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賒店羅山柳惠

賒店羅山柳惠

全文完結加番外 著

連載中免費

  賒店(羅山柳惠)小說完整版無刪減,主角是羅山和柳惠的小說大結局加番外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冰兒所寫的懸疑靈異小說《賒店》主角是羅山和柳惠,小說講的是一個縣城的小店,百年的一個店鋪,東西都是賒,不賣,到時候店主需要錢的時候,他會找到你,不管你在天涯海角還是東西南北,羅山無意中進了這個賒店,拿了一把奇形怪狀的刀要付錢,店主說只賒不賣,奇怪的規矩,讓其感覺到不安害怕,可羅山還是賒了這把刀,可他沒料到的是自己從那刻開始便掉進了一個陷阱無法抽離.....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賒店(羅山柳惠)小說完整版無刪減,主角是羅山和柳惠的小說大結局加番外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冰兒所寫的懸疑靈異小說《賒店》主角是羅山和柳惠,小說講的是一個縣城的小店,百年的一個店鋪,東西都是賒,不賣,到時候店主需要錢的時候,他會找到你,不管你在天涯海角還是東西南北,羅山無意中進了這個賒店,拿了一把奇形怪狀的刀要付錢,店主說只賒不賣,奇怪的規矩,讓其感覺到不安害怕,可羅山還是賒了這把刀,可他沒料到的是自己從那刻開始便掉進了一個陷阱無法抽離.....

免費閱讀

  我怎么也想不到會是這樣。

  我等著,等到周六,拿著刀就去了新賓縣城。

  那木頭牌子,隨風搖晃著,此刻我才感覺到詭異,讓我害怕。

  竟然關門了。

  我有點發慌,問了對面的超市服務員,她搖頭說,不清楚。

  我出來,坐在馬路的對面等著,等著店主人的到來。

  天黑了,店主人也沒有來,服務員出來了。

  “你別等了,聽人說,那老頭喜歡云游,恐怕一時半時的回不來了?!?/p>

  “我在店里拿了東西,我想求你幫我……”

  我話沒說完,服務員直搖頭,轉身進了屋子。

  我知道,恐怕這把刀真的送不回去了,任總也許說得沒錯,我還得找任總問個清楚,他似乎知道很多。

  我回去,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第二天,給任總打電話,他沒接,打了幾回,大概他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

  上班,中午的時候,我進了任總的辦公室。

  “說那事就閉嘴?!?/p>

  我把稿子放下就出來了,看來自己的夢得自己圓了。

  【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獨狼只向前,一給人生一畝田,一我一你總有嫌?!?/p>

  讖詩,“把命給我”,憑什么?我的命,憑什么給你呢?

  我想著,我和店主是素昧平生,從來沒有見過,上來就要我的命,扯什么犢子?

  這讓我十分的不理解,最多我就把刀還給你,我不要了總行吧?

  又一個星期,我又去了賒店,依然沒有人,還沒有回來,我問了對面超市的服務員。

  這個店主我找人打聽,竟然沒有知道底細的人,就知道那賒店開了有百年了。

  我返回去,這特么的有點嚇人了,不是有人在玩我呢?跟我開了一個玩笑,我現該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必為這件事煩惱,煩惱都是自己找的。

  但是,我過了兩天,我又想起來,怪怪的。

  賒店,真的就賒東西給你,不要錢,不定價,當初我就不應該拿,這古怪的事情,從古到今的,還真是鮮有了。

  那天,我正在看稿子,一個女孩子走到我旁邊。

  “羅老師,您好?!?/p>

  我抬頭看了一眼,十八九歲,長得是真漂亮,我放下了筆,拉過椅子,讓她坐下。

  應該是來送稿子的,十八九歲,正是喜歡寫點東西的年紀。

  “羅老師,這是稿子,辛苦您了,就不打擾您了?!?/p>

  信封裝的稿子,現在用信封裝稿子的,手寫稿子的,還真是少了,都是無紙化辦公,我到是有興趣。

  女孩子走了,體形完美。

  我打開信封,愣住了,黑紙白字,這我從來沒有見到過,再看內容,我差點叫起來,一下站起來,又坐下了,惹得其它編輯都看我這邊。

  我手都哆嗦了,信中寫著。

  【賒店生意信當先,一把怪刀勇無前,賒物賒空賒無錢,一生兩賒永無欠?!?/p>

  幾個意思?

  后面還寫了一句話,歡迎光臨。

  這意思是讓我去了?

  我找任總請假。

  他瞪了我半天。

  “去吧?!?/p>

  破天荒的,讓我意外,我以為要費很多唾沫。

  我開車去縣城,賒店開業了。

  我推門進去,進去我愣住了,是那個女孩子。

  “歡迎光臨?!?/p>

  “這是那把賒的刀,我送還?!?/p>

  “我爺爺沒有給你講規矩嗎?出了店兒的是不能回來的?!?/p>

  這個老頭子真的給我講了。

  “我可以補償錢?!?/p>

  女孩子搖頭,看著我,笑瞇瞇的。

  “那信是什么意思呢?”

