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唐墨戚云熹結局

唐墨戚云熹結局

農門梟女王爺來抓我全文免費 著

連載中免費

  女主唐墨男主戚云熹的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農門梟女王爺來抓我(唐墨戚云熹)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綠le芭蕉所寫的穿越古言佳作《農門梟女王爺來抓我》主角是唐墨和戚云熹,小說講的是崇西古城的網紅女主播唐墨穿越了,穿成了白嶺山腳下沒見過世面的小村姑,還攤上一個傻子爹,家里別說吃飽穿暖了,甚至連鹽也買不起,唐墨為不讓自己餓死便開始搗鼓著賺錢之道,沒想卻一腳踏入了一群人的權益之爭中....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女主唐墨男主戚云熹的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農門梟女王爺來抓我(唐墨戚云熹)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綠le芭蕉所寫的穿越古言佳作《農門梟女王爺來抓我》主角是唐墨和戚云熹,小說講的是崇西古城的網紅女主播唐墨穿越了,穿成了白嶺山腳下沒見過世面的小村姑,還攤上一個傻子爹,家里別說吃飽穿暖了,甚至連鹽也買不起,唐墨為不讓自己餓死便開始搗鼓著賺錢之道,沒想卻一腳踏入了一群人的權益之爭中....

免費閱讀

  唐墨猛然睜開眼睛,四周一片漆黑,一下有些無法判斷自己身在何處。

  這時耳邊傳來了水的滴答聲,她掙扎著想要起身,卻感覺渾身無力,整個人冷得發抖,伸手一摸,原來自己大半個身子都浸在一個水潭里。

  還沒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便看到不遠處有零星的火光朝這邊移動,還隱約傳來雜亂的說話聲,這時,借著微弱的光,她總算看清楚了,自己處在一個山洞之中。

  記憶一點點回彈,唐墨記得,她原本在自家客棧的院子里做直播,采摘新鮮的石榴花做一道新菜,眼看著進入直播間的人數蹭蹭直上,馬上就要破萬了,突然108房間隱隱傳來了打斗聲。

  父母不在家,作為這家民宿的小老板,她立馬走了過去,想要一探究竟。

  剛踏進房間門,便看到桌子上擺了好幾件古色古香的物件,最為顯眼的便是其中一個白玉手鐲,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屋內幾個目光兇狠的彪形大漢頓時圍住了她。

  慌亂下忘記了下播,唐墨直接把屋子里的那一幕直播了出去,直播間內一片嘩然。

  “這些人是誰?難道是盜墓賊嗎?”

  最近,唐墨隱約聽說過,崇西古城附近時有陌生人出入,像是在尋找白嶺山上一座千年古墓。

  可是接下來發生了什么她已經記不清了,因為剛進屋子沒幾秒,只覺后腦勺一陣鈍痛,她被人一棍子拍暈了過去。

  山洞外的火光越來越近,這群人里,領頭的是一個估摸著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阿娘,快,我掉下山崖的時候,看到繡荷妹妹躲進了這山洞?!?/p>

  沒一會,烏壓壓一群人舉著火把聚集在了洞口,整個山洞里頓時如白晝一般,唐墨有些無法適應突然的光亮,瞇縫著眼看出去,一個容顏清麗的女子跌跌撞撞便沖了過來。

  “繡荷啊,你可嚇死為娘了?!?/p>

  似乎聚集了渾身所有的力氣,唐墨終于從水潭里爬了出來,右手本能伸到兜里想要掏手機報警,這些天殺的盜墓賊,竟然還有這么大的一個團伙。

  可觸手之處卻是一件粗布羅裙的腰帶,哪里有什么手機?

