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

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

又名總裁大人請賜教 著

連載中免費

  黎欣彤薄景軒薄衍宸小說最新章節列表,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黎欣彤薄景軒薄衍宸)小說無錯文字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為您提供云葉飄飄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這篇小說又名《總裁大人請賜教》、《傾盡一世獨戀紅塵》、《未曾相顧年華里》、《愛你到白頭》,男女主角分別叫薄景軒薄衍宸黎欣彤,主要講述的是黎欣彤以為是她在獄中表現良好才能提前出獄,可后來她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薄家人的手筆,她讓他們嫁給死去的薄家大少薄景榮,而她的未婚夫薄景軒早在她入獄前就和她的好妹妹勾搭到一起了....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黎欣彤薄景軒薄衍宸小說最新章節列表,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黎欣彤薄景軒薄衍宸)小說無錯文字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為您提供云葉飄飄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假面罪妻愛你不容易》,這篇小說又名《總裁大人請賜教》、《傾盡一世獨戀紅塵》、《未曾相顧年華里》、《愛你到白頭》,男女主角分別叫薄景軒薄衍宸黎欣彤,主要講述的是黎欣彤以為是她在獄中表現良好才能提前出獄,可后來她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薄家人的手筆,她讓他們嫁給死去的薄家大少薄景榮,而她的未婚夫薄景軒早在她入獄前就和她的好妹妹勾搭到一起了....

免費閱讀

  為了那兩千萬,黎建國和邱愛華瘋了一樣的討好她,當時的黎欣彤也是傻,她覺得戀愛大過天,不想讓薄景軒背負污點,于是就去頂了罪。

  可一進了監獄,所有人就都換了一副嘴臉。

  整整一年,薄家,黎家,從沒有一個人來看過她。

  薄景軒在她入獄第二天就和黎筱筱睡在了一起,黎建國也是在她入獄第二天就登報聲明他和黎欣彤斷絕了父女關系。

  薄景軒背叛她。

  黎家拋棄她。

  事到如今,她終于看清了這些人的真面目。

  她不想追究他們到底是怎么對她的了?,F在的她,只想把外婆要回來。

  “混賬!那分明是你認罪伏法,誰求你去了!你自己開車撞死了薄景榮,現在出來了想反咬一口,還想污蔑我們?我告訴你,證據確鑿,你別想再把我們拖下水!”

  黎欣彤笑了,薄景軒,黎建國,一個兩個,到底是有多無恥,才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黎欣彤深深吸了一口氣:“我不跟你爭這些,我只要你把外婆還給我?!?/p>

  黎建國冷下臉:“想要你外婆,就先去跟筱筱磕頭道歉,因為你,筱筱在薄家被打的不成樣子,臉都丟盡了?!?/p>

  提起黎筱筱挨打,邱愛華滿臉恨意:“都是你這個賤人!要不是你,我的筱筱也不會挨打,她差點破了相!我要你給她磕一百個頭,再把筱筱挨的打,十倍打回來!”

  黎欣彤氣的整個人都在發顫,所以這兩個人連夜把她身患癌癥的外婆帶走,就是為了把黎欣彤引出來,要她的設計圖,順便給一個罪有應得的黎筱筱賠禮道歉!

  那么脆弱的老人家,時日無多,說不定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他們的心到底是有多狠,才能做出這么喪盡天良的事!

  “好,我答應,但是你必須保證外婆安然無恙?!?/p>

  “你放心,我們只是給你外婆換了一家醫院,只要你乖乖的給筱筱道歉,我立刻就把你外婆送回去。但是如果你不道歉,我就立刻讓人拔了她老人家的氧氣管?!?/p>

  黎欣彤攥緊拳頭,這兩個卑鄙小人!

  “好,我答應你們?!?/p>

  為了外婆,她什么都可以做。

  黎欣彤來到黎筱筱的房間,黎筱筱正躺在床上哀嚎,臉上全是巴掌印,腫的像豬頭。

  黎欣彤看著她,咬著唇,膝蓋緩緩的彎曲下去。

  她告訴自己,只是給黎筱筱磕幾個頭,再挨幾巴掌而已,只要能換回外婆,這些都不算什么的。

  真的不算什么的!

