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極道狼王于楓楊黎如

極道狼王于楓楊黎如

全文完結加番外 著

連載中免費

  男主于楓女主楊黎如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極道狼王(于楓楊黎如)小說by揩油筆無錯版免費觀看,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揩油筆所寫的男頻逆襲爽文《極道狼王》又名《第一兵王》,主角是于楓和楊黎如,主要講的是一代兵王于楓,為替兄弟復仇越境入獄,五年后回歸都市,大哥做了上門女婿被連連欺辱,自己因入獄身份被所有人鄙夷,于楓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親生父母竟是赫赫有名的京都豪門太子....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男主于楓女主楊黎如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極道狼王(于楓楊黎如)小說by揩油筆無錯版免費觀看,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揩油筆所寫的男頻逆襲爽文《極道狼王》又名《第一兵王》,主角是于楓和楊黎如,主要講的是一代兵王于楓,為替兄弟復仇越境入獄,五年后回歸都市,大哥做了上門女婿被連連欺辱,自己因入獄身份被所有人鄙夷,于楓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親生父母竟是赫赫有名的京都豪門太子....

免費閱讀

  “送大哥出獄!”

  刷!

  一幕望去,黑漆漆的腰背個個如豺狼虎豹,著實難以想象,是什么人才能讓這一群在獄外呼風喚雨的黑夜王者如此敬畏!

  而這幕場景在那穿著一身簡陋衣裝的黃面青年眼里,不過是一眼云煙。

  “起來吧!我不在,你們都給我好好做人,記住,出來后報效祖國,別再去干壞事了!”

  “是,謹遵大哥吩咐?!?/p>

  幾分鐘后,青年在監獄工作人員的帶領之下來到大門口。

  馬路邊上,五輛軍用吉普車??吭谟跅髅媲?。

  車上走下來一名肩抗“二毛三”的中年男人,神情嚴肅地走來,接著敬了個標準的軍姿。

  于楓立馬立正,全身繃直!

  “恭喜你出獄,整整五年了,狼牙總算等到你這位狼王出獄,怎么樣,回隊伍繼續帶那幫小兔崽子吧!”中年男人率先邀請道。

  于楓沉聲道:“不了,像我這種進過監獄的,還是不給狼牙抹黑比較好?!?/p>

  “抹黑?”

  中年男人眼睛一瞪:“你說屁話呢!狼牙以你為驕傲,我也以你為驕傲,進過監獄怎么了,你是替兄弟報仇,又不是干什么偷雞摸狗的事情……”

  “老大!”

  中年男人話沒說話,于楓打斷了。

  “謝謝你老大,狼牙是我的故鄉,我就算離開,也會記在心里,這幾年承蒙你托關系在監獄里照顧我,我感激不盡,但我意已決,您就讓我去過自己的生活吧!”于楓語氣無比誠懇。

  中年男人皺起眉頭:“可那兩位圣人怎么辦?他們一位是武道宗師,一位是醫道大國手,眼下他們都在閉關,如果出關后發現你退伍,我怎么交代?”

  “師傅那我到時候自己會去解釋?!庇跅鞑幌肼闊?,主動說道。

  “行吧,你都這樣說了,那就由著你,對了,你是準備去江城是吧!那里我有幾個老朋友,你順便去替我拜訪一下,這里有幾份信你帶上?!?/p>

  說罷,中年男人從懷中拿出幾張準備好的信封直接塞進于楓的行李包里。

  于楓心微微一顫。

  他明白,這幾張信絕不僅僅是拜訪那么簡單。

  他的這位老大人,是在動用自己的私下關系,給自己介紹江城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給他幾個好去處選擇。

  “謝謝老大!”

  “上路吧!別提什么謝不謝的,當初若不是你付出上法庭的代價越境殺掉那些王八蛋,狼牙的威名早就丟光了,該是我感謝你才對?!敝心昴腥藝@了口氣,轉身走上車。

  這歲月匆匆,各有前路。

  于楓在原地感慨許久,隨即去往火車站,準備前往故鄉江城市!

  ……

  ……

  三個小時過后,位于江城市市中心的中心街道上,一輛白色寶馬五系飛馳行駛著,車里傳來一名三十多歲男子熱情的聲音。

  “弟弟,你可算是出獄了,別有心里負擔,到了哥家就跟自己家一樣,你雖說是爸媽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但也是我看著長大的親弟弟,不用見外?!?/p>

  坐在駕駛位上的是于楓的大哥,于山。

  從小于楓就是孤兒,六歲被農村出身的于家收養長大,不管是父母還是大哥,都待他如親人。

  對此,于楓也把他們當作親人一樣看待,只可惜自己在當兵的前一年,養父母……去世了。

  只留下一個大哥!

