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景少的閃婚新妻

景少的閃婚新妻

莫相離景柏然 著

連載中免費

  景少的閃婚新妻小說大結局,莫相離景柏然小說免費閱讀,豪門總裁言情小說《景少的閃婚新妻》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全文由作者飛兒傾心創作,全文講述的是莫相離在自己的婚禮上,親手放出來男友和妹妹的果照,而這樣驚世駭俗的舉動,引起了景柏然的注意,幾番調查,景少發現,這位差點成為別人新娘的女孩,是他找尋多時的小野貓。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景少的閃婚新妻小說大結局,莫相離景柏然小說免費閱讀,豪門總裁言情小說《景少的閃婚新妻》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小說全文由作者飛兒傾心創作,全文講述的是莫相離在自己的婚禮上,親手放出來男友和妹妹的果照,而這樣驚世駭俗的舉動,引起了景柏然的注意,幾番調查,景少發現,這位差點成為別人新娘的女孩,是他找尋多時的小野貓。

免費閱讀

  車內,莫相離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淚順著眼睫不?;?,源源不斷,永不干涸。

  景柏然重新坐回車里,他側頭望著坐在副駕駛位上無聲哭泣的女人,怎么有人能哭得這么平靜,又這么絕望?

  真是一個矛盾的女人!

  婚禮上,她冷靜自持地導演了一場戲,在眾人驚愣中,毫不留戀地抽身離去。那晚在酒吧,明明已經喝得醉生夢死了,她偏還能維持端莊儀態,屹立不倒。

  后來他把她帶到床上,原本很恬靜的一個女子,在床上卻是那樣的熱情,仿佛要將身體內最后的能量都燃燒殆盡。

  簽訂協議后,他以為他已經掌控了她的一生,卻不料她從他的世界消失地無影無蹤,讓他一想起她就恨得牙癢癢。

  現在,他以他的方式逼她回國,本是勝利者之姿,卻在面對她的無聲哭泣時頓時變得手足無措。這樣的心緒浮動,對他來說實在不妙。

  瞥了一眼靜靜躺在后座上的文件夾,他無聲嘆息。再緩一緩吧,他向來不做雪上加霜之事。

  若被他逼得走投無路不得不變賣公司的那些商人知道他此時的心情,怕是會驚呼:什么時候吃人不吐骨頭的艾瑞克總裁也有人性了?

  在他驚覺時,他已經將她摟進懷里,笨拙的安慰:“別哭?!?/p>

  她的眼淚滑進他的脖頸,一直摻進他心里。他的心臟開始緊縮,有些疼,被勒住一般,逐漸無法呼吸。

  此刻,他倒寧愿她像潑婦一樣大哭,也不想看到她靜靜的無助的流淚。

  莫相離靠在這個陌生的懷抱里,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溫暖,他略顯無措的拍撫著她的背,讓她抑郁的心情漸漸遠離。

  她漸漸止住哭泣,輕輕推離他,不再沉湎。輕扯唇角,她淺淺一笑:“謝謝你,景先生,先送我回家吧?!?/p>

  脆弱過后,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被困難打倒的人。

  景柏然看著她,被水澤沖刷得異常明亮的雙眼,唇邊那抹笑蕩漾出苦澀的弧度。他卻無法如她一般笑得出來。

  因為此刻,他忽然覺得有一只無形的手,輕輕的拔動他的末梢神經,演奏出一曲名為愛的弦律。

  很多他以為早已經遺忘的情緒,此刻,因為這個叫莫相離的女人,而回籠了他的心。

  這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決定坦然受之。

  或許再過不久,他就會厭煩,何不在厭煩之前,好好的愛一場。傾身過去,他在她額上印下一吻,一觸即走,不讓自己生出想要更多的貪念。

  “別擔心,都會過去的?!?/p>

  邁巴赫平穩的滑行出去,車窗倒映著路邊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迅速退去,霓虹燈光中,不知道誰的心被迷惑。

  莫相離側頭定定的看著景柏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的目光有點困惑,有點茫然,有點不解。