  看著一向高傲倔強的黎欣彤給自己下跪,黎筱筱眼中閃過興奮的光亮,她甚至都等不及要伸手抽死這個賤人了!

  黎欣彤的身后,幾個傭人緩緩走上前,手里拿著棍棒,表情兇狠,只等黎欣彤一跪下,他們把她往死里打。

  就在黎欣彤馬上跪下的時候,馮媽急急忙忙的上樓:“老爺夫人,樓下來了位貴客!說是Red集團的董事長來談合作?!?/p>

  “Red集團?”

  黎建國有些不敢置信,Red集團是最近半年崛起的集團,這個后起之秀直接碾壓了西城所有的產業,直接和薄家比肩,甚至還隱隱的有要壓倒薄家之勢。

  現在黎筱筱已經攀上了薄景軒,他則一直想搭上Red集團的負責人,這樣將來不管薄家和Red集團誰能成為老大,他都不吃虧。

  先前Red集團始終都不跟他接觸,但沒想到,今天他們集團的董事長竟然親自上門!

  這何止是貴客,這簡直就是財神爺??!

  “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趕緊下樓準備水果茶點,迎接貴客!”

  黎建國趕緊拉著邱愛華下樓迎接,全然把黎欣彤給黎筱筱磕頭道歉的事扔在了腦后。

  傭人們把棍棒扔了一地,里面甚至還有刀子,黎欣彤回過神來時,冷汗已經浸透了衣服,她后怕的看著這些武器,慶幸的想著,這個Red集團董事長來的真及時,再晚一點,她可能就完了。

  黎欣彤從地上撿起一把刀子,將刀刃貼在黎筱筱臉上。

  “黎筱筱,現在這里只有我和你,你最好馬上告訴我外婆在哪里,否則我就把你的臉劃爛!”

  “別別別,我告訴你!”

  黎筱筱臉上本就有傷,她怕破了相再也不能討薄景軒喜歡了。

  黎欣彤拿到了外婆的地址,悄悄的下樓,離開了黎家。

  不知是不是錯覺,黎欣彤總覺得身后有一道視線緊緊的凝在她身上,把她看的有些發毛。

  黎欣彤找到外婆,把外婆帶回了莫雙雙的療養院,安頓好老人,莫雙雙把黎欣彤叫了出來。

  “欣彤,我幫你聯系了我師兄,他是腫瘤科的主任醫師,咱們一起去聊聊吧?!?/p>

  莫雙雙的辦公室里坐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俊秀男人,看到兩人進來,男人站起身來,視線落在黎欣彤身上。

  莫雙雙拉著黎欣彤來到男人跟前,“欣彤,這位是瞿華慶,華川醫院的腫瘤科主任醫生,也是我的師兄。師兄,這是我的閨蜜,黎欣彤。師兄,我昨天給你看的就是她外婆的診斷結果……”

  黎欣彤沒有注意到瞿華慶灼熱的目光,心里忐忑的問:“瞿醫生,您好!您能救救我外婆嗎?”

  瞿華慶沉吟了一下:“我們醫院最近進口了一種治療癌癥的藥,療效非常好且副作用小。按照過去的數據顯示,如果堅持用藥,病人起碼可以活兩年甚至更久?!?/p>

  黎欣彤心中一喜,兩年也很好,能偷得兩年跟外婆在一起的時光她也知足了。

  瞿華慶頓了頓接著說,“不過……這種藥的價格非常昂貴。光藥物的價格,大約需要二十萬一個月?!毖韵轮?,還不包括各種護理費和儀器使用費。

  黎欣彤聞言,心涼了半截。

  一個月二十萬,簡直是天文數字。

  曾經她在黎建國的公司里工作,雖然攢了一些錢,但這些錢都用來給外婆交在療養院的住院費了,現在幾乎分文不剩,她現在又沒有工作,要怎么給外婆每個月湊這么多錢?

