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絕代玉梟

絕代玉梟

林峰 著

連載中免費

林峰小說免費最新章節,絕代玉梟小說大結局,絕代玉梟小說免費閱讀,故事遞提供小說《絕代玉梟》無彈窗無廣告全文閱讀,絕代玉梟小說全章節由作者不吃肥肉提供,絕代玉梟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就在故事遞。林峰小說講述的是:林峰的父親因為賭石而陷入危險,林家親戚說好的拿錢贖人卻貪污巨款,讓林峰父親被撕票,面對人心險惡,林峰踏上了跟父親一樣的不歸路。

更新:2020/07/26

在線閱讀

林峰小說免費最新章節,絕代玉梟小說大結局,絕代玉梟小說免費閱讀,故事遞提供小說《絕代玉梟》無彈窗無廣告全文閱讀,絕代玉梟小說全章節由作者不吃肥肉提供,絕代玉梟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就在故事遞。林峰小說講述的是:林峰的父親因為賭石而陷入危險,林家親戚說好的拿錢贖人卻貪污巨款,讓林峰父親被撕票,面對人心險惡,林峰踏上了跟父親一樣的不歸路。

免費閱讀

  我來到了瑞城最大的賭石市場姐告。

  我爸生意之余,去的最多的店鋪就是姐告的富貴坊。

  大概是圖個名字吉利。

  賭石店鋪人很多,人頭攢動,也烏煙瘴氣的。

  那種汗味夾雜著金錢的味道,讓人感覺有點窒息。

  我爸跟賭石打了一輩子交道,可惜,我少不更事,沒跟他學到多少精髓,只是了解了一些皮毛。

  我只能來搏一搏。

  我看著貨架上的石頭。

  賭石有很多講究跟經驗。

  賭石先賭場口,翡翠國出產的翡翠有八大場口。

  沒種場口出產的翡翠都不相同,有專門以出種水聞名的,有專門以出高色聞名的。

  只有懂場口,才算是真正的進了賭石圈。

  我轉了很久,看的越多,就越失望。

  從皮殼看,不是種嫩,就是多裂。

  根本沒有值得賭的石頭。

  我內心很絕望,昆城這邊過來的石頭,大多數都是三手貨了,等于是垃圾堆里又篩選了一遍才到昆城的。

  我想要看高級的貨。

  可是看到那些開窗的半賭料擺著的價格,我望而卻步。

  幾乎都是幾萬十幾萬的,不是我現在能玩的起的。

  我內心的那種絕望,我讓感覺人生徹底崩塌了,我覺得好難啊,那種難,像是已經站在懸崖邊再也爬不上來的感覺。

  窒息感壓的我喘不過來氣。

  “凌姐,開窗不是很理想,只有切了?!?/p>

  我聽到有人要切石頭,本能的朝著那邊看了一眼。

  在切割機旁邊站著一個妖艷的女人,一頭烏黑的長發齊腰,黑色短裙上披著一件玫瑰紅的披肩,身上的香水味很刺鼻,你一聞到那味道,就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不是個好惹的女人。

