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喜上眉頭

喜上眉頭

張眉壽祝又樘最新章節完整版 著

完本免費

喜上眉頭by非10小說在哪看,喜上眉頭by非10全文番外,喜上眉頭小說虐嗎,男女主角叫祝又樘張眉壽小說名字是《喜上眉頭》,作者:非10。喜上眉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廣告(完整版/大結局)精彩閱讀就在故事遞,祝又樘張眉壽全文主要講述的是:張眉妍是大房的姑娘、張義齡長兩歲的嫡親姐姐,彼時她年幼無知,家中長輩說什么她便信什么,可現在重活一次,她才發覺自己忽略了太多。重生一次,她要改變這一切。

更新:2020/07/25

在線閱讀

喜上眉頭by非10小說在哪看,喜上眉頭by非10全文番外,喜上眉頭小說虐嗎,男女主角叫祝又樘張眉壽小說名字是《喜上眉頭》,作者:非10。喜上眉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廣告(完整版/大結局)精彩閱讀就在故事遞,祝又樘張眉壽全文主要講述的是:張眉妍是大房的姑娘、張義齡長兩歲的嫡親姐姐,彼時她年幼無知,家中長輩說什么她便信什么,可現在重活一次,她才發覺自己忽略了太多。重生次,她要改變這一切。

免費閱讀

  張眉壽終于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卻是看著張義齡問:“開元寺禪房起火之時,二哥跟二姐在何處?”

  那日大伯母也帶著一雙兒女去了,小孩子都由丫鬟照看著在禪房玩耍歇息。

  “二姐睡熟了!”張義齡張口就答,臉色卻有些異樣。

  張眉壽見狀不給他反應的機會,又問:“那二哥你呢?”

  小孩子再如何,也只是小孩子,若是說謊,哪怕他自認為掩飾得再好,身為大人卻幾乎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我……當然也睡了啊?!睆埩x齡根本想不到張眉壽會問這個,當下立即岔開話題:“鄧大哥讓你下來,你沒聽見么?阿蜜姐姐都快要被你壓死了!”

  鄧譽在一旁臉色十分不好看。

  他沒聽懂什么開元寺什么起火,但很明顯,張眉壽根本沒有將他的話放在眼里,仿佛他整個人的存在對她而言就是一個大寫的“無聊”,根本不足以耽擱她談‘正事’。

  “阿蜜,告訴二公子,你是不是快被我壓死了?”張眉壽順著張義齡的話問。

  阿蜜當然否認。

  “二公子,三姑娘腿腳不便,奴婢只是盡本分而已,姑娘輕地很,一點兒也不沉?!?/p>

  張義齡還沒來得及再開口,張眉壽便道:“二哥聽到了嗎?阿蜜嫌你多管閑事呢?!?/p>

  阿蜜臉色一白,卻無法開口。

  她哪里是這個意思……

  怎么覺得三姑娘言語間總在將麻煩都丟給她?

  “走吧?!睆埫級圻m時地道。

  待她走得遠了些,鄧譽才壓著不悅,問張義齡:“她的腿怎么了?”

  “好好的!”張義齡邊走邊說道:“成日喊著腿痛,可讓大夫來看過了,什么毛病都沒有,分明是裝得?!?/p>

  鄧譽聞言皺眉。

  “真是矯揉做作?!?/p>

  二人來到了大房,張眉妍早等在了那里。

  剛過九歲的女孩子,臉上仍有些圓潤,但身條已經開始變得細長,逐漸有了少女的曼妙感。

  她穿著淺水紅對襟雙織輕紗裳,下面一條水波裙,端得是嬌美恬靜。

  “譽哥哥?!彼p笑著迎上來,將手中的一方錦盒遞向鄧譽:“給——上回你看中的那方歙硯,我跟父親討來了?!?/p>

  “我當時只是順口一提……怎好奪人所愛?”鄧譽連忙推拒,內心卻十分觸動張眉妍竟將他的話如此放在心上。

  如此對比之下,張眉壽方才的表現簡直無禮極了。

  “這有什么關系?父親說了,譽哥哥好學進取,這硯臺送給你,他半點不心疼?!睆埫煎謱㈠\盒遞近了些,直觸到了鄧譽身前。

  張義齡也在一旁游說道:“是啊,鄧大哥就收下吧,二姐昨日求了父親許久呢!”