  “我爺爺讓我送的,這賒店呢,你一生可以賒兩回東西?!?/p>

  “你爺爺可是說了,只能賒一回?!?/p>

  “實物一回,還有虛的一回,你差一回,你可以選擇?!?/p>

  “我不需要再賒了?!?/p>

  “賒了實物,一定要賒虛的一次?!?/p>

  “這個規矩可是沒有講?!?/p>

  “這個不在規矩之內,現在說也不算晚?!?/p>

  “那虛的是什么?”

  我竟然問出了這么一句話來。

  “虛的東西,有情感,情感包括快樂,痛苦一些的,還有就是……”

  女孩子看了我一眼,沒往下說。

  “還有什么?”

  女孩子坐下了,泡上茶。

  “你坐下吧,喝一杯茶,我叫柳惠?!?/p>

  “柳惠你好,我叫羅山,這事我們得好好談談?!?/p>

  柳惠笑著,一直就是那樣,讓我有點不敢看了。

  “這刀的事情,讓我害怕,當初我是誤進了,也是理解錯了意思,我……”

  “進來的人,能賒走東西的人并不多,這事你就不用再說了,肯定是不行的?!?/p>

  “能告訴關于賒店具體的情況嗎?”

  “慢慢的你就會知道了,這種事情,你也不要往外講,沒有什么好處的?!?/p>

  “那讖詩【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獨狼只向前,一給人生一畝田,一我一你總有嫌?!?,我弄明白了,把命給我,我也不欠你們的命,這個什么意思呢?”

  “你很聰明,讀懂了?!?/p>

  “我不聰明,別人提醒我的?!?/p>

  我想,我特么的要是聰明,就不會掉進這個大坑里了。

  “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必須還要賒一件虛的東西?!?/p>

  “對?!?/p>

  “虛的東西還有什么?你剛才的話并沒有說完?!?/p>

  “你不要那么緊張好嗎?沒有什么事情的?!?/p>

  我心想,能不緊張嗎?我就沒有遇到過這么奇怪的事情,甚至聽說都沒有聽說過,竟然有這么一個賒店。

  “賒店除了情感能賒之外,還有靈魂,還有更多的東西,你想不到的?!?/p>

  我差點沒跳起來。

  “靈魂?”

  “對呀,人死后都有靈魂的?!?/p>

  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渾身發冷,開特么的玩笑,這就是要我的命了,這是想嚇死我?

  “你是在開玩笑對嗎?有人在開我的玩笑,嚇我,對嗎?”

  柳惠搖頭。

  我擦了一下頭上的汗。

  “我暫時沒有想到要賒什么,其實我什么都不缺?!?/p>

  “等你需要的時候,可以來?!?/p>

  我站起來。

  “謝謝你的茶,很好喝?!?/p>

  我離開了賒店,回市區,給任總打了電話。

  “任總,您一定要出來?!?/p>

  任總猶豫了半天。

  “我知道是什么事情,我不會幫你的,自己決定怎么做?!?/p>

  任總掛了電話,我聽出來,似乎有害怕的意思。

  我回家,躺在床上,我要找誰幫我呢?

  那個柳惠說,不讓我和其它的人說,不然會惹上麻煩的。

  所有的一切讓我不知道何去何從。

  第二天上班,有人打我手機,陌生的號碼。

  我接了。

  “您好,我想買您手中的那把刀?!?/p>

  我愣住了,這把刀除了任總知道之外,沒有人知道。

  我想了半天,把刀賣掉,那就等于給了別人,我不賣,賒,然后讓那老頭找這個人要去,寫一個協議,是一個好辦法。

  “不賣,賒給你,寫協議?!?/p>

  我不多問。

  “可以,電子協議我馬上發到你的郵箱,那刀你就放在你單位第二條街的一個廢棄的塑料桶里?!?/p>

  協議十分鐘就發來了,我看了,沒問題,似乎這個人對這個很懂。

  我拿著報紙包好刀,送到了那個塑料桶里,平時還真的沒有注意到。

  我回來,坐在椅子上走神,任總敲桌子。

  “放空呢?”

  我看稿子,改稿子,一直到下班,我把刀轉出去了,也沒有輕松,這規矩老頭可沒說。

  幾天來,沒有什么麻煩,我的心情也稍放輕松了一下。

  我自己坐在小酒館喝酒,我沒有女朋友,男朋友也就上學時候處的那幾個,都在外地,人家都沒有回到這四線的小城市來,只有我沒有出息,回來了。

  我喝著酒,那柳惠進來了,我一下就站起來了,感覺不好。

  柳惠永遠是笑瞇瞇的樣子,她坐下了。

  “可以嗎?”

