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狂暴神尊

狂暴神尊

葉云寒 著

連載中免費

  狂暴神尊小說免費閱讀,葉云寒無刪減,男主角是葉云寒的小說叫做《狂暴神尊》,這是作者夢無塵創作的一部長篇男頻玄幻小說,全文講述的是葉云寒穿越重生六千年之后,身上多了一件神器萬念珠,可操控生靈情緒,更可號令諸天神佛,以此為引,葉云寒征戰天下,無所不能,卻在最后發現,一切不過是陰謀的開始。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狂暴神尊小說免費閱讀,葉云寒無刪減,男主角是葉云寒的小說叫做《狂暴神尊》,這是作者夢無塵創作的一部長篇男頻玄幻小說,全文講述的是葉云寒穿越重生六千年之后,身上多了一件神器萬念珠,可操控生靈情緒,更可號令諸天神佛,以此為引,葉云寒征戰天下,無所不能,卻在最后發現,一切不過是陰謀的開始。

免費閱讀

  葉云寒見到怕事的王執事被自己一指嚇得扭頭跑了。尷尬的橫指揉揉鼻頭,干笑兩聲道:“咳咳,他是怕你,不是怕我哦!”

  張老隨著葉云寒的笑聲,也呵呵笑出聲來。

  “若真如你所言,你這孩子才十六歲,煉藥見地就如此深刻,那真是前途無量??!”張老笑著對葉云寒稱贊道。

  但張老心中仍是疑慮不解,這般煉藥神通見識,如若真是十六少年,傳出去恐怕天下無人會信,不過他若真是不想透露也就罷了。

  葉云寒聽張老稱贊的話語,不置可否,笑著點頭,看著張老,就當回應了。

  張老是煉藥師,性情本就灑脫,如若葉云寒透露真實身份,展現自己強悍的煉藥實力,恐怕張老并不會礙于年齡這世俗偏見,真就拜師葉云寒了。

  張老忽然想到承諾給葉云寒的儲物戒,就忙慌著要將儲物戒摘下來,送給葉云寒。

  葉云寒看在眼里,念在心里,暗想:這張老果然是正直之人,并未看到自己年齡尚小就想要圖謀不軌獲取煉藥知識,此刻更是急忙履行承諾,要將這儲物戒贈與自己。

  早已打定主意的葉云寒上前一步,哈哈一笑,伸手按住了張老的手道:“老先生客氣了,是否現在就要贈與我儲物戒,然后咱們一拍兩散,再無瓜葛了呢?”

  張老不知年輕人這是何意,趕忙解釋道:“葉小弟嚴重了,我豈是那般忘恩負義之人,才得了你的實惠,就要與你劃清界限,只是這儲物戒是事先就答應了你的,怎能說話不算數呢?”

  “張老果然是爽利之人!那在下現在有一事相求,不知張老能否替我解憂?”

  此刻,葉云寒的臉上滿是誠意,這張本就不錯的皮囊,又噙著十分的笑意,讓人警戒不起來。

  張老聽聞葉云寒竟有事相求,正愁以后不知如何與他保持聯系呢,這下可是正中下懷,愈發爽利的道:“葉小弟盡管說,若我能辦到,定當竭盡全力!”

  “不知張老可曾聽說過‘淬體丹’?修煉之人服下,可不經境界提升,直接錘煉肉體,使肉身強度先于境界提升,打下強橫肉身,也更利于境界的攀升?!比~云寒毫無保留,一口氣道來。

  早在剛才,葉云寒出來煉藥室,就已經打定主意,要讓張老替自己煉制一枚淬體丹,用來盡快提升實力。

  此言一出,又是讓張老一番驚奇!

  天地間竟然還有如此靈丹妙藥,竟能使肉身修煉提前于境界的提升。張老愈發對葉云寒感到好奇。

  張老粗粗的眉頭緊皺,仔細思索,腦海中的確并無此等丹藥的記載,只得搖頭道:“還真沒有這等靈藥,不知葉小弟為何如此發問?”

  意料之中的葉云寒,直截了當的說:“我有淬體丹的藥方以及煉藥細節,還請張老這位七品靈丹師援手,用您的藥材和您的深厚功力助我練出淬體丹。不知可否?”

