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君家嫡女不受寵

君家嫡女不受寵

君長安北堂扶蘇 著

連載中免費

  君家嫡女不受寵小說免費最新章節,君長安北堂扶蘇小說大結局,小說《君家嫡女不受寵》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是作者貓煙染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君長安北堂扶蘇,小說全文講述的是君長安穿越而來,成為不受寵的嫡女,先被庶女侮辱,又被太子殿下退婚,偏偏她絕地求生,得到權王北堂扶蘇的另眼相待,從此天下和美男,她都要!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君家嫡女不受寵小說免費最新章節,君長安北堂扶蘇小說大結局,小說《君家嫡女不受寵》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是作者貓煙染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君長安北堂扶蘇,小說全文講述的是君長安穿越而來,成為不受寵的嫡女,先被庶女侮辱,又被太子殿下退婚,偏偏她絕地求生,得到權王北堂扶蘇的另眼相待,從此天下和美男,她都要!

免費閱讀

  君長安梳洗打扮完畢,就隨著梅香向正堂走去。

  東盛國的太子親自來退婚?

  怕是不只是來退婚的吧,說不定是想跟自己退了婚后,順便定下與君長樂的婚約。不過,她長這么大,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

  雖然她不在乎那位素未謀面的未婚夫,可退婚的事情,得她說的算!

  ……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君長安來到了主院。

  君府的正廳。

  坐在左下方的君家老爺子此刻正一副討好的模樣,小心翼翼的招待主位的紫衣男人。

  君長安掃了一眼那男人,用風華絕代四個字形容一點都不為過,那張容顏足夠驚艷全場,氣場十足。

  而主位左則坐了一個穿著明黃色衣裳的年輕男人,生得風流倜儻,儀表堂堂。君長安隨著腦海中的記憶,知道此人便是東盛國的太子殿下,北堂無極,原主的未婚夫。

  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可惜了這張臉。

  “如此,君老爺便做主吧,本宮與君家長女的婚事作罷,改為與君家二女成婚,他日等風頭過了,本宮便上報父皇?!?/p>

  所以,現在這是還沒鬧騰到皇帝那邊?

  只怕是說了自己婚前失貞的事情,卻沒有提想要娶君長樂吧!

  君長安正欲走進去,門口梅竹攔下了她,語氣帶著幾分諷刺,“大小姐,你如今怎么還有臉出來見人?太子殿下都已經退婚了,你還是回去吧。老爺跟夫人也已經吩咐了,不容許大小姐在府里隨意走動,免得丟了君家的臉?!?/p>

  瞧把你機靈的。

  君長安笑了笑,對著那丫鬟揚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聲打得響亮,驚呆了在場所有的人。

  “梅竹,污蔑主子的罪名,是要亂棍打死的。還有,我君家什么時候有夫人了?是如二夫人?!本L安氣場十足,從懷里拿出一塊帕子擦了一下自己的手,才踏步走進了正廳。

  梅竹捂著被打發麻的臉,愣了下后,敢怒不敢言。

  沒想到軟弱無能的大小姐,今日會給她一巴掌,那眼神簡直就好像換了一個人。

  隨著君長安走進正廳,坐在主位的那位紫衣男人端著茶杯一挑眉,先是一愣,隨后不動聲色的勾起薄唇角。

  有意思,今日可算沒有白來。

  君老爺子也沒想到君長安會這么鬧騰,趕緊起身俯身給紫衣男人道歉,“宸王爺,微臣馬上處理好家事?!?/p>

  宸王爺,北堂扶蘇,身份尊貴,先帝最小的兒子,權掌三軍,武功卓絕,奈何一場風寒讓他體弱多病,看似是閑散王爺,權利卻很重,是一個咳一聲便可震動東盛國半個江山的人物。

  主位的男人放下茶杯,依舊是那迷人的笑容,點了下頭,目光落在君長安身上。

  主位左側的太子殿下看上去身份尊貴,在北堂扶蘇面前,卻是老老實實的,半點不敢造次,一雙眼睛卻憤怒的盯著進來的君長安,心里惡心得緊。

  君澤天還在納悶,君長安怎么來了這里?不是告訴她不要隨便出來么?做出那樣傷風敗俗的事情,怎么還有臉出來?