  “可以?!?/p>

  我又點了兩個菜。

  “我來就是找你的?!?/p>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兒呢?”

  “你總是喜歡來這家小酒館?!?/p>

  “什么事情?”

  “那把刀你要拿回來,因為那把刀可以保你一命,你命中有一劫,要回來后,你要帶在身上?!?/p>

  “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p>

  “你聯系上這個人就行,你就說,不賒了?!?/p>

  “你爺爺回來了嗎?”

  “還沒有呢,不知道會什么時候回來,每年都會出去一次?!?/p>

  閑聊,我知道柳惠在賒店里幫著爺爺,沒事的時候,看看書,喝喝茶,基本上不會離開縣城的。

  半個小時后,柳惠要走。

  “我送你吧,縣城離這兒也不近?!?/p>

  “我自己開車回去,車在那邊的停車場,就不麻煩你了?!?/p>

  柳惠走了,我坐在那兒接著喝,那刀能救我一命?

  猶豫了有半個小時,我給那個人打電話。

  那個人真的接了,我說收回那刀。

  這個從猶豫了半天。

  “半個小時后,還是那個塑料桶,去取?!?/p>

  這個人顯然非常的不高興,如果他喜歡,應該是不會給我的,但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有那把刀的呢?

  那應該是知道賒店的事情,至少是有聯系的。

  我拿到了那把奇形怪狀的刀。

  第二天上班,我琢磨著,這樣肯定是不行,得盡早的擺脫,不然就會出大事。

  那怎么擺脫呢?不能去找賒店,那一點用也沒有,他既然讓你進去了,就沒有道理讓你出去,我感覺自己像獵物一樣,被獵人給捕捉了。

  那么這個突破口在哪兒呢?

  我想到那個買刀的男人,任總編肯定是不會幫我了。

  我給那個男人打電話,竟然空號了,發郵箱,竟然退回來了,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對于這個有百年的賒店,我真的一點也不知道,那是一個縣城,只去過幾次。

  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我似乎掉進了一個什么坑里,沒有人來告訴我。

  我不去想,也不再去那個縣城,那把刀我是猶豫再三,還是帶在身邊,柳惠的話確實是讓我緊張,能救我一命,這話可信度有多少呢?

  十多天了,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也許這是在嚇我吧?

  也許真的就是一個玩笑。

  我坐在桌子前,看著其它的同事,感覺他們都是跟我開玩笑的人。

  任總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我身邊的,敲桌子,然后吼我。

  我乖乖的干活,把活交了,我說晚上請他吃飯,他讓我滾。

  我滾了,自己在街上走著,沒有女朋友,二十八歲了,回家父母就會嘮叨我找對象的事情,心煩。

  進酒館喝酒,工作相對輕松,只是感覺心挺累的。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感覺自己有點喝大了,回家。

  剛要走,兩個小子過來了。

  “哥們,借倆個錢兒花?!?/p>

  我知道這個借是什么意思,年紀十八九歲,這樣的孩子我是惹不起,不計后果,他們剛才就坐在那邊的桌子上,不時的看我。

  我把錢包拿出來。

  “錢拿走,其它的留下?!?/p>

  我知道,走后再報警,這是對自己的保證,現在監控頭四處都是,沒有這樣傻的孩子。

  一個人拿起我的錢包,打開翻了半天,不到一百塊錢,我的錢都在支付寶里。

  “小子,那就轉賬吧?”

  “轉賬,如果我報警,那警察就能查到你們,有轉賬記錄,這個肯定不行?!?/p>

  “老幫子,叫板是不……”

  另一個小子陰陰的,一直沒說話,沒料到,速度極快的,上來就是一刀,往下扎,然后就跑了。

  我去他大爺的。

  那一刀竟然扎到了那把刀上,在褲子兜兒里,如果扎進去,估計正是大動脈的位置。

  這兩個小子我看就是初犯,我拿起錢包往外走。

  老板報的警,其實,我是想放他們一馬,抓住,青春就沒有了,我想他們只是喝酒了,一時的糊涂,醒了他們會后怕,自責。

  回家看那刀,上面有一個白點。

  他們確實是初犯,不然這一刀扎沒有扎進去,扎到什么地方,他們應該是知道的。

  這刀就是這樣救了我的命嗎?

  我完全的不清楚。

  第二天上班,剛坐下,柳惠就進來了。

  “羅老師,送稿子,寫的不好,多多指點?!?/p>

  “坐吧?!?/p>

  “不了,有空到縣里去,我請你喝茶?!?/p>

  “好,慢走?!?/p>

  我看著柳惠走了,她已經離開辦公室了,還那樣看著,說實話,我喜歡上這個丫頭了。

  但是,她是賒店主人的孫女,這讓我害怕,我對那個世界是不了解的,這個柳惠能看得出來,并不討厭我,我要進一步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