  想要成為更高級別的煉藥師,除了要有過人的天賦,對藥草的深刻感知,還有一點必不可少,那就是廣閱藥方。只有這樣,才能從中獲取前賢大能的煉藥感悟和草藥感知,從而提升自己煉藥實力。

  張老聽聞此言,緊鎖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充滿興奮之色,連聲道:“好!好!我當然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要知道,一位煉藥師,尤其是越來越高級的煉藥師,想要獲得充分的煉藥感悟,就要廣泛見識神奇藥方,這淬體丹的藥方,絕對會比剛才的悟心丹來的更加珍貴,張老此時是興奮不已??!

  “那好,還請張老重新進煉藥室開爐練丹,我會為張老提供淬體丹的藥方,另外在一旁指點張老。還有,請張老莫要再問我這煉藥見識的來歷,以及我這藥方從何而來。想必您也看得出,我現在的境界的確只是元武四重天,操持不了煉藥所需的火焰?!?/p>

  葉云寒如實對張老說明情況,就是要打消張老的疑慮,讓他放心煉制,也是對他的信任。何況,這對張老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機遇。

  張老聽葉云寒一席話,不由得驚訝更甚,可既然人家那么信任自己,對自己又無壞處,何樂而不為。

  “葉小弟莫要見怪,剛才我的確是問的多了些。好!現在我們就開始練丹!”張老說話之余,就開始著手準備練丹。

  葉云寒看到張老的反應,也是很高興。

  “百年龍甲獸魔核一枚!”

  “石露銀散,兩錢!”

  “一百五十年天丹草五株!”

  …………

  葉云寒不斷地報出煉藥所需草藥,所幸張老儲物戒存量頗豐,樣樣都有,而且還能準備出雙份來,以備萬一。

  然后就是煉藥,個中細節,葉云寒每次都能恰到好處的的提醒給張老,讓這丹藥達到更高品階。

  這淬體丹畢竟是高品階丹藥,以張老的實力煉制還是有些吃力,不過這已經是葉云寒刻意為他降低了難度了。

  此刻已經到了煉藥最后階段,刻藥紋。

  還好,有葉云寒照應,勉強算是將藥紋刻畫上了。

  張老此時已經是筋疲力盡,靈力也將要揮發殆盡了,不僅額頭冒汗,雙腿更是發顫,臉頰發黃,不過一直撐著!

  終于!

  丹藥煉成!一顆晶瑩剔透的碧綠色丹藥發出蒙蒙亮色,令人心曠神怡。

  “張老,辛苦了!還請休息,事不宜遲,我要趕快服下丹藥,還請張老照應?!?/p>

  葉云寒急切得抓過丹藥,急忙盤腿坐下。一旁的張老也是趕緊休息,恢復靈力,此刻雖是勞累,不過這珍奇的藥方與煉藥感悟更是令張老獲益匪淺??!

  服下丹藥的葉云寒,此刻明顯感受到了這碧綠丹藥的強勁力道。

  感覺一股強橫的靈力,順著身體脈絡通向四肢與五臟。這霸道的藥力橫沖直撞,讓葉云寒感覺撕心裂肺得疼痛,不過也就是半個時辰而已,藥力已全部消散,進去體內。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也轉換為了充沛的靈力。

  與此同時,萬念珠也運轉開來。

  慢慢吸收周圍斗志昂揚的情緒,逐漸匯聚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首先是距離自己最近的張老,此番機遇,讓張老對煉藥一途信心倍增,煉藥感知不知提升多少!信心感爆棚!

  其次是隔壁的一位中年大叔,阻礙了自己十年的境界終于在一間高級修煉室中突破了!大叔激動的淚流滿面,對修煉又重拾信心!

  然后是遠處街道的賣藥材的商人,今天藥材賣出不少,日進斗金吶!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又能多娶倆媳婦兒不是!美好生活??!

  …………

  這些情緒之力匯合藥力共同錘煉著葉云寒的肉身,使之不斷強橫,甚至要突破境界!

  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修煉葉云寒周身的動靜開始平息。

  猛的!