  “你怎么來了?還不趕緊回去?”君澤天不悅的呵斥道。

  “父親這話說得就不對了,婚姻這事怎么也是女兒自己的事情,女兒都沒出面,父親怎么就做主了?”說完,拿出當年原主母親留下的那枚鴛鴦玉佩。

  那是她跟太子的定情之物,原主一直保存得很好。

  君澤天的臉色陰沉,換成以前的原主,定然是害怕不已,如今的君長安卻根本不屑。

  眼睛掃了一眼太子,眼中露出一絲嘲諷,“若是女兒沒記錯,當年娘和皇后娘娘情同姐妹,許下約定,定下了我與太子殿下指腹為婚——”

  君長安還沒說完,君長樂就急匆匆的出現在眾人面前,一把將話搶了過去,“君長安,別以為有你娘當年的指腹為婚,你就可以逼著太子哥哥娶你為妻?!?/p>

  言罷,君長樂看向太子,含羞帶嬌,滿眼的癡迷跟仰慕。

  太子今日就是來退婚的,本是礙著君長安逝去母親的面子,畢竟君長安的母親跟自己的母后情同姐妹,想要低調處理,但如果君長安想要以此邀請自己娶她,那是絕不可能的。

  “君長安,雖然你母親與我母后情同姐妹,可你不要妄想嫁給本宮,婚約作罷的事情父皇也是默認的?!?/p>

  都已經搬出皇帝來了。

  君長安就那么歪著腦袋看著這位太子殿下。

  這位太子殿下確實長相英俊,一雙桃花眼亂墜,一笑仿佛整個屋內都黯然失色。

  但……君長安轉過頭,看向主位上的紫衣男人,太子若是跟這位相比,顯然黯然失色了不少,要選一個的話,君長安倒是更喜歡這張臉。

  不過,眼下還是先解決了渣男賤女,才好欣賞美男不是?

  “太子殿下說得對,既然事關你我二人,那么,這鴛鴦玉佩不成雙,便應該成仁?!毖粤T,君長安將那玉佩在北堂無極面前晃悠了一下,隨后直接砸到地面上,將那玉佩摔了個粉碎。

  這一舉動,嚇壞了全場。

  他們沒想到一個女人居然會有這么大的膽子。

  “君長安!”太子被氣得手指著君長安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一旁的君澤天嚇壞了,不知道今日君長安怎么像是變了一個人。

  只見,君長安笑啟朱唇,一字一句道,“君既無意我便休,還望太子殿下日后不要后悔?!?/p>

  主位的北堂扶蘇眼里多了絲亮光,先不說君長安容貌絕佳,就是那雙眸子,亮得仿佛是蒼野雪山雪狼的眼睛,狠絕中帶著自信。

  原本以為君澤天是靠著一個已故夫人才混成了閑散郡王,女兒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看來,君家的這位大小姐跟傳聞還真是不符啊,給了自己太多的驚喜。

  “大姐姐,你婚前失貞還有理了?再說,你損害皇家玉佩,該當何罪?”君長樂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機會,一把抓過君長安的肩膀,誰知道卻被君長安閃躲開,但右肩的衣服也被撕開了。

  別人或許不關心,但是眼尖的北堂扶蘇卻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劍傷,是女媧殿排行榜武力值第二的蒼牙寶劍的劍傷。

  所以,君長安便是那日救了自己的女子。

  君長安迅速的扯過了衣服,揚手對著君長樂便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得太過于迅速,君長樂根本就來不及閃躲,此刻,宸王爺跟太子殿下都在,她要顧及自己淑女的名聲,又不能真的跟君長安打起來,著實委屈得很。

  “太子哥哥,我疼……”一聲撒嬌,眼淚疙瘩好像不要錢一般的掉落,哭得梨花帶雨。

  太子自然心疼,趕緊過去扶著君長樂,隨后怒指君長安,“你這個野蠻的女人,你居然膽敢當著本宮的面動手打長樂?”

  君長樂在太子的懷里,用著得意的笑容看著君長安。

  這得意沒撐多久,君長樂就被君長安一把從太子的懷里拉了出來,揚手又是一巴掌。

  搶在君澤天開口之前,對著太子說道:“太子殿下,你我既然已經沒有婚約在身,太子殿下就不便再管我君家的事,我教訓庶妹,跟太子殿下有什么關系?”

  一句質問。

  如今這苗頭,君長安好像變了一個人,太子又不能說他早就跟君長樂上了床,她早就是他的女人了不是?

  啞口無言之后,君長安冷笑,就知道是這么一個結果,拽過了君長樂,問道:“君長樂,污蔑嫡女失貞,你覺得該當何罪?”

