來見朕!”

  衛尉,乃是九卿之一,負責宮廷之內的警衛安全,一般都在宮中輪值巡視。

  很快,上了些年歲的楊端和大步流星而來,拱手拜道:“末將楊端和,拜見吾皇,卻不知吾皇深夜召末將前來,所為何事?”

  “整個咸陽宮內,即刻戒嚴,沒有朕的口諭,任何人等,不得進出!”

  楊端和神色微微一變,看了一眼面色堅毅的皇帝,心中帶著些疑惑之色,但卻不敢發問,只是拱手道:“末將尊令!”

  看著楊端和退下以后,嬴胡亥看了一眼立在屏風后的白起:“等會趙高進來,我讓他上前來,你出其不意之下,一劍將之斬殺!”

  趙高這等奸賊,歷史上就是他殺了胡亥,現在他成了胡亥,別的不說,第一個先把趙高弄死再說。

  至于李斯?

  倒是聽說他有一個兒子叫做李由,歷史上領軍和項羽劉邦等人血戰過,最后更是力竭,死而不倒!

  絕對的實力二代。

  就是項羽那等蓋世狠人,都對李由這個敵人很是尊敬。

  所以嬴胡亥目前還不打算動李斯,再者蒙恬回來,究竟會不會支持自己,還是兩碼事情,朝廷之上,總需要一個能和蒙恬相互制衡的人。

  殺一個趙高,能平息不少人的憤怒,留一個李斯,卻能很好的制約一些人。

  何樂而不為?

  “陛下放心,趙高一介閹人,末將殺之易如反掌!”白起冷笑一聲,隨即拱手敬道。

  且說司馬欣這邊,方才將那五六個小宦官砍掉,尚未走出宮門,就看到禁軍開始調動起來。

  司馬欣勒住韁繩,雙腿勾在馬肚子上,目中沉思了片刻,嘴角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來。

  “校尉?”他身邊的禁軍侍衛不解其意。

  司馬欣看了一眼眾人:“等會到了中車府令府邸上,你們都朝著他恭賀,就說皇帝深夜召見他,準備給他封賞大官!”

  其余侍衛不解,但卻齊聲應諾。

  很快,司馬欣來到了趙高府邸上,尚未看到趙高其人,司馬欣就已經率先拱手拜道:“恭喜大人,賀喜大人,皇帝深夜召見大人?!?/p>

  年過半百的趙高干笑一聲,眼神里帶著幾分傲氣,斜著眼睛看了看司馬欣:

  “喜從何來?”

  “小人方才出宮的時候,就已經得到了消息,皇帝準備冊封大人為郎中令,大人您說,這可不是天大的喜訊?”

  “哦?當真!”趙高眉頭一挑,倒是忍不住有些狂喜起來。

  郎中令掌管宮廷門戶,秦始皇時代,雖然設置有三公九卿,可官職是有了,但一些比較重要的官職,卻一直都沒有任免官員。

  比如這個掌管宮廷門戶的郎中令!

  一點也不夸張的說,衛尉負責皇帝安全,郎中令則負責整個咸陽城咸陽宮的安全,此外還負責整個國家軍隊調動屯兵,絕對的實權大佬!

  趙高乍聽之下,如何能不欣喜萬分?

  “恭賀大人高升,還請即刻入宮!”

  趙高走了幾步,忽然又眉頭一皺,看著司馬欣道:“奇怪,既然是加封本官為郎中令,為何不等明日朝會?現在已經夜深了!”

  司馬欣心頭一驚,暗想這趙高果真奸詐,可隨即想到宮廷之中侍衛軍的調動,心中也就放松下來,面上依舊神色卻不變,只是道:“小人聽說,丞相大人似乎想任免另外一個心腹為郎中令。

  陛下著令小人前來召大人入宮,除了這件事情以外,恐怕還有一些別的事情要商議?!?/p>

  “哼!又是這個李斯!”趙高神色不悅:“我與他都有從龍之功,偏生他李斯自詡功勞最大!嘿,現在陛下不打算在朝會上宣布郎中令歸屬,那就是已經對他心生不滿……”

  說到這里,趙高看了一眼司馬欣,司馬欣急忙拱手下拜:“愿為大人爪牙!”

  “不錯,有眼光,楊端和已經一把年紀了,等會到宮中去,我倒是可以為你在陛下面門美言兩句!”

  “小人定然不忘大人提攜之恩!”司馬欣嘴上這般說著,心中卻一陣陣冷笑。

  “走!入宮去!”趙高背負雙手,一副春風得意模樣。

  嬴胡亥寢宮外!

  趙高一臉傲然之色,環視左右侍衛,司馬欣在感受到趙高目光的時候,滿臉都是獻媚討好之色。

  “咦,奇怪了,為何不見往日里那些伺候陛下的宦官?”趙高隨口問了一句,心中也覺得今天有些古怪。

  司馬欣嘿嘿一笑,露出一個大人你懂得笑容。

  “哦?這般奴才,倒是學會討好陛下了,卻不知陛下喜歡的,都是上乘貨色,他們那等腌臜眼光,只怕也選不出什么好貨色來?!?/p>

  司馬欣急忙點頭稱是,隨即快步走到了寢宮外,朝著宮門拱手喝道:“啟奏陛下,趙大人到!”

