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才子風云錄

才子風云錄

秦子飛李晴羽 著

連載中免費

才子風云錄小十八TXT下載,才子風云錄下載,才子風云錄李晴羽章節,故事遞提供小說《才子風云錄》無錯版全集免費閱讀,才子風云錄無拼音無錯別字章節內容由作者小十八提供,秦子飛李晴羽小說講述的是:秦子飛前世春風得意,一朝穿越,卻成了將軍府的上門婿,且看他如何連中三元,博得頭籌,狠狠打臉看不起他的那些人!

更新:2020/07/16

在線閱讀

才子風云錄小十八TXT下載,才子風云錄下載,才子風云錄李晴羽章節,故事遞提供小說《才子風云錄》無錯版全集免費閱讀,才子風云錄無拼音無錯別字章節內容由作者小十八提供,秦子飛李晴羽小說講述的是:秦子飛前世春風得意,一朝穿越,卻成了將軍府的上門婿,且看他如何連中三元,博得頭籌,狠狠打臉看不起他的那些人!

免費閱讀

  冬末,大雪。

  嚴寒入夜,冷風入骨。

  秦子飛打了一個冷顫,從柴垛上睜開了眼睛。

  “我在哪?”

  他疑惑的四下觀察,無數陌生畫面融入腦海。

  “我不是在跟喝酒么?怎么會跑到這柴房中來?不會是穿越了吧?”

  秦子飛晃了晃頭,無數本不屬于他的記憶在紛至沓來。

  “嘶!”片刻之后,秦子飛倒吸了一口冷氣,從柴垛上哆嗦著起身。

  此時他已經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他本事一位剛剛奪得央視詩詞大會冠軍的少年,在慶功宴上喝多了酒,一覺醒來,便穿越到了這個類似于古代華夏的世界。

  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和他同月同日生,姓名相同。

  不同的是,昔日的秦子飛乃人中龍鳳,而這具身體的主人,則是窩窩囊囊的李家贅婿。

  這柴房,便在燕朝名將李平國的府邸內。

  燕朝與秦子飛熟知的大宋有些類似,雖有強敵環伺,但物富民豐,經濟發達。

  秦子飛本來亦是名門之后,但因奸臣陷害,家道中落。秦父與李平國有指腹婚約,今日是他大婚之日。

  秦家落魄,李平國卻并未悔婚,而是讓秦子飛入贅。

  本來秦子飛并無太多不滿,可是大婚當晚,他被李府數人強行灌醉,丟入柴房。甚至連新娘的面都未見上。

  他來到柴房門口,秦子飛哆嗦著準備打開房門,卻發現有人上了門栓,并沒有打算讓他出去。

  “難道這是要讓我凍死在這里嗎?”

  秦子飛咬牙抬手,用力的錘了錘門。

  就在這時,更夫之聲響起:“ 丑時四更,天寒地凍,防賊防盜!”

  秦子飛心下一驚。

  四更天,那豈不就是凌晨一點。

  這個時候,李府中人怕是都已睡下,若今夜無人來救,他怕是要凍死在這里。

  他開始用力撞門,試圖撞斷門閂。

  撞了幾次后,忽然有人在外面高喝一聲:“干什么呢!”

  秦子飛一怔。

  一人將門閂打開,看了秦子飛一眼。

  面前一人,身穿一件栗色長袍,腰間一條青龍紋帶,腳踏繡云履,身型偉岸,威風凜凜。

  秦子飛一驚:“大哥!”

  來人正是李家長公子李天水,年紀輕輕,已經當上禁軍殿前司副都統。

  大燕王朝國主年幼,太后垂簾聽政,相國把持權柄。

  李天水身居要職,頗得太后信任,在李家,更是說一不二。

  他冷冷的看了秦子飛一眼,不屑道:“你有何資格喚我大哥,三妹嫁你,名嫁實娶,你要認清自己身份!”

  秦子飛低頭不語。

  李天水突然飛起一腳,直接給秦子飛踢回柴房:“難道你還想唐突佳人不成?哼,三妹禮畢之后,已經離府,你這種垃圾就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欠奉?!?/p>

  秦子飛用力的咳嗽了兩聲,李天水這一腳,踢得他幾近窒息。

  他心下暗道:“素問李家三小姐李晴羽國色天香,知書達理,沒想到竟在新婚之夜做出逃婚之事。這一世的秦子飛,也是窩囊!”

  他緩了片刻,踉蹌站起。

  腦海中,秦子飛閃過一絲執念。

  “既來之,則安之,憑借華夏千年積淀的文化,這一世榮華富貴,觸手可及。今日欺辱,來日再報!”

  看到秦子飛起身,李天水鄙夷道:“你文不能提筆,武不能上馬,弱不禁風,腹內草莽,還想通過入贅改變命運,簡直可笑!”