  張眉妍低下頭,有些害羞地抿了唇。

  鄧譽見狀,終究收了下來。

  他身旁跟著的小廝范九卻暗暗嘖舌。

  什么呀,這姐弟倆一唱一和的,姐姐說父親送的半點不心疼,可見是十分爽快的,既是如此,那弟弟口中的求了許久又是怎么回事?

  這不是自相矛盾嘛。

  他眼瞅著這張家二姑娘小小年紀就有些婊里婊氣的,怎么偏偏少爺還尤其欣賞呢?

  少爺方才說得矯揉做作,根本就是她本人嘛!

  還好府里的姨娘們天天唱大戲,讓他得以見多識廣。

  張二小姐的這些小伎倆在他這兒根本就是毛毛雨而已,呵呵,嫩,太嫩了。

  現在的官家子女,心里頭擺著的想法是一道又一道,可不能拿他們當普通孩子看,誰知道算計什么呢?

  他得找個機會提醒少爺一下才行。

  “二姐,方才我們碰見三妹了?!睆埩x齡忽然道。

  張眉妍關切地問:“三妹精神可好些?我正想著晚間去看看她呢?!?/p>

  “她精神好著呢,只是不愿走路?!睆埩x齡撇著嘴道:“她院子里的丫鬟可真可憐,走哪兒背哪兒。說出去,都丟咱們張家書香世家的臉面?!?/p>

  “這也不能怪三妹,她腿腳不舒服,自然比往日更嬌氣一些?!睆埫煎崧曊f道:“說來也真怪,好好地一個人,去了一趟開元寺,竟忽然走不成路了……”

  張義齡余光瞥了一眼鄧譽,見他聽得專心,就小聲接話道:“我覺得她肯定是裝得……不想出門去私塾念書,她往常也貫愛裝病的。要不然就是她做了壞事,開元寺里的佛祖菩薩看不過眼,才施了法術懲戒她!”

  總而言之,不管哪一種可能,都是張眉壽的不是。

  “二弟,你亂說什么!”張眉妍在他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嗔怪道。

  鄧譽的眉頭越皺越緊。

  “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p>

  他不想再聽了。

  張眉壽跟他有婚約,每次別人談論起她的不是,他連帶著也感覺面上無光,丟人極了。

  他必須回去找父親談談……他根本不想娶張眉壽!

  ……

  張眉壽來到宋氏的海棠居時,丫鬟婆子都守在外面,氣氛低沉。

  “三姑娘怎么來了?”趙姑姑迎上來,與她悄聲說道:“二太太這會子正煩著呢,不愿見人,您聽話,快回去吧?!?/p>

  張眉壽看向里間。

  “我陪陪母親?!彼p聲說。

  趙姑姑有些訝異平時躲都躲不及的姑娘這回是怎么了?

  但勸也勸了,她作為下人沒有阻攔的權力。

  而且這是做女兒的一番孝心。

  她將張眉壽自阿蜜背上接過來,親自將人抱了進去。

  被人這么抱在懷中,張眉壽有些不自在,可轉念間想到母親去世后,趙姑姑一直盡力護著她的種種過往,她心下稍軟,便沒了排斥的心思。

  宋氏倚在軟榻里,單手拄著太陽穴,出氣聲尤為地重,顯然很焦躁。

  “太太,姑娘來看您了?!壁w姑姑輕聲說道。

  宋氏睜開眼睛,眼中的紅血絲顯得她疲憊又尖銳。

  她看著張眉壽,沒有說話。

  趙姑姑將張眉壽放到軟榻邊坐好。

  “母親,您別不開心?!毙『⒆拥穆曇糗浥磁吹?,還帶著些這個年紀不易有的心疼。

  宋氏聞言一怔。

  這是她第一次從長女口中聽到這樣懂事暖心的話。

  蓁蓁以往要么是懼怕地看著她,要么是哭鬧著說“討厭母親”……她知道這是她咎由自取,可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她的心也被戳得流血不止。

  她并非那等鐵石心腸的人,以往她心情不好時斥責孩子,是因不想在孩子面前失態,可有了第一回,第二回……孩子漸漸地跟她不親近了,她心中懊悔,卻正因懊悔,倍感焦慮,如此之下,越發怎么做都不是,待脾氣上來的時候,常常更是控制不了。