  “趙愛卿直接進來,朕有好事和你說!”寢宮內,嬴胡亥語氣如同往常那般欣喜。

  趙高聽到這聲音以后,心中那一絲古怪的異樣感覺也就隨即消失,臉上先是堆出來幾分笑容,這才躬身做出一副獻媚模樣,快步走了進去。

  寢宮中,仙鶴宮燈散發昏暗的光澤,嬴胡亥端坐在帝座上,看著小碎步走來的趙高,臉上的笑容十分濃郁。

  “微臣趙高,拜見吾皇萬歲!”趙高走進以后,先是躬身一拜。

  嬴胡亥咧嘴一笑:“小高,你可知道朕深夜召你前來,所為何事?”

  “微臣不知,再者微臣又怎么敢妄自揣測吾皇的心意?那可絕非臣子所為!”

  “唉!這話說得,是真的貼心啊,現在你的,溫順的就像是一條哈巴狗,可未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呢?更況且沙丘宮的事情,你可是做的心狠手辣,讓我父皇的尸身都聞了許久的咸魚臭味?!?/p>

  趙高臉上的笑容噶然消失,表情驟然一變,像是醒悟過來了什么一般,渾身上下說不出來的恐懼,他顫抖著聲音道:“陛下,你這是……要過河拆橋?”

  “朕和你說這么多,就是想讓你做一個明白鬼,動手吧!”嬴胡亥揮了一下手,屏風驟然爆碎開來,一道劍光裹挾著一個兇悍無比,宛若惡鬼般的身影呼嘯而來。

  “死!”

  白起冷喝出聲!

  “噗——”

  趙高驚恐的人頭倒飛而起,沖天血柱潑灑而出。

  這時候, 聽到寢宮中動靜的司馬欣在殿門外拱手沉聲道:“陛下?”

  嬴胡亥看著這一幕,只覺得周身上下說不出來的惡心,可他卻強忍著心中的不適應,面色平靜的揮手:

  “傳令下去,逆賊趙高陰謀行刺于朕,已經被朕貼身侍衛白起誅殺,即日起,擢升白起為宮廷衛士令,親伴朕身邊?!?/p>

  話音落下,白起抖掉劍鋒上的血花,雙膝跪下,雙手捧著明晃晃的利劍,沉聲喝道:“末將白起,謝過吾皇萬歲!”

  寢宮外邊,司馬欣臉色微變,他確實是想到皇帝會對趙高做些什么,但是怎么都沒有想到,直接就在寢宮中將趙高誅殺了!

  至于行刺什么的話,他當然不信,不過那只是心里想想而已,明面上卻不敢表現出分毫來。

  畢竟,皇帝說是什么,就是什么,這才是大秦的鐵律。

  “進來收拾一下!”嬴胡亥背負雙手,立在寢宮中。

  司馬欣領著侍衛走了進去,看了一眼那鐵塔一般,護在皇帝身邊的白起,眼底深處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這人什么時候來的?

  什么時候出現的?

  還叫什么白起?這是……和武安君重名了啊!

  可,又為何自己身為宮廷侍衛軍校尉,這人貼身護衛皇帝,自己卻無有半點消息?

  司馬欣想到這個,心頭頓時一驚,感覺眼前的皇帝深沉如海,難以揣測。

  “陛下!”這時候,一員老將快不走了進來,白起眼神一凝,微微捏住了手中的劍柄。

  “楊將軍?!辟ノ⑽㈩h首,來人正是現而今的衛尉楊端和。

  “老臣來遲,沒曾想趙高這狗賊深受隆恩,竟然陰謀行刺于陛下!”楊端和看了一眼趙高的尸身,惡狠狠地說道。

  嬴胡亥微微一笑:“老將軍息怒,今日宮中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邊有勞老將軍輪值了?!?/p>

  對于這等識趣之人,嬴胡亥自然開心,最怕的就是那等明知道是什么,卻故意不開眼的人。

  “臣自當睜大眼睛,不敢懈怠分毫!”楊端和沉聲說道。

  “報!陛下,蒙毅到!”

  有人傳報。

  嬴胡亥身軀一震:“宣進來!”

  很快,面色蒼白,如喪考妣一樣的蒙毅緩步走了進來,他看到趙高的尸體的時候,表情驟然一邊,一抬頭,就看到了面上帶著笑容看著自己的皇帝嬴胡亥,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他快步上前,拱手拜道:

  “微臣蒙毅,拜見吾皇!”

  嬴胡亥緩步上前,竟雙手將蒙毅扶了起來:“蒙府與皇宮素來接近,愛卿卻來的比較遲,這是為何?”

