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圣手醫妃定天下戚卿苒燕北溟

圣手醫妃定天下戚卿苒燕北溟

全文完結加番外 著

連載中免費

  女主戚卿苒男主燕北溟的小說無廣告版免費閱讀,戚卿苒燕北溟小說by小龍蝦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觀看,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小龍蝦所寫的古言佳作《圣手醫妃定天下》又名《醫妃權傾天下》《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花癡醫妃權傾天下》,主角是戚卿苒和燕北溟,小說講的是穿越前,蘇年是醫院外科的一把手,意外穿越后,她變成了人人唾棄的花癡病秧子戚卿苒,身為醫生的她本只想來這里好好養自己的身體,怎料她突然發現體內自帶金手指,腦子里有一部醫書寶典,看戚卿苒如何從受人嘲諷的花癡女成為權傾天下的醫妃.....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女主戚卿苒男主燕北溟的小說無廣告版免費閱讀,戚卿苒燕北溟小說by小龍蝦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觀看,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小龍蝦所寫的古言佳作《圣手醫妃定天下》又名《醫妃權傾天下》《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花癡醫妃權傾天下》,主角是戚卿苒和燕北溟,小說講的是穿越前,蘇年是醫院外科的一把手,意外穿越后,她變成了人人唾棄的花癡病秧子戚卿苒,身為醫生的她本只想來這里好好養自己的身體,怎料她突然發現體內自帶金手指,腦子里有一部醫書寶典,看戚卿苒如何從受人嘲諷的花癡女成為權傾天下的醫妃.....

免費閱讀

  如果是真的戚卿苒,聽到燕北溟這話一定會十分的開心,畢竟人家滿心滿眼都是太子。

  不過她不是原主那個腦殘,這樣的話此刻她并不滿意。

  眼下除了在這個王府呆著,根本就再沒有她的容身之所。

  燕北溟話里的意思也很明確了,他是巴不得趕緊將她甩掉,不過她也不怪人家,這事兒換做自己也會這樣做。

  不過,和離卻是不行的,想到這里,她硬著頭皮開口道,

  “王爺,昨夜的事情是我想岔了,我保證,以后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還請王爺再仔細考慮一下?!?/p>

  她不知道燕北溟會不會答應,原主記憶里沒有燕北溟的影子,只知道他因為自己腿部的缺陷,極少出現在人前。

  所以,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性子,并沒有太多人知曉。

  “王爺,您意下如何?”

  見燕北溟一直不開口,戚卿苒忍不住追問道。

  她打定主意,今日便是下跪求他,也絕不能和離。

  燕北溟看著眼前的戚卿苒,眸色深沉,拇指和食指細細的摩挲了一下,他更加仔細的打量戚卿苒,眼前這個女人好像和傳言中的不太一樣。

  感覺到燕北溟的打量,戚卿苒正準備再說些什么,外面卻傳來了侍衛的聲音,“王爺,皇上下旨讓您和王妃即刻入宮覲見?!?/p>

  入宮?

  難道昨晚的事情都傳到宮里了?這下事情大發了。

  戚卿苒蹙了蹙眉,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燕北溟已經推著輪椅出去了,見此,她連忙跟了上去,和離的事情必須要先和對方達成一致才行。

  “王爺?”

  走的有些急,戚卿苒喘的有些厲害了起來。

  見此,燕北溟的眸子愈發的深邃了起來。

  這么弱的身體,昨夜那般折騰,竟然還能活下來也真的是一個奇跡吧。

  收回目光,燕北溟淡淡的開口道,“先進宮吧?!?/p>

  聽到他模棱兩可的答案,戚卿苒有些不甘,可眼下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跟著上了馬車。

  一路無話,燕北溟自上馬車開始便一直閉目養神,而戚卿苒則一直在打量著對方。

  燕北溟的側臉十分的精致,縱然她不是一個花癡的人,可是卻也不能否認燕北溟長得很出色,他的五官很是立體,看起來竟然有些像現代的混血兒。

  他的骨架也很勻稱,身材看起來很修長。

  一般的情況,腿腳不便的人,是不可能保持如此好的體型的。

  想到這里,她的目光不由停留在他的腿上。

  根據原主的記憶,燕北溟的腿疾是從娘胎里便帶來的,可是看他的肌肉并沒有萎縮,應該不是小兒麻痹癥之類的,那到底是為什么不能行走呢?