  “謝謝你大哥?!?/p>

  “謝什么,咱們是兄弟,等會到家之后帶你見見你的侄女,那可是個可愛的小精靈鬼!”于山一臉溺愛的說道。

  “侄女?原來……大哥都結婚生子了啊,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我什么禮物也沒準備……”

  “不用準備,馬上就到家了,沒事的?!?/p>

  說話間,兩人就駛進一處豪華小區。

  沒過一會兒,車子就挺在一棟外觀看上去無比高貴洋氣的別墅外。

  “來來來,進家門,大哥出來前就準備好飯菜了!”于山迫不及待地下車幫于楓收拾好行李,帶著他往家門里走去。

  他拿出鑰匙,打開門。

  “咔嚓!”

  輕輕將門推開,一雙柳葉吊梢眉配合那丹鳳眼里的銳利目光立刻印入于楓的視線里。

  飯桌前,一名雙手抱胸,相貌美麗,身材高挑卻穿著職業西裝的女子翹著二郎腿,正經危坐在飯桌前。

  “額……”

  于山表情一愣,沒想到這時候老婆會在家。

  “雨……雨霜,你怎么……”

  “這是嫂子吧!”于楓當即識別出這名女子就是嫂子,趕緊彎腰問好道:“嫂子好,我是于楓!”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一個作奸犯科吃牢飯的人渣,你們于家那點破事我早就知道了?!备哂晁洳欢〉卣f道。

  “雨霜,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弟弟第一次到家,你這樣說太不近人情了吧!”于山瞪起眼睛,斥責道。

  “啪!”

  不料下一秒,高雨霜頓時炸毛,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來,嚇得沙發上那穿著公主裙的小女孩渾身都緊繃起來。

  “我不近人情?于山,我看是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你別忘了你只是我們高家的上門女婿,你能開豪車,住別墅,在大公司里當經理,都是我高家給你的!”

  “這棟房子的名字上也沒寫你的名字,沒經過我同意你有資格擅自帶人回家嗎?是不是我今天中午不回來,你都打算把你這個人渣弟弟安在家里住下?”

  “是嗎?”

  什么?

  上門女婿?

  于楓心里一怔。

  于山被說得臉立馬漲紅起來,在弟弟面前一點面子也不給,還當著他的面說于楓是人渣!

  “高雨霜,你太過分了,他可是我弟弟,你可以不把我當人,但是你要尊重我弟弟!”于山氣得雙臂顫抖。

  “滾,那是你弟弟,一個被撿回來的弟弟,你當我不知道?我這個家不歡迎進過監獄的人渣,要么他走,要么你和他一起滾蛋?!?/p>

  高雨霜絲毫不留情面,指著大門就開始趕人。

  這可把于山氣的!

  上門女婿怎么了,上門女婿連在自己家招待弟弟歇息一晚的權利都沒有是嗎?

  “高雨霜,我跟你……”

  但就在于山剛想沖進去真正當一回男人的時候,沙發上,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

  年僅五歲的高羽若吐出一口黑血。

  “媽媽……媽媽……”

  高雨霜轉頭看去,頓時大變臉色。

  “若若!”

  緊接著,高羽若兩眼一黑,昏倒在沙發上。

  “不好?!庇跅靼櫰鹈碱^,立刻沖進去!

  幾步間,于楓趕在高雨霜前面就來到沙發前。

  他輕輕打開小女孩的眼皮,查看到那眼眶中滿是血絲,這是——異毒!

  “你干什么!滾開,人渣!”

  高雨霜哪里知道于楓是在為自己的女兒看病,見他動手動腳,當即怒色上涌,一個巴掌狠狠扇在于楓的后腦勺!

  “啪!”

  接著,于楓被推倒在地。

  “老弟!”

  于山快步趕來,揚起臉色:“高雨霜,你太過分了,你憑什么打他?!?/p>

  “打他怎么了?你沒看到你這個人渣弟弟對若若動手動腳嗎?若若都昏倒了,你不打電話叫救護車過來罵我?于山,你腦子進水了是嗎?”

  高雨霜更加潑婦,轉頭雙手叉腰指著于山的腦袋就罵道。

  那口氣,仿佛平常的日子里都是這般似的。

  于山握緊拳頭,他欲要爆發,不想于楓擺擺手,揉了揉后腦山笑著說道:“沒事哥?!?/p>

  繼而就見他對高雨霜說道:“嫂子,我是在給侄女看病,若若這是中毒的表現,必須馬上醫治,我可以行針逼毒,能給我找個安靜的地方嗎?”

  “你?”

  高雨霜居高臨下地打量于楓幾眼,瞧這一身破爛的穿著,還行針逼毒?

  “得了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貨色,剛出獄的人渣也會醫術?別等會把我女兒治壞了,于山你愣著干嘛?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

  “不行,現在打電話來不及,等救護車到了侄女都快沒氣了?!庇跅骶o張地提醒道,一邊從背包中拿出隨身攜帶的銀針。

  作為華國享受最高禮遇的醫道大國手唯一的關門弟子,于楓看面色就能推斷出病情。

  時間,刻不容緩!