  蒙毅表情微微一變,痛苦的說道:“君王有所問話,臣子必定要以事情相告,臣以為陛下聽信趙高讒言,欲要誅殺臣與家兄蒙恬,故而來之前,就已經吩咐家人備好棺木,臣這是引頸就戮而來了?!?/p>

  “放肆!”白起斷喝一聲,虎目中殺氣生出:“如何敢這般揣測陛下?”

  “哈哈……”嬴胡亥揮了一下手,示意白起退下,這才道:“那愛卿現而今已經看到了趙高這狗賊的尸身,則又當做何種想法?”

  “臣——”蒙毅哽咽了片刻,遂而又是俯身下拜:“臣無話可說,還請陛下責罰!”

  嬴胡亥微微搖頭:“你與蒙恬,皆乃是我大秦肱骨之臣,朕前些時候,聽信讒言,方才幽禁你兄長,此前已經著令子嬰與章邯將軍,統帥三千鐵騎,迎接你兄長回朝,你大可放心!”

  “臣,代家兄謝過吾皇天恩!”蒙毅又是拱手下拜。

  嬴胡亥嘴角微翹,此刻的蒙毅看起來忠心耿耿,可內心是什么想法,自己卻無法得知。

  畢竟,蒙氏一族之前和長公子扶蘇走的最近,自己得位不正,蒙氏兄弟能不能支持自己坐穩帝位,卻還是兩回事呢。

  不過,至少目前看來,蒙毅似乎明面上沒有反對。

  再者扶蘇已死,自己稱帝君臨天下,已經成為既定事實,大權在握之下,誰敢造次!

  就只希望蒙恬不要做鐵頭娃,非要和自己死磕到底了。

  畢竟,這等人才,殺只可惜。

  “蒙愛卿先前賦閑在家,今日這逆賊趙高既然已經伏誅,朕即刻著令你為中車府令,不知你意下如何?”嬴扶蘇非常委婉的說道。

  一邊上的楊端和忍不住和司馬欣對視了一眼,這那里是什么賦閑在家,分明就是被猜忌,罷職歸家的……

  不過,腹議歸腹議,至少眼下皇帝看起來,比之前好多了,尤其是皇帝身上有意無意之間,散發出來的一股氣息,簡直跟先帝在世一般無二。

  這令眾人又心驚,又竊喜。

  “承蒙陛下厚愛,臣肝腦涂地萬死不辭!”

  嬴胡亥揮了揮手:“時候也不早了,諸位愛卿都退下吧!”

  蒙毅心情復雜到了極點,微微看了一眼已經躬身的楊端和等人,也急忙躬身拜道:“微臣告退!”

  丞相府!

  “什么!陛下誅殺了趙高?還火速下詔將趙高府邸一應人等,以及趙高的女婿閻樂等人,一并下獄,禁止任何人探查,但凡出任何意外,所有監獄內外人等全部處斬!”

  聽到消息的丞相李斯嚇得直接從榻上蹦了起來,滿臉看不到絲毫血色。

  身材魁梧,面色古銅的李由不解說道:“父親,宮里傳出來的消息,是說趙高行刺皇帝,被皇帝身邊的侍衛白起誅殺的!”

  “你懂什么!”李斯瞪了一眼李由:“你不想想看,我們在沙丘宮的時候,和趙高做了什么?

  皇帝現在這樣做,未必就沒有把我們推出去斬首,平息天下人憤怒的意思,趙高一死,到時候為父獨木難支,姑且不說如何在朝堂之中穩住身份地位,便是保住身家性命,恐怕都很難了!”

  李由臉色微變:“父親,沒有你說的那么嚴重吧?”

  “唉!早知道就不送你到軍中習武,應該送你去法家開智,現而今朝廷局勢,你都還看不清楚……”

  李由卻不解地說道:“我朝以軍功論封賞,父親此言差矣……”

  “主公!主公!皇帝來了!正在府門外,等著主公去迎接呢!”

  正在李斯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門客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大聲呼喊著。

  “什么!”李斯眼眶欲裂,單手抓出衣袍,竟然把衣袍都抓裂了。

  李由眼珠轉動,揮了一下手:“府邸上所有的人都起來,跟隨父親去迎接皇帝!”

  門客看了一眼極為失態的李斯,拱手道:“喏!”轉身便退了出去。

  “父親,我們現在?”李由低聲問了句。

  李斯雙眼一凝,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眼底深處的凝重之色卻逐漸隱退了下去,他抓著李由的肩膀:

  “由兒,你確定皇帝讓子嬰公子去迎回上將軍蒙恬?”

  “這還確定?”李由搖頭:“宮中傳出來的消息都已經很確定了,哦,對了,皇帝還冊封蒙毅為中車府令,填補了趙高的職務空缺!”

  “這么說……”李斯眼眸中冷光驟起:“你我父子不僅沒有絲毫危險,反而還有一場諾大的富貴在等著我們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