  她有些好奇,忍不住湊近了一些想要仔細看看燕北溟的腿,卻沒有發現本來在閉目養神的燕北溟不知道何時竟然睜開了眼睛,正冷冷的看著她,

  “你在干什么?”

  回過神,戚卿苒發現燕北溟的臉色有些冷峻。

  “不好意思,我就是有些好奇?!?/p>

  她是一個外科醫生,看到生病的人總是下意識的想要查清楚病因,這是一種職業病,但是她卻忘了此刻自己的身份以及燕北溟的身份,更加沒有發現自己的話讓人誤解了。

  燕北溟冷冷的看著眼前正盯著她腿看個不停的女人,手指微動,周身氣息忽然變得冷冽起來,眼中的殺意不加掩飾。

  戚卿苒還在思索著為什么燕北溟的腿會出問題,絲毫都沒有察覺自己已經命懸一線了。

  看著她脖間的紅痕,他微微的勾起了嘴角,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她實在是太過簡單了。

  想著,他的大手慢慢的朝著她的脖子伸了過去。

  而就在他的手即將碰觸到對方的脖頸的時候,馬車卻忽然停了下來。

  戚卿苒正在認真研究燕北溟的腿,沒有防備,往前一栽,直接撲在了燕北溟的身上,臉好死不死的正好撞上了他的大腿根。

  身下的人驟然緊繃了起來,戚卿苒也顧不上快要撞塌的鼻子,連忙抬起了頭。

  “起來?!?/p>

  燕北溟一臉寒霜的看著她,從他壓抑的聲音和緊繃的身體,她知道自己觸怒到對方了。

  她不敢說話,連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車上的溫度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幸而這時車夫打破了沉寂,

  “王爺恕罪,前面好像有馬車撞到了一個孩子,現在那孩子生死未卜……”

  燕北溟聞言剛想開口,卻見一旁的戚卿苒竟然拉開車簾,跳了下去。

  掃了地上的孩子一眼,戚卿苒的面色變得嚴肅起來。

  孩子滿臉的血,此時昏迷著,也不知道具體情況怎么樣,她迅速的將自己的衣服撕了一塊下來給孩子包扎上,然后開始仔細的檢查孩子身上的傷。

  除了頭上的傷口,一只手和一條腿都有骨折的情況。

  眼下孩子是不能亂動的,她連忙問道,“誰有可以固定的木板?”

  四周有不少看熱鬧的人,有人拿出了幾根柴火,怯怯的問著,“這個可以嗎?”

  “可以?!?/p>

  戚卿苒迅速的接過,然后又扯下一些布條來給孩子的手和腿都固定好。

  而這時,孩子的母親也已經跑了過來,抱著孩子就嚎啕大哭起來,這種事情戚卿苒見多了,這些家長也是夠心大的,早做什么去了?

  她冷著臉開口道,

  “現在先別哭了,我只給他做了一些簡單的包扎,趕緊帶他去找大夫。你要特別注意一下,他的手和腿都骨折了,興許還有裂痕,也不知道以后會不會對他造成影響?!?/p>

  剛說到這里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小手指一燙,然后腦海里忽然又閃現出三個字,“虎骨膏?!?/p>

  緊接著便是各種的藥材名字。

  雖然這藥方出現的詭異,可是她直覺這個方子有效果,所以權衡之后她還是說了出來。

  “我這里有一個方子,對治骨折這些很有效果,你記一下?!薄 盎⒐蔷?,麝香……”

  戚卿苒說了一大串的名字,卻見孩子的母親茫然的看著她,“這位貴人,您說的這些小婦人都沒有聽過,就算聽過,我們也買不起,今日多謝貴人了,孩子便看他自己的造化吧?!?/p>