  “你烏鴉嘴是嗎?再說一句我撕爛你的嘴,馬上給我滾……”

  “雨霜,快……快看,若若……若若的臉……”

  就當高雨霜還想把于楓趕出家門時,于山像是見了鬼一般指著高羽若的小臉蛋。

  順著手指看去。

  只見沙發上,若若的小臉呈現出一種異樣紫色,好像窒息一般,從脖子根一直蔓延到額頭,恐怖極了!

  “不好!”

  大事不妙。

  于楓管不了那么多,這可是自己的侄女,就算大嫂再怎么對他,孩子總歸是無辜的。

  醫者傳承,懸壺濟世!

  他連忙雙膝跪在沙發前,把高羽若平翻在沙發上,解開胸前的紐扣。

  “若若!于楓你個人渣,你要干什么,給我滾開!”

  高雨霜伸手又要去打,卻在下一秒,于楓側頭看來,急切地吼道。

  “住嘴,你要是不想若若窒息,給我閉嘴!”

  那一聲,洪亮無比,充滿霸道!

  霎那間,高雨霜全身一震,猶如面對一頭孤狼,頓時呆滯在原地。

  “雨霜,你就讓老弟試試,他既然這么說,,肯定有一手,咱們若若都這樣子,叫救護車哪里來得及!”

  于山也連忙勸解道,他了解于楓,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你……你……”

  面對兩個大男人,高雨霜氣得無話可說,她狠聲道:“于山,你可真是好樣的,我警告你,如果若若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讓你和你弟弟去坐牢,一輩子都毀在監獄里!”

  “不用,假若侄女出了事,我以命償還!”

  于楓語氣堅定地回答道后,馬上捻起一根細若發絲的銀針在點燃的酒精燈上晃了幾下,然后插進若若胸前一道天官穴上。

  七針逼毒!

  于楓屏住呼吸,按照此針法的步驟將其余六個穴位占滿,繼而丹田運氣,一股勁力順著他的手指從銀針涌入若若的身體。

  這對于早已步入暗勁后期的于楓來說算不了什么。

  只希望,若若能承受住這股勁力。

  “有沒有用啊,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別耽誤時間,我馬上叫救護車!”高雨霜催促道。

  她話音剛落,高羽若突然睜開眼睛。

  “醒了,醒了!”于山喜出望外。

  “快,拿盆子!”

  于楓喊道。

  “我去,我去?!庇谏竭~開步子就跑到廚房把臉盆拿出來。

  回到沙發前時,于楓把若若抱在自己的雙腿上:“若若乖,等會叔叔把銀針取出來,你就吐,能吐多少吐多少,知道嗎?”

  若若點點頭。

  說完,于楓把臉盆放在若若身前,手如雷電,迅疾取下七根銀針。

  “嘔……”

  銀針取下的瞬間,若若只覺一股嘔吐感如瀑布般翻江倒海而來。

  她吐出一灘黑血。

  其中還伴隨著一些消化到一半的食物,而這些食物甚至散發著腐爛的味道,呈現出嚇人的紫黑色!

  大約持續了三分鐘。

  若若的臉色終于恢復正常。

  還真有兩下子?。。。?!

  高雨霜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看待于楓的眼神立馬變了。

  “媽媽……媽媽……”

  若若哭喊著求抱抱。

  “乖,媽媽在?!备哂晁獜挠跅魇掷锝舆^孩子,趕緊安慰起來。

  見到孩子沒事,高雨霜心里的憤怒不知不覺消散了許多。

  “看吧雨霜,我弟弟有本事吧!”于山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迫不及待地問道。

  高雨霜性格傲慢,哪里那么容易低頭。

  可于楓確實救了女兒一命,她也不好意思開口說謝謝。

  “有本事又怎么樣,品行不正,照樣不能在家里住下?!?/p>

  “這……”

  于楓早就意料到這一點,笑著說道:“沒事哥,大嫂既然不歡迎,我就去別的地方,剛好還有些朋友在,我去投奔他們?!?/p>

  “老弟……”于山心里一痛。

  于楓沒有多說什么,轉身拿起自己的行李,就當他準備離開別墅時,身后又傳來高雨霜的聲音。

  “等等,我只是說家里不能住,又沒說趕你走,好歹你哥也是我高家的上門女婿,要是外人知道我高家連個上門女婿的弟弟都往外趕,對名聲也不好?!?/p>

  “對了于山,我記得集團的后勤部缺個保潔員的工作,你現在帶他去集團辦一下入職手續,剛好那里有員工宿舍,直接住宿舍吧!”

  高雨霜趾高氣揚,發號施令般說道。

  于山表情一喜:“好,好,集團的員工宿舍裝修蠻好,于楓,哥帶你去集團!”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