  可就算再艱難,外婆的病還是得治療。哪怕是讓她多活一天也要竭盡全力。

  “只要能延長我外婆的壽命,再貴的藥都要用?!崩栊劳娜A慶的眼神無比堅定。

  瞿華慶握住了黎欣彤的手:“黎小姐,你放心吧,作為醫生,我一定會盡全力治療你外婆的?!?/p>

  晚上回到薄家,黎欣彤心神不寧的發呆,忽然一只大手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拖進洗手間,把她的手放在水龍頭下面瘋狂的沖洗。

  黎欣彤驚叫:“你干什么!你瘋了!”

  “黎欣彤,誰準你讓那個男人碰你的手的!”

  “什么男人,你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

  “還用我提醒你嗎?在療養院,你和那個男人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嗎?”

  “我清楚什么?他只是關心了我一下而已!”

  “關心你就關心到手上去了,那我關心你,是不是也可以關心到床上去!”

  “你有病吧!”

  “是,我是有??!我要不是有病何必親自露臉去黎家救你!我要是不多管閑事去救你,讓你在黎家挨打,被黎家人打死,正好省的你去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拉拉扯扯!”

  男人用力搓洗她的手,力氣大的恨不得把她的皮都搓掉一層。

  黎欣彤卻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內容:“你剛才說什么?你今天露臉去黎家救我?”

  “那個Red的董事長,就是你?”

  “你以為呢?我堂堂Red集團的董事長,要為了你屈尊去黎家這種芝麻大的地方,可你,你就是這么報答我的!”

  黎欣彤已經聽不見男人的斥責了,她滿心的懊悔,懊悔當時要是回頭看一眼就好了!

  她就能看見他到底是誰了!

  想著想著,黎欣彤心里就有些酸澀起來:“為什么你情愿讓黎建國和邱愛華看你的臉,也不愿意讓我看見你的臉?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見你的臉,唯獨我不可以?”

  “對,唯獨你不行!”

  “為什么!你到底在隱瞞我什么?”

  黎欣彤覺得自己真的快要被他逼瘋了,她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吸引這個男人的,她更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有什么要隱瞞她的。

  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坦誠一點不好嗎?

  “黎欣彤,我長什么樣對你來說就這么重要么?我幫了你這么多次,還不夠讓你對我動心么?”

  黎欣彤決絕的搖了搖頭:“或許之前并不重要,但是現在,很重要,如果不讓我看你的臉,你就給我滾,再也別出現在我面前?!?/p>

  男人看著黎欣彤,聲音陰沉,狐貍面具都因為他的憤怒而顯得猙獰:“黎欣彤,你長本事了!敢叫我滾?”

  黎欣彤紅著眼眶,走到門口,打開門:“出去!”

  男人冷冷的看了她好半晌,就在她以為他又會對她用強時,他邁開步子,走了!

  門,砰的一聲關上,黎欣彤緩緩跌坐在地,不知道為什么,忽然間,心口好痛。

  后來的日子,男人再也沒有來過,黎欣彤每天想辦法在網上做一些設計給外婆攢醫藥費,其他時間都陪著薄夫人給薄景榮上香,磕頭,跪拜。

  日復一日,黎欣彤覺得自己心底好像空了一塊,又覺得自己好像麻木了,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了。

  有時候她會問那個女傭:“他……還好嗎?”

  那個女傭只是白了她一眼,一句話都不說。

  某一天清晨,黎欣彤被急促的敲門聲叫醒,傭人告訴她,薄夫人不行了,叫她過去。

  薄夫人就坐在床上,翻看著一本老舊的相冊。今天的樣子,比上一次見面又憔悴了不知多少倍,曾經風韻猶存的薄家大夫人,此刻徒留一身風燭殘年的皮包骨了。

  寂靜的房間里,薄夫人忽然開口:“知道為什么我沒直接弄死你嗎?”