  只見葉云寒倏忽從修煉狀態中退出,雙眸爆出凌厲的光芒,猛的站起來,長吐一口濁氣,連骨骼都“嘩啦啦”的響起來。

  葉云寒發出全力對著地面一擊,整個小臂都沒入了石板中,破碎的石屑瞬間飛射出去。

  那種強大的肉身感覺,令葉云寒爽透了!

  稍微感知一下,忽然發現,竟然帶動了境界的提升!

  元武六重天?。?!

  沒想到藥效這么強勁,真是出乎葉云寒意料,一下提升了兩個境界!

  “哈哈哈,天助我也!”

  葉云寒不由得大笑起來。

  一旁的張老也被驚動,趕忙起身,發現葉云寒實力提升,也是趕忙道喜。

  “葉小弟天資聰穎,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張老這是由衷的贊嘆??!

  “這都是張老的幫助??!葉云寒在此謝過張老!哈哈哈”

  葉云寒也的確是發自內心的激動和感謝張老!

  看著葉云寒的突破,張老此刻心中愈發的對葉云寒感到好奇,或許,還夾雜著些許的敬畏。這種感覺,讓張老自己也說不清,搖搖頭,打消這種想法。

  “他畢竟是十六歲少年,功力又這么弱,就算是煉藥宗師隱居在此,也沒什么好怕的,看來是多慮了。以后只要和他處好關系即可?!睆埨线@般想著。

  張老心中是不會有半分害人之心的,相反,他很樂意看到楓葉城中能走出這么一位天才。

  就在二人暢快交談之時,門外忽然傳來侍衛的聲音。

  “葉公子,葉家家主在城西舊宅有要事找您,還請您迅速趕去?!?/p>

  葉云寒聞言,收斂興奮神色,略一思索,“舊宅?父親為何在那里找我?又有什么要緊事?”

  張老聽是葉云寒父親找他,也是趕忙對葉云寒說:“葉小弟若有要事,就請先去吧,我還要在此忙一會兒。許諾贈予小弟的儲物戒,日后定會送到府上?!?/p>

  “好!多謝老先生!在下先告辭了?!?/p>

  話罷,葉云寒開門出了煉藥室。

  四下尋人,卻是不見侍衛蹤影。

  “什么侍衛,這么不稱職!這就跑了難道?!”罵罵咧咧的葉云寒怨氣頗重。

  無奈,那就只身趕往城西舊宅吧。

  …………

  與此同時。

  蕭家,偏僻處。

  兩個黑衣勁裝打扮的年青人,垂首站在一名妖嬈女子前。

  女子悠悠開口,嗓音嫵媚動聽,然而話語確實絲毫不帶感情。

  “蕭金蕭木,你二人現在已經是族中罪人,但祖父開恩,讓我來傳話?,F在有任務交給你們,若能完成,也算戴罪立功,這禁足的處罰自然也就免去了?!?/p>

  這女子,自然便是蕭青璇。

  而這垂首的兩名黑衣男子,是一對雙胞胎,哥哥名蕭金,弟弟名蕭木,也是蕭家族人。不過是因是偏房,母親死的早,且這二人又是性情偏激,性格歪邪,平日里壞事做盡,沒少丟蕭家的臉。

  前幾日兄弟倆更是將另一家族,一名姿色不錯的小丫頭玷污。被人找上家門堵住門口臭罵。祖父蕭廣一怒之下禁足二人一年,免得再出去丟人現眼。

  “對嘛!我倆這元武六重的境界,就這樣白白待在家里干嘛???祖父當時也就是一時氣惱,做給人家看罷了,我想也不會真就禁足我們一年的。對吧二弟?”老大蕭金,抬頭笑嘻嘻的說,絲毫沒有改悔的覺悟。

  “對對對!大哥說的對,祖父肯定是一時氣惱罷了,我就說嘛,過不了兩天我們就能出門了?!倍苁捘靖ь^,如出一轍,也是不知廉恥的笑容。

  蕭青璇如今只是元武五重天的境界,雖然境界低于二人,但膽識與謀略卻是蕭家年輕一輩中的翹楚。

  且現在又有將要與城主府少城主楚爭鳴訂婚的消息傳出,蕭家上下儼然將其當成家族未來棟梁培養,一時蕭青璇在家族地位無人能比。所以此刻才能在這里對蕭金蕭木二人頤指氣使。

  蕭青璇對這二人也是厭惡的緊,不想多說一句話。此時趕緊交代任務。

  “不要啰嗦,這里是家族重寶,裂石弓!祖父派你二人去城西埋伏葉云寒,務必在那里將他截殺!”

