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于洛洛趙廷瀾 著

連載中免費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全本免費,于洛洛趙廷瀾完結結局,小說《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的主角是于洛洛趙廷瀾,由作者柳橙傾心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于洛洛和趙廷瀾協議婚姻,簽好的約定,沒想到大總裁說反悔就反悔,將她寵上天就算了,還看管的極嚴!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全本免費,于洛洛趙廷瀾完結結局,小說《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的主角是于洛洛趙廷瀾,由作者柳橙傾心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于洛洛和趙廷瀾協議婚姻,簽好的約定,沒想到大總裁說反悔就反悔,將她寵上天就算了,還看管的極嚴!

免費閱讀

  “雖然我們的婚約還沒有對外宣布,但是總會有一些消息走漏出去?!彼哪抗庠邳S鸝鶯常坐的位置上看了一下,接著道:“如果因為你自身的原因,有任何不好的消息傳到外婆那兒,影響到她的心情的話,后果,恐怕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p>

  趙廷瀾這一番話說出來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壓力,于洛洛怔了一下。

  隨后趙廷瀾走出了客廳的大門,外面天空下起了小雨,姜可早已將車開出車庫停在院子里,見趙廷瀾出來,忙撐了傘跑過來。

  “我,我想問你一件事兒,行嗎?”趙廷瀾剛下了兩步階梯,聽見身后女孩兒的聲音怯怯地問。

  他原想直接走掉,但不知道為什么還是停頓了一下。

  “你……為什么跟我結婚?”

  為什么結婚?

  于洛洛心里隱隱是有一點猜想的。

  兩個月前趙廷瀾的外婆病重住院需要手術,趙廷瀾在美國安排了最好的醫院最有經驗的醫生。但只要是手術就一定會有風險,外婆年紀也大了,怕自己進了手術室再醒不來。遲遲在K城的醫院里拖著不肯動身。

  那段時間趙廷瀾每天都在醫院里陪外婆。

  于洛洛的媽媽因為善于煲湯,被安排煲湯送去醫院,結果那天于媽崴了腳,雖然不至于不能行動,但于洛洛心疼媽媽,便替媽媽送湯去醫院。

  于洛洛第一次去的時候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趙家的私人病房,當時門并沒有關嚴,她提著保溫箱正想敲門時,看見里面外婆躺在床上拉著趙廷瀾的手在流眼淚。那是自趙廷瀾回國后,于洛洛第一次親眼看見他。

  “……外婆就這一個心愿你也不能滿足我嗎?你媽福薄,去世的早,是外婆看著你長大的,萬一我這次有什么,你可就孤零零在這世上了,廷瀾啊,你讓我怎么能放心……我不去,不做這個手術我還能多熬些日子,我還要等著看你結婚呢?!?/p>

  “外婆,是很好的醫生和醫院,你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壁w廷瀾很有耐性地勸道。

  “外婆年紀大了,真出了什么事那是命,我不怕!可我不想帶著遺憾走!沒能等到你結婚就是我最大的遺憾……”

  趙廷瀾還想勸什么,卻敏銳地感覺到了外面有人,他轉身看向門外。然后很快走了出來,他比于洛洛高出一個頭,站在那里,目光沉沉的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什么事?”

  “我,我是來替我媽媽,送,送湯過來的……”于洛洛結結巴巴,低著頭,面紅耳赤地說。

  趙廷瀾似乎是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道:“你是于媽的女兒?”

  “嗯?!庇诼迓妩c頭,卻不敢抬頭看趙廷瀾。

  然后一只修長有力的手從她手里拿走了保溫箱,趙廷瀾轉身進去關上了門。

  第二天,于洛洛再來的時候,趙廷瀾居然在病房外的走廊等她。

  于洛洛以為是自己來晚了,趕緊跑過去,雙手將保溫箱遞過去,趙廷瀾卻沒有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嗎?”于洛洛瞪大了眼睛,“……于洛洛?!?/p>

  “幾歲?”

  “……二十?!?/p>

  趙廷瀾頓了兩秒,問:“于洛洛,你愿意跟我結婚嗎?”