  黎欣彤搖了搖頭,原來薄夫人對她的恨意還是這么深,她以為日久天長,薄夫人已經忘卻了仇恨,可其實,薄夫人始終都沒忘。

  始終都恨不得殺了她。

  “因為一年前車禍之后,榮兒的尸體失蹤了,我動用了薄家全部的力量,都沒有找到他的尸體,雖然我知道他死了,但是我還是自欺欺人的相信我的榮兒還活著?!?/p>

  “你知道嗎,其實榮兒很早就喜歡你,我之所以要把你抓來跟他冥婚,不僅僅因為你是撞死他的兇手,更多的,我是希望假如他真的還活著,利用你,我說不定能把他引出來。從小我把他逼的太緊,所以他不喜歡我,他總是很想從我身邊逃開,但是你不一樣,只要有你的地方,他一定會在?!?/p>

  “你實話告訴我,到底榮兒有沒有來找你?你告訴我??!”

  薄夫人緊緊的抓著黎欣彤的手,眼中滿是希望。

  黎欣彤驚的說不出話,的確是有個自稱薄景榮的男人,曾孜孜不倦的來找過她。

  可她始終都沒相信他就是薄景榮。

  因為她不相信已經死了的人可以復生。

  如果他真的是薄景榮,那一切好像都說得通了。

  可薄景榮確確實實就是死了??!她親眼看見的??!

  薄夫人看著黎欣彤的表情,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一瞬間變了臉色。

  她拽著黎欣彤,表情越來越猙獰:“你為什么不說?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想霸占我的榮兒,不想把他還給我!要不是你,我就不會和我的榮兒分開,你去死,你去死吧!”

  薄夫人不知什么時候從枕頭下面掏出一把刀,直直的朝黎欣彤胸口刺過來。

  黎欣彤還陷在自己混亂的思緒中沒有反應過來,等看見的時候,刀尖已經到了眼前。

  她瞪大了雙眼,下一秒,便是刀刃扎進血肉的聲音。

  滴答。

  滴答。

  鮮血沿著刀刃滴在地板上,黎欣彤看著眼前戴著狐貍面具的男人,一瞬間晃了神。

  “你真是笨的可以,沒有我,你到底還能干什么……”

  高大的身軀在她眼前緩緩倒下來,薄夫人用力過猛,倒在床上,瞪著兩個眼睛沒了聲息。

  黎欣彤被他壓著,兩人一起跌在地上,摸著男人后背越來越多血,她的眼淚刷的一下落了下來:“不要,不要!你別嚇我,你干嘛出來替我擋刀??!誰要你多管閑事??!你不是走了嗎,干嘛還回來??!”

  那個女傭沖進來,直接扛起男人就走,黎欣彤在后面跟著,沿著一條十分隱秘的小路,幾個人離開了薄家龐大的莊園。

  小路的盡頭停著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幾人上了車,很快,車子就開到了一座比薄家莊園更宏偉的莊園里。

  黎欣彤無心欣賞,她全程陪伴著男人,看著醫生給他縫合傷口,看著他靜靜的躺在那里,像個斷了線的木偶毫無生氣。

  黎欣彤抓著他的手,將他的掌心貼在自己臉上:“對不起,我再也不會跟你吵架了,我再也不看你的臉了,我再也不叫你滾了,你醒過來好不好,我把我自己給你,我什么都給你,好不好?”

  這樣的一個男人,幾次幫她,還舍命救她,她還圖什么呢?

  她還要求什么呢?

  如果這都不足以讓她獻身給他,那還有什么事情才能讓她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給他呢?

  “水……”

  床上的男人輕輕的說了一個字,狐貍面具因為他的虛弱都顯得十分蒼白。

  黎欣彤趕緊起身去拿被子倒水,一回頭,發現男人摘掉了礙事的面具,露出了下面蒼白的臉。

  啪!

  玻璃被子摔在地上,碎成了無數塊。

  黎欣彤難以置信的往后退。

  踉踉蹌蹌的,黎欣彤最后跌坐在了地上。

  她對著那個男人的臉又哭又笑,半晌,她直接起身沖進廚房,拿出了一把刀,朝著他的脖子狠狠扎了下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