  景柏然握著方向盤的手一頓,她的目光很打擾他。

  “你怎么知道我今日回國?”似乎想說點什么,好打破車廂里沉默,結果她剛說完,就發現他俊帥的臉頓時黑沉下來。

  剛才那絲心疼早已飛到九霄云外,他偏頭盯了她一眼,眉梢眼角,都慍著一股咬牙切齒的味道,“如果連自己的老婆去了哪里,什么時候回來都不知道,那我這個做老公的就太失敗了?!?/p>

  莫相離目光一頓,垂眼避開。她不告而逃,是她的錯,只是不解他為何對一個算得上是陌生的女人這么……執著?!盀槭裁词俏??”

  艾瑞克集團能在短短五年時間內,迅速躥進福布斯世界排行榜前十,景柏然的能力非同小可。他若想調查一個人,只怕能將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來。而且他敢放心把副卡給她,說明他早已經調查過她的身世。

  只是……

  難道他對每一個與他意外睡過的女人都要調查得清清楚楚?

  “莫非莫小姐將我吃干抹盡,就想不認賬?”輕 佻的話語避重就輕,成功的阻止了她更多的疑問。

  莫相離俏臉微紅,惱怒的瞪向他。這個人,她剛對他有點好感,他就要把那點好感消磨殆盡。氣鼓鼓的撇開頭看向窗外,她不想自取其辱。

  車廂內沉默雋永,景柏然偏了頭,隱秘而細致的觀察她,這個女人全身都散發著一股矛盾的氣息,惱怒而理智,讓他應接不暇。

  忖度一下,他說:“你的行李已經搬到我的別墅了,你見完家人,就跟我回家?!?/p>

  家……

  莫相離愣了愣,想起協議上她該履行的責任,她怎么忘記了,她與他就是契約與被契約的關系。

  “我想……”先去看看我阿爸……

  “想都別想,莫相離,我對你的縱容已經超出我的底線。你父親已經不在那個家,還是你想留下來,想看你妹妹與你的前男友怎么親親我我?”一句話犀利又嘲諷,景柏然說完,身邊的女人臉上血色全失,驚愕的看著他。

  “你果然調查我?!边@種什么隱私都曝露在陽光下的感覺讓她很難堪,她氣得渾身直哆嗦。剛才她怎么會覺得他這個人還不錯?

  后照鏡中,女人滿臉慍怒,眼底卻劃過一抹黯然。景柏然第一次情緒失控到口不擇言,他懊惱的咬咬牙。對女人向來溫柔有加的他,為何獨獨面對她,失了該有的分寸?

  邁巴赫停在莫宅外,莫相離二話不說,利落的開門下車。景柏然見狀,眉心微蹙,大半個身子傾斜過去,攥住她的手腕,“半個小時,你若不出來,我就進去抓人?!?/p>

  莫相離身體微僵,什么也沒說,甩開他的手,徑直下車進了莫宅。

  穿過屋外的小花園,小路兩側留著幾盞暈黃的路燈,很柔和的光線,她卻止不住一股悲愴涌上心頭。

  她自小沒有媽媽,與父親相依為命。那時候她常會不懂事的向父親嚷嚷著要媽媽,父親總是以沉默代替回答,偶爾她會在他眼中看見疼痛的流光,自此她再不問他要媽媽。

  她兩歲時,父親帶回一個女人,以不容任何人抗拒的姿態,在短短時間里娶了后母林玟娜。并且在同一年,生下僅比她小三歲的莫良矜。

  莫良矜的出生,為家里帶來了久違的歡笑聲。她在父親臉上,漸漸能看到發自真心的笑容。她知道,屬于她與父親相依為命的日子已經結束。以后,他有后母,有良矜,有歡樂,有笑容,卻獨獨不再需要她。

  后母對莫良矜非常好,好到她會嫉妒會怨恨父親,自己怎么沒有媽媽。她還記得,那時她總是躲在小閣樓里哭,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睡夢中有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她托起來,然后把她抱回馨香綿軟的床上,她會忍不住滿心的悲傷,枕進那雙大手里,低喚“媽媽”。