  于洛洛回想起那天她脫口而出的那句“我愿意”時,心口仍然怦怦跳得厲害。

  現在細想起來,那時趙廷瀾心情并不好,他幾乎沒有跟她說過幾句話。也是,外婆當時身體那種情況,他的心情應該是很糟糕的,于洛洛想。

  當天下午就有律師過來,帶了一些文件讓于洛洛簽署。

  “這些……是什么?”于洛洛問。

  律師解釋道:“簡單來說,就是一些婚前財產界定的文書,因為趙先生的身家……額,您大概也知道,大規模財產的變動已經不僅僅是他個人的事了,是會影響到整個集團,所以作為婚前財產的部分必須劃分出來跟您無關……想來于小姐也能理解,萬一以后離婚的話……”

  “我們以后要離婚嗎?”于洛洛突兀地問。

  隔著一條桌子坐在另一邊沙發上的趙廷瀾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律師頓了頓,拿手擦了擦額頭的汗,“額,于小姐,我只是說假如……當然,趙先生也為您準備了相應的補償,假如,你們以后離婚的話,這兩處的房產都會贈送給您,一處高檔住宅和一處中心地段的商鋪——”律師遞過來一疊文件,“另外,還有現金兩……”

  “不用?!睕]等律師說出準確的數目,于洛洛垂著眼開口道,“這些不用?!?/p>

  律師猶疑地看向趙廷瀾,而趙廷瀾原本一直心不在焉,在聽到于洛洛的這句話后,才又將目光投射在于洛洛身上。

  “那……于小姐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律師心想,這莫不是要獅子大開口?這年紀輕輕的小女孩看來不簡單呀。

  “不用補償?!庇诼迓迥闷鸷炞止P在其他的協議上簽下了名字。心里想著,要什么補償?為什么要離婚?根本就不會離婚!

  趙廷瀾看著她的目光有些異樣,半晌,沖律師點了點頭,并沒有多說什么。

  之后兩人拿了婚約去外婆的病房,于洛洛沒想到外婆會知道她,那時候外婆身體很虛弱,但還是笑著跟她聊了幾句,之后很快外婆就被趙廷瀾送去了美國治療,而趙廷瀾也扔下了公司事務,親自跟過去陪伴。

  再回來時就是平安夜那天了。

  所以,于洛洛心里大概明白,趙廷瀾是為了讓外婆安心才結婚的。

  可是,為什么是她呢?

  如果說之前趙廷瀾待她的態度只是冷淡,畢竟,對除了外婆以外的人,他都是很冷淡的??涩F在,他對她的態度,除了冷淡,似乎是有些……厭惡?

  既然討厭她,為什么要選擇她跟他結婚呢?

  于洛洛想不明白,終于忍不住在趙廷瀾要離開趙宅之前,雖然忐忑不安,還是把話問了出來。

  “你……為什么跟我結婚?”

  趙廷瀾回頭看了一眼臺階上年輕的女孩兒,她看向他的目光,帶著一絲期盼。

  當初外婆病重,而醫生也確實無法保證外婆在手術后就一定能好轉,那個手術,是有風險性的。并沒有結婚打算的他,不得已決定找個人來通過形式上的婚姻讓外婆安心。

  繼母黃鸝鶯在其中插了一手,極力想促成跟白家的聯姻,甚至說動了他的父親趙立廉。

  他當然不肯妥協,但他回K城不過半年,精力都用于整頓陷入混亂的集團事務,根本無暇認識任何一個女人。而K城的名門閨秀們,又有多少是跟黃鸝鶯有著直接或間接的來往關系的,一時間也來不及調查,他不會給機會讓黃鸝鶯趁此在自己身邊埋下一個眼線。

  那天在醫院里看到來送湯的于洛洛——家里傭人的女兒,這樣不可能跟黃鸝鶯的勢力有任何牽扯的人,他突然有了人選。

  他以為于洛洛只是一個普通又簡單的女孩兒,他那時是那樣以為的。他列了優厚的補償條件給她,她拒絕了,他當時是有些意外的。

  現在看來,一切不過是用來蒙蔽人的伎倆……趙廷瀾將目光從于洛洛身上移開,冷冷地不發一言,由姜可撐著傘走到車上去了。

  那些善于偽裝成純良無辜的動物遠比露著獠牙的動物更具有欺騙性,更讓人覺得厭惡。

  于洛洛看著趙廷瀾的車子從院子里離去。

  她鼓足了勇氣問出的問題沒有等到回答,只是她又從趙廷瀾的眼神里看出了厭惡,明明……在醫院的時候,他還不是這樣的,那時候他只是比較冷淡,可他對人一向冷淡,可是現在為什么……

  于洛洛覺得不解,也覺得委屈,她在階梯上站了一會兒,不知不覺中小雨把她的頭發和肩頭都淋濕了,她才反省過來,慢慢走回后面的小樓去。

  但于洛洛天性樂觀,惆悵了那么一會兒,很快又想,沒關系啊,以后,等以后總有機會問清楚的。這么一想,又露出笑臉跑去后廚打算給媽媽幫忙去了。

  剛走近后廚,就聽見里面有爽朗的笑聲傳出來,于洛洛驚喜叫道:“大安哥哥!”