  李天水踏步而入,抬手一推,再次給秦子飛推倒在地:“新婚之夜,你就在柴房蜷縮便可,若再敢撞門,打斷你的狗腿!”

  言罷,李天水轉身離開。

  秦子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門閂再次被上,秦子飛無奈,只能將自己縮在干柴之內。

  李天水深夜怒來,對其警告,并未讓他氣餒。

  大燕王朝重文輕武,冬月過后,春開之時,便有鄉試,若能高中,便可以謀個一官半職。

  在秦子飛看來,他這詩詞大會冠軍的底蘊,想要在這大燕王朝立足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至于說因何穿越,如何回家,根本不在秦子飛的考慮范圍之內。

  他從來不會對沒有結果的事情做任何深究。

  蜷縮一夜過后,有小廝幫秦子飛打開門閂。

  秦子飛聽到開門聲,興奮的沖了過去。

  一個李府下人不冷不熱的對他說道:“公子,你怎么跑到柴房了?這可不是你這種身份之人住的地方!”

  秦子飛報以苦笑。

  “好了,回房收拾一番吧,我們還要去給老祖宗請安!”

  秦子飛知道,下人口中的老祖宗,便是李府目前輩分最高的老夫人。

  按照禮數,清早每個人都要到老祖宗面前請安。

  他恩了一聲,隨著小廝往外走。

  小廝嘟囔道:“哎,真是到了八輩子血霉了,來到李府本來以為能過點好日子,想不到竟然要給你這么一個窩囊廢當侍從!”

  秦子飛微微皺眉。

  “難道就連一個小廝都可以如此不敬了嗎?”

  他冷哼一聲,剛要反唇相譏,小廝忽然用力一拽:“我說你能不能快點,誤了時間,你我都要受罰!”

  秦子飛猶豫一下,忍下一口怒氣,隨著小廝快走了幾步。簡單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元!”

  忽然,回廊轉過一個身形嬌小的丫鬟。

  她看到秦子飛和李元,抬手一攔:“李元,干什么去?”

  “帶他去給老祖宗請安呀!”

  丫鬟過來抬手戳了戳李元腦袋:“你個蠢貨,老祖宗是什么人,是這種家伙也有資格請安的嗎?”

  李元“啊!”了一聲:“那如果不去,老祖宗怪罪下來怎么辦?”

  丫鬟一撇嘴:“愚蠢,老祖宗因為將軍執意要讓他入贅一事一直悶悶不樂,你還敢帶他去觸霉頭,這和找死有什么分別?”

  李元驚道:“老祖宗生氣了?”

  丫鬟道:“要是你孫女娶了這么一個窩囊廢,你生不生氣!”

  李元道:“我不可能讓這么個玩意入贅我家的!”

  秦子飛冷哼一聲:“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我就算入贅,也不是你們兩個人能如此非議的!”

  丫鬟不屑的“切!”了一聲。

  “這是大公子吩咐的!”

  秦子飛一怔。

  李元鄙夷的看了秦子飛一眼道:“大公子吩咐,李府中人,對你非但不用禮遇,反而要極盡冷落挖苦之能事,直到你主動去找將軍悔婚?!?/p>

  丫鬟跟著說道:“秦子飛,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么東西,現在的李府,就算是一條狗都比你活的有尊嚴?!?/p>

  秦子飛愕然。

  李元道:“好了,跟我走吧,就算明知道會被責罰,我也必須要帶你去?!?/p>

  秦子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走!”

  李元頭前帶路。

  秦子飛快步跟上。

  來到老祖宗的內宅門外,李元滿面賠笑,來到了一個守在門口的一個丫鬟面前。

  “水兒姐姐,勞煩通秉一聲,小人帶秦公子來給老祖宗請安!”

  “老祖宗說了,李家米多糧足,有多少吃軟飯的都養得起,但卻看不得那些卑賤之人辱沒門楣,二位請回吧,人貴有自知之明!”

  李元苦笑道:“謹遵老祖宗教誨!”

  他回頭看了秦子飛一眼:“還不謝恩?”

  秦子飛冷哼一聲,扭頭就走。

  李元一撇嘴,心下暗道:“人到不怎樣,脾氣不小!”