  “大小姐,回來了怎么不進去,夫人與二小姐等你好久了?!毙贝汤镯懫鹨坏琅?,將莫相離拉回神來,她才發現,自己在花園里發呆發得太久了。

  “常媽,我這就進去?!?/p>

  步進玄關,客廳里人聲嘲雜,有幾個身穿制服的警員正在將屋中的財產貼上標簽,莫相離怔怔的看著他們,一時忘記了繼續向里走。

  林玟娜哭得聲嘶力竭,莫良矜抱著她小聲安慰,沈從文在一旁道:“媽,你不用太擔心了,我已經拜托律師界有名的律師為爸打這場官司,只要爸配合,勝訴是不成問題的?!?/p>

  莫良矜抬頭看了沈從文一眼,小聲抱怨:“爸怎么能貪污呢,這件事在Y市鬧得沸沸揚揚的,今后叫我怎么走出去,我那些朋友們肯定笑話死我,真是丟臉?!?/p>

  莫相離聞言,冷笑著走進去,慍怒的瞪著她,譏誚道:“你干的丟臉事還少嗎?現在才來要臉,會不會嫌太遲?更何況,法官都還沒有判阿爸貪污,你憑什么說阿爸貪污了?”

  莫良矜被莫相離一陣搶白,臉上紅了青,青了又白,再看沈從文聽到莫相離的聲音,幾乎是反射性地站起來,她氣得跳腳,一把將沈從文拉坐回沙發上,她說:“報紙上都寫得明明白白的,現在所有人都認定爸貪污受賄……”

  “啪”一聲,莫良矜被人甩了一個耳光,臉立即就浮起一個五指印,她錯愕的看著甩自己耳光的人,無乎是反射性的掄起巴掌,要立即掌摑回去。

  莫相離伸手架住她的手,眼中冒火,“若讓我再聽到你對阿爸說出半個不敬的字,我就打得你滿地找牙?!?/p>

  莫良矜用力掙扎,卻被莫相離箍得死死的,她怒火沖天,仰起精致的小臉狠瞪著莫相離,“你打啊,打死我啊,我說錯了嗎?莫相離,你以為你為什么能出國留學,你以為你那些吃喝玩樂的錢是從哪里來的?還不是爸收受賄賂……”

  莫良矜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言語間再無顧忌。眼見正在貼標簽的警員齊刷刷回頭望著她們,莫相離氣得太陽穴突突直跳,怒喝:“莫良矜,閉嘴!”

  林玟娜見兩人鬧得不成樣子,也止了哭泣,生怕莫良矜再說出什么不利的話來,將她往身邊一拽,喝斥道:“良矜,你說話越發口沒遮攔了,給我滾上樓去?!?/p>

  莫良矜還想說什么,在林玟娜嚴厲的目光下,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上樓去了,走了一半,見沈從文正目不轉睛的凝視莫相離,她又倒回來,扯住他的胳膊將他往樓上帶。

  而這一次,沈從文仍舊沒有如她的愿,一把甩開她的手,說:“你上去好好反省?!闭f完撇開頭。

  莫良矜恨恨地一跺腳,轉身蹬蹬上了樓。

  “相離,坐下吧,我叫你回來,一是為了商量你爸官司的事,二是……這里要查封了,你看還有沒有你想帶走的東西,收拾一下吧?!绷昼淠热嗳嗝夹?,一臉疲憊的說。

  莫鎮南貪污一事曝光后,記者天天圍追堵截,讓她疲于應對。她去咨詢過律師,莫鎮南貪污一事,人證物證俱在,想要打贏這場官司,只怕比登天還難。

  莫相離冷哼了一聲,“阿爸的事,我自會處理,不勞您操心?!闭f罷,再也不看林玟娜一眼,轉身向二樓書房走去。

  “相離,你這是說的什么話,你阿爸是我的丈夫,他出了事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觀?”林玟娜瞪著莫相離冷淡的背影,有些頹然。是否不是親生的孩子,她再怎么努力,也無法得到她的認可?