  慢慢地,一切都成了無法扭轉的死循環。

  看著面前嬌俏的女兒,巴掌大小的臉上竟全是關心,宋氏的眼淚一下子就淌了下來。

  張眉壽拿帕子給她擦眼淚,又傾身抱住她的脖子,貼在她身上。

  “母親哭吧,蓁蓁不怕,也不走?!?/p>

  她幼時不懂母親心中的節,也不懂有的人哭著訓斥所有的人離開,實則心里想的卻是能有人陪著。

  親人的陪伴,是一劑良藥。

  焦慮與難過,需要正確的宣泄。

  宋氏抱著女兒哭了許久,一旁的趙姑姑也紅了眼睛。

  張眉壽知道自己現在能做的事情有限,真正出言開導,母親也未必能聽得進去。

  所以,她必須說些事情來轉移母親的注意力,狠狠地刺激一下母親這個只裝著情情愛愛的腦袋。

  是的,她覺得母親終日糾結于這些往事與瑣事,跟她的日子過得太清閑了也有很大的關系……

  如此往復之下,她的情緒加倍惡化的同時,對其余的事情也放松了警惕。

  這樣下去,腦子是要生銹的。

  生銹的腦子,當然不快樂。

  “母親,有人放火害我?!弊鳛樾『⒆?,說話無需拐彎抹角。

  剛止住哭泣的宋氏聞言拿帕子擦淚的手一頓,抬起頭來看著女兒。

  小女孩稚嫩的臉上有著恰到好處的畏懼。

  “別胡說……你一個小孩子,誰會放火害你?”宋氏將女兒攬進懷里,心疼地哄道:“我的蓁蓁這回是真的被嚇到了,母親已經托了王太太去請伯安的師傅來給你驅邪……”

  王守仁長到五歲尚不會說話,偶遇一位僧人抬手撫其頂,自此后,忽然就得以開口了。

  后來,王守仁求著僧人收自己為徒。

  宋氏是將女兒的腿不能行看作了被邪祟纏身。

  郎中治不好的,自然要請動高僧術士出手。

  見宋氏歪樓,張眉壽忙道:“母親,當真有人要害我。禪房里,不燒飯,怎會有火呢?”她句句不離有人要害她。

  “開元寺正在查,你父親今日想必也去了,他們必要給咱們一個說法的?!彼问陷p聲說道:“這事確實蹊蹺,但開元寺乃名寺,咱們又是虔誠的香客,所以‘害’這個字,可不能再提了?!?/p>