  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一轉頭,看見于洛洛也笑了:“喲,洛洛回來了?”

  陳安是門房陳叔的兒子,從小生長在趙家,曾入伍做過特種兵,退伍后任職于趙氏的安保公司,為人聰明能干,再加上又是知根知底的,很快從基層保鏢上升到公司管理層,不過三十歲的年紀已經在公司獨擋一面了。

  趙氏的安保公司在業界內很有名氣,外人見著陳安都得恭敬叫一聲“安總”,但陳安一直保持著低調謙和的態度,陳叔也不愿意退休閑著,趙家仍然留他在門房,陳安每隔一段時間回來看看。作為安保公司的高層,陳安已經不經手具體事務了,但趙立廉的安保仍然是由他一手負責,所以這段時間趙立廉在老宅休養,陳安大部分時間也留在趙氏老宅。

  于洛洛小時候,陳安還是常?;刳w宅的,小孩子總是喜歡跟年紀比自己大的孩子玩,于洛洛跟屁蟲似的在陳安后面跟了一段時間,陳安對待這個同樣生長在趙家后樓的小妹妹也頗為照顧。

  “你過來檢查工作?”于洛洛看著陳安手里拿著咬了一半的蛋糕道。

  作為趙立廉安保工作的全權負責人,檢查入口的食物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過這是趙家自己的后廚,一般是很放心的,于洛洛這么說不過是故意調侃了。

  “我啊,我是來偷吃的!”陳安笑道。

  “我專門做給大安吃的?!庇趮審拈T后轉過來,瞪了于洛洛一眼,“剛才干什么去了?說了不用你,非得獻殷勤!”

  于洛洛不想說是黃鸝鶯故意叫她去送餐的,免得于媽難過,咧著嘴笑笑,什么也沒說。

  “怎么樣,我這半年沒回來,沒人監督,洛洛是不是把我教你的那點兒把式全忘了?”陳安看出這對母女間有些尷尬的氣氛,故意把話題岔開了。

  “哪兒能吶!我有空就練著呢,大安哥哥你教我的擒拿太有用了!我今天還用它解決了個小麻煩呢?!庇诼迓逑肫鸾裉煸诮淌依镆话丫土嗥鹉莻€叫小清的搗亂女同學,得意笑起來。

  “大安教你那些是為了讓你防身的,你別給我出去惹麻煩!”于媽板著臉道。

  于洛洛背對著于媽,沖陳安吐了吐舌頭。

  陳安無奈又包容地搖搖頭笑了。

  說話間,于媽已經打包好了一盒蛋糕和一盒點心,遞到于洛洛手里:“你還是趕緊回學校去吧?!?/p>

  “媽媽,我才回來不久呢?!庇诼迓迦鰦傻?。

  “回去!”于媽臉上露出一絲不忍又堅決的神色。大概是猜到之前于洛洛是被黃鸝鶯給叫走的,不讓于洛洛離開還不知道又會怎么為難她的女兒。

  于洛洛無奈,只得接過于媽給她的點心。

  “我剛好要出去辦事,我送洛洛下山吧?!标惏驳?。

  陳安開車載著于洛洛下了山。

  于洛洛道:“大安哥哥,你把我在路邊放下就行了,那邊有公交車?!?/p>

  陳安道:“我不趕時間,送你到學校也花不了多長時間,順路?!?/p>

  于洛洛于是也沒刻意跟陳安客氣。其實算起來,兩人也算不上有多熟稔,小時候于洛洛雖然當過一段時間跟屁蟲,但陳安比她大很多,又很早出去當兵了,等到再回來時,于洛洛也長成大姑娘了,跟印象中的小屁孩已經完全不同,陳安也搬出去住了,除了偶爾回來一兩次能碰上。不過小時候的親切感還在,于洛洛見著他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熱情。

  車子載著兩人往T大駛去。

  “洛洛,你……”陳安欲言又止。

  “大安哥哥,什么事?”于洛洛轉過頭笑瞇瞇看他。

  “……你和趙先生,聽說……是真的?”

  “啊,這個啊……”于洛洛眼神有了一絲黯然,想到趙廷瀾頭也不回離開的背影,和那明顯有些不悅的神情,但還是點點頭答道:“嗯,我跟趙……先生結婚了?!?/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