  唐墨有些慌了,眼看著那婦人已然靠近,伸手要抱自己,嘴里還一直喊著繡荷的名字,驚慌之下她索性裝作暈了過去。

  馮月娘一聲驚呼,整個人都撲了上來,把面前的女兒抱在懷里,“繡荷啊繡荷,你別嚇為娘,你要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還怎么活啊?!?/p>

  旁邊站著一位體格粗壯,聲音洪亮的村婦尤氏,是先前領頭那少年韓天佑的阿娘,她上前探了探鼻息,“繡荷她娘,不打緊,氣息足著呢,估摸著就是在這山上凍著了?!?/p>

  說完她不由分說,把身后的韓天佑拉了過來,“你這呆子,還愣著干嘛,把繡荷背起來趕快回家啊?!?/p>

  韓天佑愣了一愣,有些忸怩,“阿娘,我來背?”

  尤氏在兒子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指,心想還真是個傻兒子,自己的媳婦自己不背,還指望讓村里別的男子背?韓天佑吃痛,立馬彎腰把人給背了起來,在這樣的山道上也健步如飛。

  一路上,唐墨死死趴在這少年背上,不敢亂動,眼睛不時觀察著四周,這地方實在是太陌生了,而且走在前面的那群穿著古裝劇里衣著的村民,還扛著一只被打死的老虎,看起來貨真價實,絲毫不像是道具。

  “這天佑可真是天生神力啊,真沒想到,他小小年紀,竟然能打死一只老虎?!?/p>

  聽到這話,唐墨心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腦海里關于唐繡荷的記憶也冷不丁全冒了出來,她有些恍惚。

  難道我這是,穿越了?

  。。。

  唐墨在那張鋪滿稻草的簡陋床上整整躺了一天一夜,這才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一個叫唐繡荷的14歲農家少女身上的事實。

  可是,她不開心呀。

  自己一個21世紀的時代新人,崇西古城最火民宿的接班人,某直播平臺粉絲數直逼百萬的網紅主播,就在前不久,平臺還說了,要把她捧成李子柒第二。

  況且最最重要的,電腦里還有上千個在直播間里賣掉的土特產訂單還沒發出去,整個崇西古城的山民們采獲的山貨都還等著她的團隊來賣,怎么能說穿越就穿越了呢?

  真是要人命。

  正胡思亂想之際,院子里傳來尤氏粗狂的聲音。

  “哎喲,我說繡荷,你怎還躺在床上,你趕快去看看,你爹又闖禍啦?!?/p>

  唐墨迅速翻身而起,從繡荷的記憶里得知,她有一個傻子爹,時常在村子里闖禍,也不知道今天又是哪根筋搭錯了,禍害到了誰?

  只見尤氏心急火燎走在前面,往村大戶人家馬員外的宅子走去,唐墨緊隨其后,還沒到馬家宅子的院堂,便聽到了繡荷那傻子爹唐阿滿的咆哮聲。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p>

  整個馬坡村的村民都來了,圍在門口看熱鬧,院子里,兩個彪壯的家丁死死把唐阿滿架著,讓他動彈不得,地上,還丟著一把菜刀。

  不遠處,馬員外吹著他那幾根三羊胡子,氣急敗壞用手指著唐阿滿,“真是反了,這樣的刁民,馬坡村是萬萬容不下了,必須送官,還有沒有王法了?!?/p>

  馮月娘跪倒在地上,哭得哽咽不止,“求馬老爺開恩,念在阿滿癡傻的份上,饒了他這一次,求馬老爺開恩吶?!?/p>

  馬啟之的目光在馮月娘臉上掃過,冷哼了一聲便拂袖而去,管家沖著兩名家丁大吼,“還愣著干嘛,押鎮上找里正大人發落?!?/p>

  唐墨迅速在繡荷的記憶里提取有用的信息。

  “月娘時常在馬員外家做繡品補貼家用。。。馬老爺對繡荷很好。。。月娘總是躲著馬老爺?!?/p>

  原本毫不相關的一些細節在唐墨腦海里串聯了起來,昨天傍晚,她躺在床上聽到了馬家的老媽子來找過月娘,讓她把新做的披風送過去,月娘回話,今兒一大早再送,引得老媽子氣哼哼離開。

  好端端的,這傻子怎會提著一把菜刀來闖馬家宅子,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唐墨顧不得那么多了,沖過去攔在家丁的前面,稚嫩而尖銳的聲音震天響。

  “不許抓我爹!”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就連準備進屋的馬啟之也轉身走了出來,月娘想拉著她一起下跪求情,被唐墨倔強的死死杠著,把頭仰得老高。

  “老頭,你倒是說說,他怎么著你了?”