  而她長的也像是那股香水一樣,妖艷中帶著刺,看著,就覺得扎手

  這個女人手里捧著石頭,他的臉陰沉的像是一具在水里面泡了月吧的尸體一樣。

  眼角一條細長的刀疤到臉頰,這個女人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缺陷。

  煙疤在手臂上點的到處都是。

  這種女人一看就知道是社會人,而且還是混的特別好的那種。

  我看著他手上的石頭,那塊石頭我一看就覺得好。

  皮殼是白鹽沙,從皮殼的細膩的程度,我判斷應該是木那廠區的料子。

  木那廠區的料子專門以出高種水高色聞名。

  而且,他手里捧著的料子,有一條五厘米左右的凸起,在賭石圈,這種凸起叫做蟒帶。

  有蟒必有色。

  但是可惜,他看不懂賭石,左看右看,就是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那條蟒帶上。

  他說:“給我對切吧?!?/p>

  我聽到他要對切,就覺得十分心疼,這種賭石,應該很貴,至少上萬,他這么一對切,很有可能就把色帶給切斷了。

  即便切出來色,也不可能打成飾品。

  我想賭一把,我知道這種人不好惹。

  但是我不賭不行了,這里的垃圾料子真的淘不到好貨。

  我咬著牙走過去,我很少跟這種混混打交道。

  我說:“這料子不能這么切,必垮?!?/p>

  聽到我說話,周圍的人都看了我一眼,覺得我有點多管閑事了。

  那個女人身邊五大三粗的人想把我推出去。

  但是那個女人卻攔住了他的收下,她問我:“懂規矩嗎?”

  他的聲音是那種很沉,很粗的聲音,帶著點沙啞,聽著就覺得有點嚇人。

  我點頭,我說:“上切下不議?!?/p>

  她說:“知道還廢話?”

  她很嚴厲,從語氣就能判斷,他不是個好相處的人。

  如果我聰明的,就應該趁早滾蛋。

  但是我得賭啊,我得讓我爸回來啊,我得為他拼一次。

  我說:“就是覺得……可惜,如果按照我說的切,一定漲?!?/p>

  那個女人看著我,眼神像是毒蛇一樣,總是能看的人心發慌。

  他伸出手,跟我說:“行里人都叫我凌姐,凌遲處死的凌,我不管你有沒有聽過我的名字,但是我告訴你,賭桌上的規矩,輸不起,剁掉手指頭抵債,你來惹我,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你說怎么切,贏了,我交你這個朋友,輸了,你交你一根手指頭?!?/p>

  她的話陰狠而毒辣,我早就知道他不好惹,但是我必須得惹她,我得把我爸接回來。

  我看著他的手下,沒有一個人的手指是完整的,他們都能被切掉幾個手指,我切了一個又算什么呢?

  我咬著牙,我說:“行,但是我有個條件?!?/p>

  凌姐說:“講?!?/p>

  我舔著嘴唇,我說:“我要入股?!?/p>

  他點頭,問我:“這塊石頭5萬拿下的,你入幾股?”

  我拿出來2000塊錢。

  我說:“2000……”

  他聽到這個數字愣住了,所有人也都看著我,那種臉色,像是覺得我故意來找茬似的。

  凌姐露出一絲毒蛇般的微笑。

  他說:“2000?我真的很久沒聽過千這個單位的數字了,你讓我覺得很新鮮,但愿,你不是來玩我的,要不然,我覺得有的玩了?!?/p>

  他說著就把石頭塞進我手里,他邊上的幾個混混有的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木愣愣的朝著切割機走過去,切石頭的師父看我的表情,很同情。

  我看著石頭,神仙難斷寸玉,我雖然知道一些經驗技巧,可是,都是紙上談兵,我從來沒賭過。

  我爸沒了,如果我的手指在被切掉一根,我真的不知道我媽會不會崩潰。

  我嘴唇哆嗦,我真的很想哭一場,像是小時候那樣,我哭一場就有人來抱我。

  我真的快要崩潰了。

  但是我又明白一件事。

  抱我的那個人走了,現在就算哭,也沒有人抱我了,我只能自己堅強的爬起來了。

  我把石頭交給切石頭的師父。

  我拿著木工筆在料子上畫線,我說:“切蟒?!?/p>

  切石頭的石頭聽到這兩個字,立馬看了我一眼。

  他說:“行家啊?!?/p>

  我雙手合十,我說:“拜托,我急著用錢,拜托?!?/p>

  切石頭的師父搖了搖頭,說:“急不賭錢,窮不搏命,年輕人,如果想要賭石救急的話,我勸你好自為之?!?/p>

  我點了點頭,我走投無路了,這里都是垃圾料子,我賭不贏的,我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撿漏的機會,我一定得撿。