  “裂石弓?!哈哈這可是家族重寶啊,平日里我倆都沒機會能見??磥磉@趟任務非同小可啊?!?/p>

  蕭金蕭木哥倆見蕭青璇遞過來的一張漆黑巨弓,眼都直了。興奮的直搓手。

  “家族已經安排人,將葉云寒誘至城西荒蕪地帶,到時候你倆趁夜色,將其擊斃,也算你倆立功。我想,憑借二位兄長元武六重的境界,再加上裂石弓一定可以得手對吧?!?/p>

  蕭青璇刻意發出嫵媚聲音,轉換態度,嬌滴滴的對二人言語,激動的二人滿臉漲紅,剛才巨弓帶來的興奮,此刻都抵擋不住這妖嬈女人的誘惑。

  “是是是!我二人一定辦到,青璇的事就是我倆的事,一定辦到,一定辦到?!笔捊鹗捘径说谋砬?,猥瑣至極。

  內心厭惡的蕭青璇仍裝模作樣,“那就勞煩兄長了,還請快去快回,青璇可等著你們的捷報呢?!?/p>

  聞言的二人,像是被灌了迷魂湯一般,快速退去趕去了城西設伏。

  此時已經入夜。

  月光如水,靜悄悄的流瀉開來。

  城中的閣樓商鋪都被一層薄薄的月色籠罩。偶爾,幾棵高大的樹木,迎著微微的風搖曳生姿,樹影婆娑,更添幾分夜色動人。

  從煉丹室到城西舊宅有著不近的距離,幾乎就是從城東到城西了。

  葉云寒想起,城西的舊宅還是昔年,葉家尚且勢單力薄時,所蝸居一隅的家族所在,自從葉家開始強大起來后,就舉家族搬遷到了現在的規模更大的地方。

  而且聽說,現在城西大部分已經荒蕪,幾乎沒有什么人居住在那里了。想必也是雜草叢生,乞丐聚居之所了。

  葉云寒實在想不通,父親為何要在這個時候要自己趕往那里。

  莫非…………

  想到這里的葉云寒面露狡黠的微笑,竟是自顧“嘿嘿”笑了起來!

  “莫非父親忽然意識到了這些年對上一個“葉云寒”的虧欠,想要在自己慢慢強大起來后悄悄彌補回來?”葉云寒思前想后也就想出了這么一個尚且說的過的理由,。

  “嘿嘿嘿,是功法?丹藥?還是妙齡女郎?我倒是要好好過去瞧瞧??!”

  葉云寒對自己現在這個名義上的父親葉澤雖然并無感情,而且他也肯定拿不出自己看得上眼的功法秘籍,但畢竟是父親,還是恭敬一些好,趕緊過去就是。

  哼著小曲兒,想著自家丫鬟豆蔻的美妙身軀,葉云寒屁顛顛的趕往城西去。

  行了大約半個時辰,七拐八繞的,終于來到了城西所在的區域。

  果真是荒草叢生,已經沒有人家在此居住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借著月光,勉強看到地上瓦礫,碎石屑,倒塌的房梁。就這,也還是憑借葉云寒日益提升的實力,明眸精目才看的清楚。