  在這馬坡村,哪里有人會用這樣傲慢的語氣和他說話,馬啟之氣得渾身發抖,“不識好歹的野丫頭,我馬啟之也不是不講道理之人,眾里鄉親都可以作證,這唐阿滿瘋病發作,拿著刀在院堂里砍人,大家覺得我應不應該報官?”

  唐墨彎腰撿起了地上那把菜刀,刀口鋒利,一看就是上好的玄鐵打造,木質刀柄上還帶著精致的雕花,這絕不是唐家這樣窮苦農家所能用得起的。

  “敢問馬老爺,你家宅子層層家丁護衛,我阿爹是如何進得了院子,還能沖進后廚拿了菜刀的?”

  馬啟之頓時啞口無言,他當然不敢當著村民說,唐阿滿是跟著月娘過來送披風的,一直以來,他都垂涎月娘美色,所以特意支開唐阿滿去廚房吃東西,沒想才剛靠近月娘,這傻子便提著菜刀沖了進來。

  “這瘋癲之人,誰知道他從哪鉆了進來行兇的,不多說了,押走?!?/p>

  唐墨把菜刀舉在手里死攔在路邊,嚇得月娘差點暈倒過去。

  “我看你們誰敢?”

  這時,背唐墨下山的少年韓天佑不知從哪走了過來,手里拿著一件玄色披風,雖成色很新卻是已經破損,“剛在圍墻邊上撿的?!?/p>

  唐墨面帶喜色,把披風抓過來舉得老高,“馬老爺,如果我沒記錯,這就是我阿娘剛做的那件吧?你是不是應該解釋解釋,它怎么會破損,然后被當做垃圾扔在外邊?”

  月娘見到披風,臉色一下變成了死灰色,唐墨看在眼里,心頭一悸,突然明白了這個朝代的女人,名節比命還重要,頓時收了口。

  她斂住心頭怒氣,靠得馬啟之更近了一些,小聲說道:“你別忘了,三年前,村東頭的劉氏新媳婦是怎么死的,人命關天的事,是不是我也應該報官?”

  這事在繡荷心頭就像一塊石頭一般壓著,她當時親眼看到馬啟之帶人把劉家媳婦的尸身扔到了枯井里,卻不敢給任何人說起,可憐了那劉老大,至今還以為他的娘子只是走出去迷了路,總有一天會回來。

  果然,這句話立馬便奏效了,馬啟之的話說得咬牙切齒,“你要如何?里正大人是我兒子?!?/p>

  唐墨冷笑,“除了個小小的里正,你還認識誰?我就不信你能全都收買了,就算能,那銀子花得也心疼啊,不是么?!?/p>

  這話一出,馬啟之沒再說話,滿臉怒容甩袖而去,沒一會,那管家便出來轟人,“都散了散了啊?!?/p>

  家丁還有些懵,“那這傻子還送官不?”