  那怕撿的滿手都是血,我都要把他撿起來。

  切石頭的師父將石頭固定在切割機上。

  我站在邊上看,那位凌姐就像是毒蛇一樣盯著我,似乎覺得我在挑釁他。

  我前面面對著這塊石頭,后面面對著一條毒蛇,我真的感覺自己站在了懸崖邊上。

  那塊石頭,隨時都有可能塌陷下去。

  “嗡……”

  切割機轉動了,切割石頭的聲音,在我心底像是一次又一次的地震似的。

  震的我頭皮發麻。

  我雙手合十,不停的祈禱著。

  我希望能贏。

  我希望我能把我爸從冰冷的停尸房里帶回家,即便我們的家早已支離破碎。

  但是我還是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完完整整的。

  他丟掉的溫度,我們給他。

  不知不覺,我已經口干舌燥,強烈的期待感,讓我汗流浹背。

  水分的大量流失加上吵雜的環境,讓我整個人感覺到一陣陣的眩暈。

  我從來沒覺得時間過的那么快過。

  半個小時的切割過程,一眨眼就過去了。

  我看著切割機停止之后,切石頭的師父把石頭抱下來,交給我。

  十公斤不到的石頭,我抱著感覺像是抱著一座山,一個希望,一個未來。

  那么沉重。

  我哽咽著看著石頭,我是沒有勇氣開的。

  我看著凌姐。

  他一把按照石頭上,也是按在我的手上。

  我知道,如果輸了,石頭沒了,我的手也就沒了。

  那種沉重的后果,讓我想要逃,但是逃到任何地方,都是懸崖峭壁,掉下去,就粉身碎骨。

  凌姐一點點的將石頭給拉開。

  我瞇起眼睛,看著石頭的肉質,很絕望,是白色的。

  白肉不值錢,我似乎看到了我手指被砍掉的畫面,我感覺我的手指已經開始疼起來了。

  他緊緊的抓著我的手,不讓我逃脫,我也沒地方可逃了。

  “喲,一線天,大漲啊……”

  在我最緊張,最崩潰的時候。

  不知道是誰喊了這么一聲,將我整個人的神經都嚇的彈跳起來。

  我看著打開的原石。

  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

  險,真的險……

  凌姐翻眼看看我,冷聲說:“恭喜你,手保住了?!?/p>

  他說完就把石頭給拿走。

  我深呼吸,手腳都軟了。

  我捂著臉蹲在地上,大口呼吸,這個時候像是被人從懸崖上救上來了一樣,我活過來了。

  我喘了兩口氣,趕緊去看石頭。

  能不能帶我爸回家,就看他了。

  石頭的切割面很好,里面的肉質倒是有點難看,一片白色的肉質,但是有一條綠色的色帶。

  龍到處有水,蟒帶下必然有色,這句話說的真不假。

  我賭對了。

  之前我就知道色帶下有綠色,果然一刀下去,這塊玉料一分為二,色帶全過底,貫穿整塊石頭,而且照樣濃艷有水,看到這里,我知道,這塊石頭爆了。

  “凌姐,料子冰種陽綠,要是肉質多點的話,上百萬肯定有了,五厘米長,兩厘米厚度,只有一塊大牌子的料子,不過種水好,色好,我給三十萬,出嗎?”

  我聽到有人出價,心里就噗通噗通的跳。

  原來,這就是一刀富。

  這種感覺,真的太刺激了。

  難怪我爸會死不回頭。

  凌姐點了點頭,他說:“賣你了?!?/p>

  那個商人二話不說,提過來一捆捆的錢,三十萬現金直接交給了凌姐。

  凌姐也沒有點,直接要把錢收起來。

  我立馬問:“我的那份……”

  凌姐邊上的胖子捏著我的肩膀,他胡子拉碴的,眼睛很大,跟虎眼一樣,特別的嚇人。

  他說:“凌姐會少你的嗎?”

  我點點頭,什么都沒說。

  凌姐抽出來一疊錢,沒數,但是大概有五萬左右。

  他直接塞到我手里。

  他說:“朋友,沒有你這一刀,我切下去一定垮,愿意交個朋友嗎?”

