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陸辰野顧謠瑾免費

陸辰野顧謠瑾免費

陸辰野顧謠瑾 著

連載中免費

  萌寶來襲今天爹地撒狗糧了嗎完結結局,陸辰野顧謠瑾未刪全文,小說《萌寶來襲今天爹地撒狗糧了嗎》是作者番茄小丸子傾心創作的一部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陸辰野顧謠瑾,全文講述的是陸辰野沒想到,五年之后,他竟然發現了個跟自己長相一般無二的小包子,顧謠瑾心虛但嘴上不說:“孩子給你,你放我走!”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萌寶來襲今天爹地撒狗糧了嗎完結結局,陸辰野顧謠瑾未刪全文,小說《萌寶來襲今天爹地撒狗糧了嗎》是作者番茄小丸子傾心創作的一部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陸辰野顧謠瑾,全文講述的是陸辰野沒想到,五年之后,他竟然發現了個跟自己長相一般無二的小包子,顧謠瑾心虛但嘴上不說:“孩子給你,你放我走!”

免費閱讀

  昏暗中的燈光中,一道鐵門打開。

  “顧女士,簽完押你就可以走了?!?/p>

  “哎,你們不是要審我嗎?咱們還沒有走程序???”

  顧謠瑾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您是陸先生的人怎么不早說呢,真是誤會一場啊,實在不好意思?!?/p>

  就在此時,一道洪亮的聲音想起,想來能這么肆無忌憚地笑的也只有局長了。

  “放心吧,顧女士,我們已經查清了,原來是季清威脅您在先,讓你受委屈了?!?/p>

  胖胡子中年人對她尷尬地笑了笑。

  “沒事就好?!?/p>

  顧謠瑾喃喃了一句,眼里卻是閃過一絲得意,沒想到自己出事竟然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

  “嘶—,疼死我了,想死啊你?!?/p>

  與此同時,醫院病床上,季清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一個枕頭直接將上藥的護士打了出去。

  “呵,顧謠瑾!你給我等著,我死也不會放過你?!?/p>

  五根手指死死地抓起床單,眼睛里散發著無盡的惡毒。

  就在剛才,來醫院的時候,沒想到陸辰野竟然親自過來警告自己。

  都怪這個顧謠瑾!

  忽然,走廊內閃過一道人影,顯然是陸辰野的助理孫寧。

  孫寧按照老板的囑咐一直盯著這個女人,看對方是否會放下,沒想到這個女人還一直念念不忘。

  “這可怪不得我了,季清小姐,雖然你給我送過幾次禮品,但我一直沒動?!?/p>

  一想到那些季清的禮物,孫寧在尋思著以后該怎么送回去。

  同時,他掏出了手機,密密地對那頭的人講了些什么。

  “還是沒有悔過之心嗎?呵,看來她入戲還挺深呢?!?/p>

  電話那頭的那人嘴唇微動,臉色早已經遍布寒色。

  “總裁,我已經明白怎么做了?!?/p>

  助理點點頭,眼中閃過一道絕情。

  掛斷與陸辰野的電話后,孫寧轉而又撥通一個常用的號碼。

  “喂,是胡胖子??!嗯,你過來拿一下人,畢竟脅迫可不是小事啊?!?/p>

  “是是是,孫助理還請放心,你們交代的事情我一定辦的妥妥的?!?/p>

  此時顧謠瑾早就離開了牢房,當然不知道孫寧在給胖胡子打電話。

  坐在車中,看到嘴角一絲冷笑的陸辰野,顧謠瑾激靈靈地打了個寒顫。

  “喂,謝謝你??!”

