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湘西巫女

湘西巫女

作者沈苔雅的懸疑文 著

連載中免費

  湘西巫女小說未刪減版,主角是夏湘西的小說免費閱讀,超高人氣熱門懸疑小說《湘西巫女》的女主角叫做夏湘西,由故事遞為大家帶來精彩閱讀,這部點擊量超高的小說是由作者沈苔雅獨家創作,小說《湘西巫女》精彩概述:夏湘西的爺爺陽壽將近,身上的陰氣重,夏湘西害怕爺爺不在人世了,于是她決定學會成為巫女的方法...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說盡在故事遞小說網~

更新:2020/08/07

在線閱讀

  湘西巫女小說未刪減版,主角是夏湘西的小說免費閱讀,超高人氣熱門懸疑小說《湘西巫女》的女主角叫做夏湘西,由故事遞為大家帶來精彩閱讀,這部點擊量超高的小說是由作者沈苔雅獨家創作,小說《湘西巫女》精彩概述:夏湘西的爺爺陽壽將近,身上的陰氣重,夏湘西害怕爺爺不在人世了,于是她決定學會成為巫女的方法...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說盡在故事遞小說網~

免費閱讀

  人活著會怕死,但是鬼呢?

  爺爺說鬼也有另一種死,那就是徹底的消失,魂飛魄散的化為一縷塵煙。

  有的鬼會怕這樣的結果,所以在他們想著鬧騰的時候,人總有法子戳它們的軟肋收拾它們。但環環這樣的怨鬼不同。死的時候那口怨氣散不出來,變作了鬼,就會變本加厲的想著折磨那些它們所恨的人。

  爺爺還說要是將環環這樣的厲鬼惹怒了,它跟復仇的眼鏡蛇一樣,生生死死的纏著你,你不死它不滅。夏湘西聽了毛骨悚然。鬼怎么復仇,夏湘西這是頭一次聽爺爺說,但會復仇的眼鏡蛇,她可是早就聽過。如果環環真若像爺爺所形容的,那么她之前為引環環出來,故意和戚浩結**的法子,豈不是大錯特錯了嗎?夏湘西有些不明白,爺爺早知道后果,怎么還贊成她的想法呢?

  爺爺點上一袋煙,那像打滿褶的嘴唇猛地嘬了一口煙,那辛辣的旱煙味立即四下彌漫開來。然后爺爺才意味深長的說:“俺是怕你這脾氣,日后記不住吃苦頭是啥樣子!”

  夏湘西一愣,半天沒說出話來。她這才明白,爺爺是擔心日后他不在了,她不懂得沒傘罩著怎么樣生活。等琢磨味來,夏湘西的眼睛里就淚花花了,害怕爺爺看到,她故意假裝被煙嗆到,扭頭捂著嘴咳嗽兩聲。

  不管環環是鬼也好,還是會復仇的眼鏡蛇也好,恩怨既然已經結下了,總要想過妥當的法子,將這些事了結了。鬼可以無止無休的鬧著,人可不能總是憂患的活著。

  爺爺說,就像眼鏡蛇死后眼睛里只存下殺它的那人樣子,鬼也是一樣,只會記著生前最恨的人。環環死前最恨的人是賀瑄,以后還會針對著他來的。

  夏湘西馬上說:“那么是不是讓賀瑄遠遠的走了,環環就消停了?”

  爺爺搖頭說:“鬼的仇恨不死不滅,除非它不恨了,讓它找不到賀瑄,它會禍害寨子里的人泄憤,不休不止!”

  夏湘西大驚失色的問:“那就是說,我們對環環就沒法子了嗎?”

  這時候,寨子里的狗突然瘋狂的吠叫起來,爺爺說“行尸來了?!?/p>

  夏湘西嚇一跳,狗叫在她的記憶里是很平常的,農村都喜歡養狗,狗在晚上不安的叫著,成宿成宿的擾民,人們還是無比的喜歡養它們,是因為它們能給人安全感。那些在深夜里不安分出現的人或者動物,都能被狗的兇猛叫聲嚇走。

  后來夏湘西才從爺爺嘴里知道狗也是通靈的,有陰陽眼,它那幾乎完美的嗅覺,更是讓它能聞到人聞不到的鬼氣。鬼都是有味道的,越兇戾氣的鬼,就越惡臭無比。

  狗更是鬼的克星,大約是人生前就會怕狗,死了也還是躲不了這個魔咒一樣。另外一種介乎于鬼和人之間的邪物更是怕鬼的,那就是僵尸。這樣的行尸走肉,身上足足的有著狗最喜歡的腐臭味,有道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狗本性里就癡迷這樣的惡臭味,遇到僵尸就等于遇到它的嗜食,自然叫聲里會摻雜些興奮。

  僵尸是特別怕鬼的,因為狗會吃掉它們的尸體,只要尸體被狗撕扯了,它們就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這一晚,爺爺聽到狗叫聲有些奇怪,就覺得一定是有僵尸之類的進寨子了。