  葉云寒也懶得管那里是路,那里是宅院,大踏步的往前走,憑借記憶找尋這原來的葉家門庭。

  又走了約有三分之一柱香的時間,葉云寒此時已經能抬頭望見遠處葉家舊宅的高大樓閣了。

  此刻,月光驀的被烏云遮去,前方竟然越來越黑了,而四周忽然安靜的有些異常,連風吹草動都沒有了。

  雖然以目前葉云寒的元武六重的境界,并不能對四周環境有什么確切的感知。但前世自己可是混元武神,什么經歷沒有,這一世的葉云寒可以說膽識與閱歷,勝得過一切大能老妖了。

  直覺告訴自己,所謂有人讓來這里見父親,恐怕是個圈套。

  而現在!自己估計已經中了埋伏。

  葉云寒當然希望是自己的直覺出錯了,那樣自己現在轉身就逃,應該還有逃脫的機會。

  怕的就是,敵人已經開始縮緊口袋,而自己已經身在袋中了。

  逐漸警覺的葉云寒愈發小心起來,不動聲色的四處觀察,速度不變,依然向前走去,不過走的卻并非是直線,而是曲線。

  就在葉云寒的路徑馬上要走出一個半圓的時候,兀的,身形突然變幻,速度加快,一個側翻,滾進一間破舊的瓦房中。

  “蓬!”

  葉云寒剛躲閃進掩護中,身后的破舊墻壁中,就猛的被一只破空而來的利箭射入其中。

  整支箭都沒入墻壁,可見這弓箭非同一般。

  顯然,這力道也非常人所及,也必定是武者所為!

  來不及多想,葉云寒趕忙向前撲去,防備著第二支箭。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正是如此。

  “撲!”

  還是躲的晚了些,第二支箭擦著小腿過去,竟是瞬間削去了一大塊肉。

  葉云寒顧不得傷勢,趕忙連續變幻位置,此時又是幾只箭落下,勢大力沉,絕非凡物。

  其中一支箭射向了一塊青石,石頭竟然被炸開,可見威力之大。

  若非今日,葉云寒剛淬煉了肉身,又提升了境界。單單是這一箭,自己小腿恐怕就廢了。

  “媽的!是哪個王八蛋!明擺著要勞資的命??!父親葉廣?王八蛋周雄?蛇蝎蕭青璇?”葉云寒身形變幻,咬牙切齒,腦中冷靜的思考著。

  自從自己來到六千年后,還沒有如此強烈的感受到生死危機,自己可不能就這樣命斃于此。

  葉云寒經過冷靜的思考,認定對方境界必定不會低于自己,且這弓也一定不簡單。所不確定的就是,不知道對方有幾人,還有沒有后手。

  葉云寒決定先示弱,摸一下對方底細。

  果然,隨著稍后的幾支箭落在自己身邊,甚至擦著肉過去,自己都一動不動,還時不時的配合著慘叫幾聲,逐漸再沒有弓箭落下。

  葉云寒趴在地上,感覺到有人踩著雜草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蕭木。蕭木渾身被淡青色薄紗籠罩,靈力外泄形成防御。顯然對目標懷有警戒。

  蕭金兄弟二人看到目標沒了動靜,不知是否射殺成功。于是蕭金擺手示意蕭木上前查看。

  只有十步之遙了,葉云寒此時已經認出了是蕭家蕭木,心中了然,“媽的!又是蕭青璇這個蛇蝎。這次若讓我逃出生天,改日定上門奸殺了你!”

  此時的葉云寒已經接近暴走,還沒有這么憋屈過。被一個女人三番兩次暗算。

  這蕭家兄弟也是平日囂張慣了,趁夜出來截殺竟然也不蒙面。難怪被葉云寒一眼認出。

  五步之遙。

  就在這時,葉云寒猛的從地上跳起,直撲蕭木,憑借強悍于一般武者的肉身,曲臂,以肘暴擊蕭木胸口。

  蕭木沒想到目標境界竟然和自己相同境界,而且速度也是奇快,一時竟是沒能躲過。想要憑借靈力防御硬抗這一下。

  但誰也沒想到,葉云寒的肉身經過淬體丹的錘煉竟然強橫到這一步。葉云寒一擊便擊破蕭木淡青色防御,隨后又是迅猛暴擊,竟然在短短瞬間擊打出幾十下。

  這一切,也就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等到蕭金反應過來,急忙射出一箭時,蕭木已經挨了上百下,此時的蕭木已經吐血不止。

  兄弟二人誰也沒料到,這個葉云寒突然變得逆天強悍。

  就在這一箭將至時,早已察覺蕭金位置的葉云寒突然停手,抓過蕭木身體擋在自己身前。

  “撲!”

  一聲悶響,箭頭瞬間沒入蕭木身體,正中后心!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