  說完,那女人抱著孩子就哭哭啼啼的離開了,留下戚卿苒一臉的悵然。

  剛才腦子里閃過那個虎骨膏的時候,她覺得是有用的,所以就告訴了這個女人,卻忘記了那些藥材哪里是一個普通的人家能買的起的,單是虎骨都沒有辦法找到。

  而這個時代又不像她在的那個社會,全都將孩子當成寶貝疙瘩。

  微微嘆了一口氣,她這才想起自己是要進宮的,轉頭一看,卻見燕北溟不知道什么時候挑開窗簾正打量著她。

  心中一個咯噔,她剛才只顧著救人,完全忘了自己的所作所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閨閣千金會做的。

  面對著燕北溟那探尋的眸子,她想了半天擠出了一句話,“久病成醫?!?/p>

  戚卿苒也不知道燕北溟有沒有相信她的話,但是燕北溟沒有再問,她便也不再解釋。

  很快,皇宮便到了。

  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戚卿苒委實有些頭疼,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跡不說,還有不少地方都破損了,她這樣進去算不算的上是大不敬,對和離的事情火上澆油?

  眼下時間緊迫,她也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跟著燕北溟踏入了皇宮的大門。

  雖然已經接受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可是當看到威嚴的皇宮和四周跪滿一地的宮人的時候,戚卿苒才第一次真正的意識到了皇權的威嚴。

  她的步伐不自覺的都變得小了一些,整個人也調動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太監將他們帶到了御書房,一進去,她便看到已經有一人跪在下面,那人正是原主的父親,戚家二老爺戚修平。

  “兒臣見過父皇?!?/p>

  燕北溟因為身體的原因并沒有下跪,可是戚卿苒知道自己是沒有這樣的特殊待遇的,快速想了一下,她咬著牙“嘭”的一聲跪在了地上,以顯示自己的真誠。

  膝蓋接觸到地面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的膝蓋骨都要碎了,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后遺癥。

  看來那個虎骨膏自己倒是可以先用上了。

  她正想著,便聽到上首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跪的這么用力,果然是一個對自己下得去狠手的,也難怪會選擇在大喜之日上吊自盡,你是在打誰的臉?”

  即便不用抬頭,戚卿苒也能感受到宣武帝那滿腔的怒火。

  此刻,除了沉默,她什么都不能做。

  “皇上恕罪,是臣失職,沒有教好自己的女兒,才會讓她犯下如此滔天大錯,求皇上恕罪?!?/p>

  戚父一邊說著,一邊砰砰砰的磕著頭,不一會兒,地面便見血了,可見其用力程度。

  “行了?!?/p>

  宣武帝不耐煩的抬了抬手,戚父這才停了下來。

  “你們戚家女兒好大的臉面,朕的皇子,當朝的王爺竟然還配不上你的女兒,怎么,嫁給逍遙王還委屈你了不成?”

  “皇上息怒,逆女,瞧你干的好事,我就應該早點將你逐出家門?!?/p>

  戚父終于回頭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后的女兒,滿眼的厭惡,他終于忍不住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這副身體本來就孱弱,這兩天又折騰的厲害,心力交瘁,她本就是勉力在撐著,被戚父用力一扇,她一頭便栽倒在了地上,呼吸頓時變得急促了起來。

  可是戚父卻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只不停的在求著宣武帝饒命。

  那一刻,戚卿苒從心底深處感受到了一抹悲涼。

  這股情緒不屬于她,應該是來自于原主。

  想必是原主看到自己的父親不顧自己的死活,傷心絕望了。

  這一刻她感覺死亡從未離自己這么近過,她在手術臺上見慣了生死,可是卻并沒有親身體驗過,那種瀕臨死亡的絕望讓戚卿苒的眸子猛地睜大。

  她想求救,可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她。

  戚父巴不得她死了干凈,對宣武帝而言,她更是如同臭蟲一般,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她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燕北溟的身上,卻見對方正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這一切的鬧劇都與他無關。

  此刻,沒有人能幫她。

  她要死在這了?

  不,她不想死!

  這個念頭強烈的充斥在她的腦海里,她的整個身體忽然變得十分的奇怪。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