  雖然感覺這個男人身上有些冷,但她還是硬起頭道謝。

  擺了擺手,陸辰野冷淡地打斷了她,“不用,本該如此?!?/p>

  畢竟顧謠瑾是因為擋桃花進去的,他當然有義務撈出來。

  “呵,你還有臉回來?”剛一回到家,一張新印刷出來的報紙扔到臉前,顧謠瑾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只見白浣一臉氣憤地瞪著自己,顧謠瑾十指微緊,感到有些局促不安,沒想到媒體的速度這么快,簡直刷新了自己的認知。

  “她不是故意的,應該是有人害她?!?/p>

  不咸不淡的聲音脫口而出,陸辰野直接站到了顧謠瑾跟前,替她擋下了對方吃人的目光。

  “不是故意的?說得倒是輕巧,她以為自己是顧家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

  “別忘了,這是陸家,不是那種阿貓阿狗組成的小家庭…”

  白浣怒一臉嘲諷的笑意。

  忽然,顧謠瑾目光一緊,“阿貓阿狗?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直接越過男人的身軀,只盯著那雙吃人的目光。

  “你憑什么這么說我?你以為你能好到哪里去?估計若是沒有陸家,你就是個孤魂野鬼叭!”

  轉而,顧謠瑾也不跟她嘔氣,只是裝作得意地指出對方的痛處。

  顧謠瑾一臉得意地模樣直接映入白浣視野,“你,你……”

  頓時,被氣結。

  她就要上前揮手摑顧謠瑾的耳光,何時敢有人揭她的短。

  “你找死!”

  眼看一巴掌就要落在自己的臉上,顧謠瑾抬手一擋,直接擋了下來。

  “呦,被說得惱羞成怒了。被說得怒火上頭了,你不知道你這樣子有多丑?!?/p>

  顧謠瑾怎么可能是個吃醋的主,手上一用力直接將這老巫婆推了個趔趄。

  “你敢推我?”

  顧謠瑾白了白眼,我推你怎么了。

  “好啊,沒想到你不但不知檢點,還喜歡亂咬?等陸辰野她爹回來就做主將你趕出家門?!?/p>

  陸辰野皺了皺眉。

  “不知檢點?”顧謠瑾聽到這是從白浣嘴里出來罵自己的,但并沒有憤怒。

  而是輕笑一聲,“呵呵,沒想到大嬸你給自己這么貼切的評價,真不容易??!”

  “話說,我承認我未婚先孕,不過可比某些禍害別人家室的強太多了?!?/p>

  “你!”

  白浣眼神一滯,有些快速地掃了一眼冰臉陸辰野。

  正當兩個人又要掐在一起的時刻,陸震一臉鐵青地回來了。

  “這報紙怎么回事,幾個小時的時間,公司都在議論?!?/p>

  啪地一聲,陸震直接拿著報紙拍在茶桌上,瞪著陸辰野和顧謠瑾。

  還不等兩個人解釋,沒想到白浣直接整理了一番表情說辭,帶著一臉地討好坐在陸震的旁邊。

  “阿震,你可不知道,你剛才沒來,這兩個小家伙差點吞了我啊?!?/p>

  “你快給我主持公道??!嗚嗚嗚……還有,我作為婆婆,訓斥兩句應該的吧……”

  白浣這廝直接將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講了一遍,陸和顧兩個人臉色大黑。

  這人也太會演戲了。

  “混賬,陸辰野,我以為你已經夠讓我省心的,怎么你也這么不懂事了?!?/p>

  陸辰野懶得回答,仿佛一看到白浣得意就惡心。

  “還有,她的孩子到底是誰的?到底是不是如你媽說的那樣,給別人養的?”

  “媽?呵呵,惡心?!?/p>

  陸辰野冷笑一聲,她也配叫媽,簡直是惡毒的皇后。

  “我再說一遍,顧夕媛是我的孩子,不管你們信不信,我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這有什么大不了的?!?/p>

  “難道只允許你養私生子還不允許我養私生女了?”

  忽然,陸辰野語氣一遍,以堅硬的語氣直接懟了回去,目光直指自己的老爸。

  “混賬!”

  啪地一聲,一個殷紅的巴掌印陸辰野的臉上,而陸辰野久久回不過神,嘴角漸漸溢出一絲血液。

  “你有什么資格打他?”