  言罷,君長安當著眾人的面,露出了自己的守宮砂,在場的包括太子、宸王爺都看得一清二楚。

  君長樂被兩巴掌打得有些迷糊,望向了自己的母親,如二夫人。

  那女人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君長樂搶了先,對著君澤天問道,“父親認為呢?”

  君澤天一向寵愛如二夫人跟君長樂,哪里會忍心懲罰君長樂?支支吾吾半天沒說話。

  “長安丫頭,都是自家姐妹,長樂是你妹妹,這是何必呢?我們自家人關起門來說,還有太子殿下跟宸王爺在呢,也不怕被人笑話?!比缍蛉艘娛虑橐[大,這才拉住了君長安的手,想要跟以前一樣安撫一下她,讓君長安息事寧人。

  奈何,她早就不是原主了,再來這一套,可并不管用。

  “君家家訓,污蔑親人杖責三十,如二夫人既然說太子殿下跟宸王爺也在,不如請他們做個見證,父親傳家法吧,免得傳出去說我們君家治家不嚴?!?/p>

  君澤天騎虎難下,太子是有意幫忙的,卻被北堂扶蘇一個眼神給嚇住了,一句話不敢再說。

  君澤天被迫無奈,只能傳來了家法,將君長樂拖到了院子內杖責三十,慘叫聲傳遍了整個君家的院子,一直到杖責完畢,君長樂才被拖了進來。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也太狠了,對自己的親妹妹,你也下得了狠手?!碧于s緊過去扶著君長樂,那一臉擔心的模樣,還真是一往情深呢。

  不知道事情始末的,還真會以為她是一個什么惡毒的女人。

  不過,她還真就是惡毒女人,最見不慣渣男賤女好過了。

  “太子殿下,方才我們只是解決了庶妹冤枉我這個嫡女的賬,還有一些事情我們還沒清算呢?!本L安說完之后,如二夫人就有些怒了。

  但是這女人聰明啊,讓君澤天說話,果然,不一會兒那傻男人就開口了,“長安啊,差不多就行了,你今天鬧騰的也夠了?!?/p>

  夠了嗎?

  君長樂嘴角微微勾起,桃花眼望向他們,不,還不夠,比起她們以前對原主的那些,遠遠還不夠。

  “父親,君家的規矩一向森嚴,今日當著太子殿下跟宸王爺的面,有些事情我們還是說清楚比較好,比如,二妹妹這守宮砂,哪里去了?”說完,君長安將已經快要疼得昏迷的君長樂的胳膊亮了出來。

  她們君家的小姐都是在右胳膊下方點的守宮砂,如今,君長樂的卻不見了。

  “二妹妹,你是不是要解釋清楚,你這守宮砂不見了,究竟跟了哪個野男人茍合?”君長安將太子殿下扣上了野男人的帽子。

  她就不信太子膽敢在這個時候承認他就是跟君長樂茍合的野男人。

  被君長安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質問著,君長樂哪里還能忍得了?當即就反駁了起來,“你,你胡說,是,是太——”

  “啪!”

  恩,這一巴掌君長安發誓,不是自己扇的,而是來自于一直護著君長樂的太子北辰無極扇的。

  君長樂委屈得很,如今是騎虎難下了。

  君長安冷笑著,這所謂的恩愛也不過如此嘛。

  “父親,二妹妹失貞可是要連累我們整個君家兒女的,父親可不能因為寵愛二妹妹就放棄了我們整個君氏一族啊?!本L安在一旁提醒道。

  如二夫人如今看君長安的眼神都快要活吞了她了,奈何,就只能干看著。

  君澤天一時沒辦法,如今太子不肯承認,君長樂若是說出是太子,君家還有可能被扣上污蔑皇族的罪名。

  于是,只能忍痛下了旨意,“來人,二小姐失貞,將其關入梅花閣?!?/p>

  君長安冷笑著,這才是第一步,退婚想要迎娶君長樂?如今,她倒是要看看,這位太子殿下如何突破萬難的迎娶一個失貞的君長樂。

  “你如今滿意了?”君澤天咬著牙問著君長安。

  “自然滿意,多謝父親,既然婚也退了,那女兒告退了?!本L安覺得功成圓滿了,最后看了一眼主位上的小帥哥,正欲離開,誰知道身后傳來一句,“本王不滿意!”

  沃特?

  君長安詫異的回頭,看著起身的北堂扶蘇,跟他有個毛線關系?他不滿意什么?

  “宸王爺……”君澤天嚇壞了,連忙的走過去,彎著腰那一副狗腿子的樣子,跟跟她說話的時候可完全不是一個調調。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