  管家氣得飛起一腳便踢了過去,“還送個屁,老爺說了,不和這般刁民計較?!?/p>

  沒到一盞茶功夫,院堂外的村民都一哄而散,只留下月娘還在那忍不住抹眼淚,“繡荷啊,以后答應娘,不要再這樣逞能?!?/p>

  唐墨雖然點了點頭,心頭卻在想,她和馬啟之的梁子,怕是就此結下了,但是,如今她既然變成了繡荷,那么月娘和傻子便就是她的阿爹阿娘了,誰要欺負他們,怎么能坐視不理。

  “我差點忘了,院子里還烤著肉呢?!?/p>

  韓天佑說著,便拉著繡荷小跑著往家跑,剛進韓家院子,便聞到了一股烤肉香,韓天佑手法熟稔,切了大大的一塊遞了過來。

  “繡荷你嘗嘗,這就是前日山上突然竄出來那孽障,好在你躲進山洞里平安無事,不然我。。?!?/p>

  尤氏一巴掌拍在韓天佑的后背上,“你渾小子還敢說,要不是你阿爹在那之前射了兩箭,這老虎能讓你給打死,真是膽子愈發大了,還敢私自帶繡荷上山去?!?/p>

  有了烤肉,唐墨都懶得說話了,作為一名資深的美食博主,她自認對美食還是有些研究的,可是她萬萬沒想到,這烤得焦黃的老虎肉,吃起來會這樣難吃,口感粗糙,滿口腥味不說,更為主要的。

  竟然會沒鹽。

  勉強吃了幾口,實在忍不住了,“天佑哥哥,鹽呢?”

  聽到這話,韓天佑面帶愧色轉身進了灶房,沒一會拿出一碗清水來,“蘸一蘸便成,家里最后一點了?!?/p>

  原來那是一碗鹽水,唐墨還沒來得及把虎肉拿進去蘸,碗便被唐阿滿給搶了過去,咕嘟咕嘟全給喝了,尤氏伸手去搶,沒能搶過來,自己卻差點摔倒。

  韓天佑看著狼狽的母親,撇了撇嘴,“可惜那販私鹽的劉三前不久被抓了,聽說不久后就要被問斬,不然我找他買點鹽去,能比永興商號的便宜不少?!?/p>

  尤氏連忙去捂他的嘴,“哎喲祖宗,這個時候你還敢說這樣的話,不要命了?還是安安生生買官鹽吧,貴是貴了點,可至少不會被砍頭啊?!?/p>

  唐墨就只是聽著,從繡荷的記憶里抽絲剝繭出一些信息來:如今是固親元年,坐標東梁國,老皇帝剛死不久,小皇帝固梁王才繼承了皇位不到一年。

  真是奇了怪了。

  絞盡腦汁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上下五千年,也沒聽說過這個國家和皇帝??墒情T外的山明明就是國家AAAAA風景區的白嶺山,而且崇西古城是歷史上的千年鹽都,那古鹽井遺址博物館,就建在白嶺山腳下。

  難道自己還悲催地穿越到了一個歷史上并不存在的時代,原本的千年鹽都也變得缺鹽了?

  月娘一直坐在那,不吃東西也不說話,尤氏看在眼里,忍不住安慰她,“我說月娘啊,你也別難過了,今兒個也就是山虎去了鎮上賣虎皮去了,他要在家,馬啟之豈敢如此囂張?!?/p>

  沒想尤氏這話一出,韓天佑立馬站了起來,“什么,阿爹把虎皮拿走了?不行,這虎皮得留著入冬了給繡荷做虎皮襖子的?!?/p>

  說完他也不再吃東西,心急火燎便要往外走,尤氏臉色一沉,厲聲呵道,“你要到哪里去?”

  韓天佑憋紅了臉,“我要去白石鎮找阿爹?!?/p>

  也不管尤氏的阻攔,韓天佑愣是快速出了院門,唐墨一聽,哪里肯放過這個了解外界的機會,在繡荷那苦命孩子的記憶里,雖然知道離馬坡村最近的鎮子是白石鎮,可是去的次數卻寥寥無幾,甚至連路都找不到。

  她可不想沿著繡荷一眼便能看到頭的老路一直走下去。

  “阿娘,我也去?!?/p>

  眼看著韓天佑都走遠了,她跟在后邊鉚足了勁地跑,馮月娘總算緩過了神來,站在門口大聲叮囑。

  “這孩子,你慢些跑?!?/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