  我立馬拿著錢,我說:“榮幸?!?/p>

  他順勢摟著我,他說:“今天高興,我請你喝一杯?!?/p>

  我立馬說:“不,不用了,我還有事?!?/p>

  那個胖子立馬說:“你是不是覺得誰巴著你似的,凌姐請你喝酒,你最好就去,別敬酒不吃吃罰酒?!?/p>

  我知道他們不好惹,都是狠角色。

  但是我真的有事。

  我說:“我爸在那邊去世了,尸體還在冷凍柜里呢,我得帶他回家?!?/p>

  我說完就快崩潰了,真的,我真的太不容易了,從來沒有人給我機會這么心平氣和的說出來這句話。

  但是面對這些陌生人,我居然說出來了。

  太諷刺了。

  那個胖子說:“你小子,拿你爸做借口?”

  我立馬說;“沒有,真的,我騙你好玩嗎?”

  胖子還想說什么,但是凌姐立馬伸手打住。

  他摟著我出去。

  直接打開一輛奔馳車的車門。

  他說:“送你一程?!?/p>

  我坐在車上,整個人都覺得像是丟了魂似的,我真的好想睡一覺,自從我爸出事,我好幾天都沒睡好了。

  現在,我終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很安靜,車子就這么開。

  一直開到航空公司。

  凌姐說:“到機場了?!?/p>

  我直接下車,連謝謝都沒說。

  我抱著錢朝著機場跑過去。

  來到機場的行政部門。

  我找到了他們的主管。

  主管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我說:“我父親在那邊過世了,我想包機把他帶回來?!?/p>

  他看了我一眼,他說:“死亡原因?!?/p>

  我說:“他在那邊借了錢莊的錢,沒還上,被人撕票了?!?/p>

  他點了點頭,他說:“對不起啊,根據法律規定,在國外的公民,因為暴力致死,尚且沒有破案的,不能運送回國,你,先到那邊把案子結束了,再申報,我們會按照情況做決定?!?/p>

  我聽到這句話,我崩潰了,我真的崩潰了。

  我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我長這么大我第一次哭,我第一次覺得人生真的過不下去了。

  我哭著說:“他們那邊的刑偵能力是什么樣,你不比我清楚嗎?死在那邊就是白死,怎么破案啊?我求求你好不好,讓我帶我爸回家吧,我有錢,我給你五萬,我多加兩萬,我求你?!?/p>

  他搖頭,那種鐵面無私的樣子,讓我真的絕望。

  他說:“五萬不行,你要是有兩個億,可以自己買一架,那樣,我很樂意為你單獨服務?!?/p>

  他真的讓我絕望。

  我吼道:“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能不能體諒我一下,就算可憐可憐我也好啊?!?/p>

  他立馬拿著電話說:“保安,這里有鬧事的,把他趕出去?!?/p>

  我瘋了,真的要瘋了。

  很快,幾個保安就進來了,他們直接拖著我,把我拖出去。

  我抱著錢,絕望。

  那種好不容易從懸崖上爬上去,又掉進更深的深淵的感覺,真的讓人覺得窒息。

  我被丟到了外面。

  像是一個廢物一樣被丟到了外面。

  我沒想過要怎么樣,我就是想要帶他回家而已,我就是想要帶他回家。

  為什么就那么難呢?

  我看著手里的錢,如果我是億萬富翁,或許,就沒那么難了。

  凌姐走到我面前,伸手拍著我,說:“兄弟,要我幫忙嗎?”

  我打開他的手,我說:“他們都幫不了我,你怎么幫我啊?”

  他笑了笑,跟我說:“看事,說不定,我能幫你?!?/p>

  我說:“我爸在那邊被錢莊的人給撕票了,航空公司的人說那邊不破案,他們就不能受理,他們都不行,你行嗎?”