  麻婆也感覺出什么來了,從她那間屋子里出來,直奔爺爺這屋,將爺爺喊了。之前因為麻婆要夏湘西學巫蠱的事鬧了摩擦,這會兒爺爺應該是氣消了,平和的應著,囑咐了夏湘西句千萬不要出去,他和麻婆去去就回。

  夏湘西不敢不聽爺爺的話,因為爺爺臉色嚴肅極了。

  也就是兩盞茶的功夫,爺爺就和麻婆一起回來了。對夏湘西說了句沒什么事,爺爺就回屋子里去了。夏湘西想跟進去,爺爺已經“哐當”一聲關上門,夏湘西被擋在門外,鼻子就差一點被門夾著。

  “妮兒回去睡去!”爺爺在屋子里喊著,夏湘西只好應了一聲就回自個屋里了。

  到了第二天,寨子里就鬧騰的兇了。夏湘西聽著聲跑下吊腳樓,就聽著好像是麻伯家里鬧出什么事來了。

  夏湘西白天的時候也在寨子里看不到幾個人,這會兒就像是全寨子里的人都出來了,都擠在麻伯家外。

  夏湘西走過去的時候,擠過人群就見到麻大媽光腳坐在門口的地上,在那里又哭又罵的,不知道在罵些什么。

  過了一會兒,夏湘西突然覺得衣角被人扯動,回頭一看竟然是賀瑄。賀瑄對夏湘西使了眼色,夏湘西也就馬上跟著他擠出人群,到了一邊的空曠處。

  夏湘西見賀瑄早就到這里了,覺得他應該知道點兒什么,問了他,他果真知道。說是今兒一大早寨子里的一個小伙子就到麻伯家提親,說是他和他們家的閨女好上了,死活都黏著分不開了,求麻伯夫妻倆個準了這門親事。

  夏湘西大吃一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麻珠尼,那才是十七八歲的少女,一直在鳳凰城上高中呢,怎么會出了這檔子事兒?另外,苗族人的風俗,同姓不通婚,只要都一個姓氏,就被人為是一個宗族,通婚會被當做亂 倫的。

  “不可能有這樣的事,珠尼一直在縣城上學,都不經?;貋?,要是說和別的寨子里的小伙子好上了,家里人不知道那倒有可能,就在一個寨子里,珠尼要是輟學偷著跑回來,大媽不知道,寨子里的人也會看到的呀!”夏湘西對麻珠尼的感覺就像姐妹似的,聽到對麻珠尼不好的傳聞,馬上就本能的替麻珠尼反駁。

  賀瑄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不是真有這檔子事,那個小伙子也不會平白的這么說!”

  夏湘西不滿意的瞪了賀瑄一眼,警告他不許亂說,然后黑著臉就走了。

  晚上的時候,夏湘西也不見賀瑄回吊腳樓,以為她白天沖撞了他,可能是惹著他不高興了。若不是因為環環的事兒,夏湘西也懶得理他了,擔心著環環那只鬼一直尋思害死賀瑄,就跟爺爺說了一聲,出來找他。

  沒走幾步遠,夏湘西就看到一個男人的身影,半弦月還沒出來了,黑咕隆咚的,夏湘西瞧著那人個頭兒和賀瑄差不多,還以為是他,沒想到那男人往四下里瞧了一下,就扭頭往身后招手,一個較小的女人身影恰恰就從麻伯家里出來,兩個人手拉著手,快速的像寨子外走去。

  夏湘西正要瞧瞧那從麻伯家出來的女孩是不是麻珠尼,有腳步聲從她身后追過來,夏湘西扭頭一看這次應該是賀瑄無疑了。賀瑄是軍人,就走路的姿勢也和寨子里的人不一樣。

  不等賀瑄問她,夏湘西就馬上說:“我剛才好像看到麻珠尼了!”

  “在哪里?”賀瑄四周看了一下。

  “跟我來!”夏湘西或者就是想著趕緊領著賀瑄去瞧瞧,忘記了女孩子的手不適宜隨便抓男人的。只是等她反應過來,她的手已經收不回來了,觸到賀瑄手的時候,夏湘西的手被電了一下似的,本能的往回縮,賀瑄沒似乎察覺到,反而又問夏湘西“在哪里呢?”

  夏湘西也只好忽略小節,沒多會兒她就又慶幸手被賀瑄抓著,要不然她就先對賀瑄跟丟了,賀瑄走的太快了。

  瞧著路不是往寨子里走的,而是奔了后山。夏湘西有點怵頭,后山都是墳地,白天都沒怎么有人敢去,更別說這大晚上的。正在她猶豫要不要繼續跟的時候,

  賀瑄壓低聲音用手指著前方說了一句“瞧!”,夏湘西往賀瑄指的地方瞧去,就見一高一矮兩個身影,相互依偎著正慢慢往前走著。

  人天生都是有好奇感的,夏湘西被心里的小蟲子慫恿著就忘了害怕,想看看那女孩到底是不是麻珠尼,和賀瑄兩個人貓著身子偷偷的跟著前面的那兩個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