  秦子飛入贅,按照規矩,三日內不得回家。

  也就是說,他現在變成了一個新娘子。

  可這些規矩在秦子飛的眼中形同虛設。

  他直接離開李家,朝著秦家折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融合了原主靈魂的原因,他的情緒,總是會被李秦兩家感染。

  李家的冷漠,比對記憶中秦家溫暖,讓秦子飛大嘆悲涼。

  李秦兩家相距不遠,本來李府和秦府占地相差無幾,但現如今,李家宅邸已經擴了數倍,而秦家只剩下了一個落魄的小院。

  秦子飛踩著厚厚的積雪,略顯蹣跚的來到家門外。

  剛要抬手扣門,大門突然從里面被人撞開,門板破碎,秦子飛直接就被撞到在地。

  一夜饑寒,身心俱疲,再加上他本就孱弱不堪,這一撞,秦子飛直接就半暈了過去,緩了半天,這才睜開了眼睛。

  但見一個虎背熊腰,鐵塔一般的壯漢,被十幾人圍著,用鎖鏈勾著身體。

  冬日冷晨,壯漢精赤上身,血跡斑斑。

  本來秦子飛覺得自己被撞的幾乎散了架,五臟六腑在不停的翻江倒海。但見到這一幕,他不知道從哪里涌來的力氣,對著那群人一聲暴喝:“住手!”

  那被捆著的壯漢,便是秦子飛的胞弟秦子勇。

  秦子勇見到秦子飛,一臉猙獰的橫肉忽然散開。

  “哈哈,大哥回來了,別急,先等我揍碎了這幫雜種再來說話!”

  “慢著!”

  秦子飛喊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秦子勇吼道:“飛虎幫這群不要臉的家伙,竟然要將小妹拉近窯子!”

  秦子飛聞言,腦袋嗡了一聲。

  記憶中,秦家一共一母三子。

  秦子飛老大,秦子勇行二,三妹秦子嫣尚未成年。

  飛虎幫乃是王都之內兇名赫赫的幫會,干的都是下九流的勾當,敲詐勒索時有發生。

  他連忙快走幾步,咬牙忍著滿身劇痛,來到院中。

  那十幾個圍攻秦子勇的人中,有人一擺手。

  這些人將松開手,放開了被鎖鏈纏上的秦子勇。

  這為首之人,便是飛虎幫坐下的以個小頭目,名叫鄧虎。

  鄧虎來到秦子飛面前嘿嘿一笑:“秦子飛,你可別說我們飛虎幫沒有給你們機會,只要你把秦家小妹送出來,那咱們雙方的債務,便一筆勾銷!”

  秦母月前病重,秦子飛與鄧虎處借來五十兩銀子周轉,以為入贅之后便可輕松還上債務。

  這種想法,在原主看來并無不妥,但現如今的秦子飛卻認為極其可笑。

  按照常理來說,秦子飛三日內并無可能回家,這鄧虎選擇今日前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秦子飛冷哼一聲:“我們約定好開春還債,你們今日來打算強行擄走舍妹,分明是蓄謀已久,借錢是假,奪人是真?!?/p>

  鄧虎哈哈大笑道:“秦子飛,想不到你入贅之后,腦子竟然也開竅了。不錯,今天你這妹妹,是一定要被我們帶走的?!?/p>

  有人在鄧虎身后高聲喊道:“虎哥,跟他廢什么話,直接將秦子嫣帶走賣個好價錢,哥幾個還能快活幾天!”

  鄧虎抬手,示意手下人不要說話。

  他上前一步,抬手按住了秦子飛肩膀:“秦子飛,不要以為你二弟能打一點,就可以阻止我們,我勸你最好識相,否則的話你們全家都要倒霉!”

  秦子不屑道:“鄧虎,想不到你竟然惹到我的頭上來。難道你們飛虎幫,連李將軍都不放在眼內嗎?”

  鄧虎鄙夷道:“哼,在你入贅之前,李都統已經放出消息。你在李家地位甚至不如他們的一條狗。昨夜李大小姐新婚夜畫舫撫琴一時已經傳遍王都。你還好意思依仗他們?”

  后面眾人發出哄堂大笑。

  秦子勇聞言更是羞怒紅臉:“大哥……”

  秦子飛從容不迫道:“坊間傳聞,豈可輕信,難道你昨天晚上去畫舫親眼見到李家大小姐了?我大哥李天水親自告訴你我地位低下了?”

  鄧虎一怔。

  秦子飛抬手打掉了鄧虎手臂:“昨夜我與李都統深夜縱酒,盡早更得老祖宗特準歸家探母。因怕有小人讒言,這才獨自歸來。用不了多久,李將軍就會委我重任要職,到時候你們飛虎幫需要看我臉色行事!”

  鄧虎倒吸了一口冷氣。

  秦子飛的話讓他將信將疑。

  秦子勇驚吼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成功的!”

  鄧虎微微皺眉:“哼,軟飯不是那么好吃的!”

  “好不好吃,你無權評論,欠你的五十兩,待到約定日期,自會雙倍奉上!”

  鄧虎沉吟半晌,最后咬了咬牙:“秦子飛,今次之事,還不算完,哼!”

  他大手一揮:“弟兄們,走!”

  一群人呼啦一下跟在了鄧虎身后。

  出門后有人疑惑問道:“老大,就這么放過那小丫頭了?”

  鄧虎沉聲說道:“不急,待我打聽清楚狀況再動手不遲!”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