  凌姐拍拍我的肩膀,他說:“名字?!?/p>

  我看著他自信的樣子,我的內心突然燃燒起一股希望。

  我說:“林家棟?!?/p>

  他什么都沒說,揮揮手,那個胖子直接把我拎起來,帶上車。

  車子朝著邊境的方向開,我不知道要把我帶到哪里去。

  車上,凌姐就打了個電話,然后就沉默了。

  我特別累,就倒在車上睡著了。

  整個人經歷了大起大落浮浮沉沉,特別容易累。

  我醒的時候,車子開到了邊境殯一家殯儀館。

  凌姐直接帶著我去停尸房,我很震驚,我問他:“這么快嗎?”

  那個胖子說:“你要是跟我大哥認識早點,說不定撈回來的就是個活人了?!?/p>

  胖子的話,讓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絕望。

  我看著停尸房的冷凍冰柜打開了。

  我一開始還以為他在玩我,但是當我看到我爸的尸體的時候。

  我跪在了地上。

  是他。

  渾身上下都是淤青。

  他是個多么體面的人啊,即便是輸了那么多錢,也從來沒讓頭發亂過。

  但是現在,我實在不忍心看他,更不愿意讓我媽看到這個畫面,他一定承受不住的。

  凌姐拍拍我的肩膀。

  他說:“兄弟啊,這世界,就是個人情世故靠關系的世界,錢啊,是通關門票,上通天堂,下通地獄,你幫我贏了那么多錢,我幫你一把算是還清了,我挺同情你的,但是人回來就知足吧,報仇的事,就別想了,壞了道上的規矩,就是這個下場?!?/p>

  我點了點頭,我沒想過要報仇。

  我覺得他比我那些親戚要好太多了,我不說他是個好人。

  但是人家講道義,把事情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他覺得我幫他賺錢了,他就要回報我,一句話就幫我辦了連航空公司都不愿意給我辦的事。

  雖然他只是一句話。

  但是我知道,他動用了多少關系。

  這比那些白眼狼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同時我又很失望。

  我要是早點認識他,那該多好啊。

  凌姐看我哭的這么厲害,就拍拍我的肩膀。

  跟我說:“節哀?!?/p>

  我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一個陌生人在我身邊讓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溫暖,我很知足了。

  命,這一切都是命。

  我看著我爸,我終于是把你帶回來了。

  但是,我不能讓我媽看你最后一眼,他會承受不住,所以對不起。

  我做了個決定,在瑞城,把我爸給火花了。

  我買了最貴的骨灰盒,我爸身前是個體面的人,即便我現在很困難,但是我也得讓體面的走。

  火葬費花了兩萬塊錢。

  我一個人坐在等待大廳等著我爸變成那一捧小小的骨灰。

  那種感覺,很麻木。

  凌姐走我身邊,給我嘴里塞了根煙,我不會抽煙,我媽不喜歡煙味,所以我爸再怎么應酬,我爸也從來都不抽煙。

  可是這個時候,這根煙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把我麻木的內心點燃了。

  凌姐這個人,我很陌生,但是同時我覺得他很有溫度,比我那些所謂有血脈的親戚溫暖多了。

  我大口大口的抽煙,那種感覺,太好了。

  讓我整個人都放松了。

  凌姐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說:“朋友,感覺,你很有故事,我感覺到你眼神里那種憎恨的味道了,恨是最沒有用的一種感情,記住一句話,狼行千里回頭,有仇報仇有恩報恩?!?/p>

  他的語氣總是充滿了堅定,充滿了某種能量。

  我很感謝他在我最孤單無助的時候,能夠在我身邊跟我說這些話。

  真的能讓我感覺到我是活在一個有溫度的,人與人的社會。

  這個時候我看到火葬場的工作人員出來了。

  我站起來。

  面對著那個小小的盒子,我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接他。

  工作人員很冷漠的把骨灰盒放在我手里,像是結束了一份工作似的,表情變的很輕松。

  我把盒子抱在懷里。

  我臉上帶著笑,眼淚在臉上滾。

  我說:“爸,我帶你回家?!?/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