  還不等父子兩個冷靜下來,顧謠瑾突然插到兩個人中間,直接霸道地將男人拽到身后。

  “不用你管,你先上樓去?!?/p>

  他撥了一下顧謠瑾,倔強地有些可愛。

  顧謠瑾怎么可能是怕事的人,“你起開,今天姑奶奶我管定了?!?/p>

  說罷,顧謠瑾瞪著兩只眼珠子絲毫不弱半分氣勢,今天就是要好好和這些大人理論一下。

  憑什么他們可以犯錯?而小輩就不能犯錯。

  “你也配當人父?不是你以前在外面亂搞,你的兒子會變成現在這樣子?你現在有什么資格……”

  顧謠瑾指著陸震披頭蓋臉一頓罵,直接將這老男人罵得臉色鐵青無比。

  “你很好?!?/p>

  顧謠瑾挺身而出,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沒想到對方只是吐出三個字。

  一時間,她有些莫名其妙起來。

  “我很好?”

  次日,兩個人接回顧夕媛,找了一家自助餐廳。

  原來是小家伙非要朝著吃自助餐。

  “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喂,你跟了他這么多年,能明白他當時在想什么嗎?”

  此時,顧謠瑾都感覺自己有些話嘮。同時她有些后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么勇敢竟然敢懟陸大佬。

  那是誰,那可是傳奇巨頭啊。

  陸辰野抿著笑,當然不會輕易地告訴她,畢竟她這種話嘮模式太可愛了。

  自己欣賞還不夠,怎么會輕易解開謎底。

  因此回復的只是一個聳聳肩,表示自己并不關心,就看顧謠瑾干著急。

  “阿瑾,你怎么了?怎么這么焦慮不安的,說出來說不定寶寶可以替你分享哦~”

  小家伙用小勺子抿了一大口冰激凌,吸了吸小鼻子。

  “你還小,不懂大人之間的事?!?/p>

  將顧夕媛的腦袋按在座位上,心中更加紛亂。

  “我們該搬出去了?!焙鋈?,陸辰野一拍方向盤,同時看向了旁邊的小家伙。

  “野爹地,你說的是真的嗎?”小家伙原本有些不高興,當聽到陸辰野說要搬出去,兩只小眼睛頓時亮閃閃的。

  “我們畢竟不是一家子,沒想到因為我讓你跟你爸越來越疏遠了?!?/p>

  顧謠瑾當然明白他這么做的用意,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沒有必要搬出去,我帶著夕媛離開就行了?!泵嗣〖一锏膬蓷l馬尾,同時期待著對方接下來的回答。

  “離開?你想的太簡單了,”陸辰野搖搖頭,“這一次不過是白浣挑撥離間,她完全是在針對我,你的事只是她發起攻擊的一個借口?!?/p>

  這個女人還是太天真了,而且竟然還會替別人著想。

  “阿瑾,我不想再看到老巫婆了,每次她都想把寶寶吃掉?!?/p>

  小家伙突然再冒出小腦袋來,委屈巴巴地等待著顧謠瑾答應。

  “好吧,我算是被你們兩個打敗了?!?/p>

  “不過還得回去收拾一下東西啊,”顧謠瑾還沒講完,就被打斷了。

  “收拾什么?難道你平常用的我還買不起?”

  忽然,陸辰野看向自己,眼里帶著一種占有,仿佛要把自己整個人吃掉。

  顧謠瑾心中咯噔一聲,立刻感到有些緊張起來,這個男人是要露出狐貍尾巴了嗎?

  “嘻嘻,野爹地好霸氣。阿瑾,要是我早就死心塌地地愛上野爹地了……”

  陸辰野摸了摸鼻子,臉色大黑,明明教了小家伙那么多遍,還叫自己“野爹”?

  而顧謠瑾的多年未紅的老臉再一次唰地粉紅起來,“小屁孩,不懂大人的世界,不可以亂說話,否則剪掉舌頭?!?/p>

  顧謠瑾比了一個剪刀,故意恐嚇小家伙。

  “阿瑾,我不是小孩子了,以后能不能不要使用這種幼稚的手段嚇我了?!?/p>

  顧夕媛頓時不樂意,撅著小嘴。

  “阿瑾你要是不想讓我亂講可以賄賂我啊,比如冰激凌!”