  “我不是說和尚害我。那日,禪院里有許多人?!睆埫級壑毖缘溃骸澳赣H,二姐姐不喜歡我戴著的珠花比她的貴。二哥也總在鄧譽面前,說我的不好?!?/p>

  這話聽似是小兒幼稚荒唐之言,卻讓宋氏心底一驚。

  她知道小孩子的話不能盡信,但此事忽然牽扯到自家人,這是她想也未曾想過的,故而乍聽心驚。

  一直旁聽的趙姑姑此時開口說道:“太太,人常說小孩子不懂是非,卻能明辨善意還是惡意……同樣地,小孩子做事也全憑喜惡,沒有太多道理?!?/p>

  “怎么連你也……”宋氏看著她,微微皺眉。

  “母親,趙姑姑說得對?!睆埫級勰每隙ǖ目谖钦f道:“大伯一家,全是壞人?!?/p>

  這話說得十分孩子氣,可卻是她尤為肯定的,她必須要在母親心底重重地描上這樣的印象,如此一來,母親即便不信,卻多多少少會有些猜測之心。

  她沒時間一點點地引導,她需要直截了當地在第一時間里讓母親建立起防備心。

  她不想爭張家這點家業,更不想跟誰斗來斗去。

  面對一個個壞心眼和討厭的面孔,應付和防備,即便不難,但太累。也很無趣,且倒胃口,影響心情。

  人生寶貴,她一點兒也不想日久天長地把自己和家人禁錮在這座令人透不過氣的宅院中。

  所以她的目的很明確——分家。

  一定要分出去。

  她知道現在談分家尚且不切實際,但她一定會極力促成。

  哪怕要做一顆不懂事的老鼠屎,總之這鍋湯她壞定了。

  “你大伯是你父親的親大哥,你這話莫要讓你父親聽去了?!彼问献焐险f著,眼底卻有些心不在焉。

  張眉壽:“母親更要讓父親知道他們壞?!?/p>

  這不可以是孤軍作戰。

  宋氏心情有些復雜。

  “母親會護好你?!彼Ьo女兒一刻,心底涌現出愧疚來:“再不會讓你害怕了?!?/p>

  她不知女兒為什么突然抵觸起大伯父一家,但顯而易見的是,她這個做母親的沒能給到孩子足夠的安全感。

  不管真假,本不該由孩子來擔憂這些。

  一刻鐘后,趙姑姑將張眉壽抱了出去。

  臨走前,張眉壽小聲地說:“趙姑姑,您要多提醒母親?!?/p>

  趙姑姑微微一怔,點下頭來。

  “三姑娘長大了?!彼牢康匦χ溃骸爸啦傩牧??!?/p>

  “當然,我可是家里最大的孩子?!?/p>

  小女孩暗暗鼓勁的模樣惹得趙姑姑忍不住笑出聲來。

  待張眉壽被阿蜜背著離去之后,她卻忽然品出了異樣來。

  不說他們二房西院里的那位姨娘生下的庶長子,單說大房里的大小姐、二姑娘、二少爺……怎么排也輪不著三姑娘自居最大的孩子。

  三姑娘這是將他們都踢開了,未將自己排進去……

  年紀雖小,卻真是個分明的孩子。

  可惜四少爺五少爺太年幼,還不懂這些,成日跟在二少爺屁股后面,圍在大太太膝下,活像大房才是他們的家,真叫一個糟心欠揍。

  偏生二太太絲毫不警醒。

  趙姑姑揣著心事走進內間。

  宋氏已經站起了身,正在房內踱步。

  “福云?!壁w姑姑是她的陪嫁丫鬟,趙福云正是趙姑姑的名。

  “被蓁蓁這么一說,我覺得心里有些不安生?!?/p>

  “奴婢說句難聽的,太太自嫁進來起,一直跟二爺糾著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糟心事兒,其余一概不去思量,腦子里只怕都要生出蘑菇來了。就是三姑娘,都比您警惕啊?!?/p>

  宋氏:“……”這話說得,前頭的難聽二字還真不是謙虛啊。

  她拿拳頭輕輕頓了頓趙姑姑口中生了蘑菇的腦袋。

  “你好好跟我說說,這些年來,這個家里有什么是我沒留意到的。大嫂她,是不是真如表面看來這般和善?”想到女兒的懂事和畏懼,她心疼之余,覺得心底又生出了力量來,現在一門心思地想趕緊把腦子里的蘑菇拔了。

  趙姑姑沒急著說,先讓人取了一沓厚厚的賬本兒來。

  ……

  張眉壽出了海棠居,下意識地朝著門外墻根處的那棵椿樹看去。

  《逍遙游》中所載,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秋。

  故而,椿樹在風水上,有護宅祈壽的功用。

  可住在這院子里的母親,并不長壽。

  她記得,她幼時父母吵架,父親想看母親,又怕惹母親生氣,便常常借著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窺看’母親。

  后來母親過世,他仍然爬到樹上,一坐便是一整夜。

  有一回,他吃醉了酒,從樹上摔了下來,摔斷了胳膊不提,又傷到了頭,足足昏迷數日,祖母一怒之下便讓人將這棵樹給砍了。

  父親醒來后,鞋子都沒穿,披頭散發地跑到海棠居前,跌坐在被砍掉的樹盤下,哭得像個孩子。

  她聽到消息趕來,父親抱著她,仍然大哭。

  自那后,父親越發酗酒,所有的人背地里都說張家二爺瘋了。

  想到這兒,張眉壽的眼睛微微有些濕潤,心底墜得生疼。

  她下意識地抬頭看向茂密的樹冠。

  正值夏日午后,濃綠的枝葉盡情伸展著,在樹下投下大片的陰涼。

  一片翠綠中,張眉壽卻發現了一抹深藍。

  這抹顏色周遭的樹葉都在微微晃動著。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