  小家伙立刻YY起來,小臉上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樣,仿佛一想到美味的冰激凌就不能自拔。

  “你想得美,小小年紀就不學好,還敢脅迫別人!”

  嘭地一個爆栗直接賞在小腦袋上。

  “哼,又打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只有野爹地才是真對我好?!?/p>

  顧謠瑾臉色頓時大黑,我擦,“看來自己的丫頭被收買得不輕啊,不行,必須拉回來?!?/p>

  陸辰野被粘人的小家伙拉得有些心神蕩漾,嘴角勾起一絲好看的笑。

  伸出食指便勾了勾小家伙的鼻梁。

  ……

  小家伙見到新家的第一眼,立刻撲到了柔軟的客廳沙發上,脫下鞋在上面自顧自嗨起來“哇塞,這里好漂亮哇!”

  看到夕媛就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上竄下跳,顯然放開了自我。

  顧謠瑾也不再想亂七八糟的事,只感覺世界上沒有比這更讓人舒心的事了。

  “阿瑾,以后我們是不是可以永遠住在這里,寶寶好喜歡??!”

  忽然,夕媛跳到她的腳下,拉著自己的大手小心翼翼地問道。

  顧謠瑾眼神種閃過一絲復雜,她當然明白寶寶在想什么,旋即就要安慰,卻被一道聲音打斷了。

  “小家伙安心吧,只要你喜歡,你媽媽也會喜歡的。你說是不是啊,阿瑾?”

  陸辰野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個人感受,直接給了一個強硬的眼神,好像自己不答應就會完蛋。

  “你,陸—辰—野?!?/p>

  顧謠瑾此時恨不得咬死他,簡直太可惡了。

  然而陸辰野面對她的咬牙切齒聳了聳肩,一臉無辜。

  “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講?!?/p>

  顧謠瑾突然開口,面色有些陰沉。

  “哇,阿瑾你要干什么?該不會想吃了野爹地叭?”

  “沒你的事,一邊玩去?!?/p>

  “哦,好吧?!?/p>

  顧夕媛垂頭喪氣地肚子坐上沙發。

  “說吧,你為什么要誤導我的孩子?你到底有什么陰謀?”

  顧謠瑾嘭地一聲關上門,直視著陸辰野一雙無辜的眼神。

  “誤導?你感覺我這是在誤導嗎,我是感覺你們可憐?!?/p>

  陸辰野無所謂地聳聳肩,嘴上卻是拼死抵賴,不想說出心中那種異樣的感覺。

  顯然這一絲異樣,正是在顧謠瑾替他出頭時突然產生的。

  “陸辰野,你能不能不要裝無辜?”看著陸辰野的樣子,她突然氣不打一處來,為什么非要揪著自己不放。

  “我們提前講好的,一年!一年我們互相放過,這期間我希望你不要再誤導我的孩子?!?/p>

  顧謠瑾豎起一根食指,明確地提醒對方咱們的期限只是一年,希望你不要得寸進尺。

  突然,陸辰野揚起一絲邪魅的笑容,伸手將她的手指頭按了下去。

  “顧謠瑾,你怎么這么激動,該不會是怕呆的時間長了愛上我吧?”

  話畢,陸辰野渾身散發出一震帝王般的氣質。

  “自戀?!?/p>

  顧謠瑾搖搖頭,懶得搭理這種自戀狂,自己一開始就想跟這種人分清界限。

  “自戀?”陸辰野眉頭一皺,何時有女人會如此拒絕自己。

  “唔,你干什么?放開我!”

  突然,猝不及防之下,自己竟然被推到了床上。隨后顧謠瑾只感覺一百多斤的重量壓在自己身上。

  “女人,這下看你還怎么跑?”陸辰野只感覺一股先天獸欲沖上頭,恨不得立刻撕掉她的衣物。

  湊著陸辰野脫上衣的空隙,顧謠瑾直接彈腿頂在他的小腹部位。

  “噗—嘶,你這女人,好毒!”

  陸辰野頓時如同一個大蝦一般,蜷縮著倒在床上,臉色難看地指著早已逃之夭夭的女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