  莫相離的腳步生生一頓,冷道:“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你不用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要演戲,就去我阿爸面前演?!闭f完再不停留,消失在樓梯口。

  她要拿的東西不值錢,但是對她來說卻是彌足尊貴的。推開書房的門,她在門邊站了許久,透過昏暗的光線,她似乎看到阿爸還坐在牛皮椅里,慈愛的向她招手。

  淚,再次毫無征兆的滑落。三個月前,她歡天喜地的在這里準備婚嫁,三個月后,這個家卻面臨著分崩離析。這是何等諷刺的事實?

  來到書桌前,她彎腰在第二個抽屜里拿出一本老舊的相冊。她將相冊放進隨身的手袋里,大步向書房外走去。

  剛走了兩步,她疾走的腳步又停了下來,定定地看著倚在房門處的沈從文,他全身籠罩在陰影中,眉宇間似也裹了一抹黯然。

  她雖以最激烈的方式了斷婚約,卻無法斷掉心里牽念。在美國的這些日子,她不止一次想起他,想起他便又會想起那難堪的場景。每當這時,她會唾棄自己,越唾棄越心疼……

  原來,她從來都做不到她以為的瀟灑。

  莫相離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快步向門外走去,眼見她就要繞過沈從文下樓了,沈從文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說:“阿離,不要把我當陌生人?!?/p>

  莫相離眉梢上挑,雙眼輕睞向他,是一個極不屑的動作,“放手!”

  “為什么一定要這樣?做不成夫妻,我們也還可以做朋友?!鄙驈奈耐蝗挥X得力不從心,他從未想過他們之間會演變成今天這樣。

  “朋友?”莫相離諷刺的笑了笑,怎么可能還是朋友呢?婚禮上,當她義無反顧的轉身離開,他們就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搖了搖頭,她說:“沈從文,我與你永遠不會成為朋友?!?/p>

  因為還會眷戀,所以不能做朋友。

  沈從文頹然嘆氣,似已經妥協,“好,就算不是朋友,那我們至少還是家人吧,你爸爸的案子還需要我們齊心協力……”

  “謝謝你對我阿爸的事這么上心,其次我沒什么好說的?!闭f完她甩開他的手,轉身向樓下走去。

  沈從文看著她絕決的背影,心中仍是不甘。十年的感情就要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他不甘心。

  莫相離下了樓,沒有進去跟林玟娜打招呼,徑直穿鞋走人。

  穿過小花園,她拉開鐵門,還未跨出去,她的手腕再次被人扣住。她神情不耐地轉過臉去,還沒看清楚來人。倏忽間被人用力推靠在鐵門上,磕得背脊隱隱作痛,她皺緊眉頭,怒喝:“沈從文,你瘋了,放手!”

  男人身上散發著一股足以將人焚燒的怒火,他強壯的身軀死死的抵著莫相離的身體,大掌磨挲著她不盈一握的纖腰,“我沒瘋,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p>

  路燈下,沈從文眼底一片血紅,已然到達瘋狂的邊緣。

  莫相離見狀莫名心驚,她用力去推他,大義凜然道:“你沒瘋,那你現在是在做什么?你在侮辱我,也在侮辱你自己?!?/p>

  誰知他聽了她的話,卻是低嘎的笑出聲來,笑容中的那抹悲愴,讓此時心亂如麻的莫相離忍不住心中發怵,“阿離,你明知道我愛你,你卻以那種方式強迫我娶良矜,你知不知道你很殘忍?我千錯萬錯,錯不該與良矜睡??墒悄隳?,你捫心自問,你一點錯都沒有?”

  莫相離撇過頭去,拒絕回答他的問題,“沈從文,不要把自己的過錯推卸到我身上,我承受不起你的過錯,我再說一遍,放手!”

  沈從文沒有放手,而是定定的看著她嫣紅的唇,暖黃的燈光中,像一粒粒色澤誘人的櫻桃,仿佛在邀請他去品嘗。他未及細想,已經俯身去吻住了她。

  她的滋味,一如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只是還來不及細細品嘗,他已經被人一拳擊飛了出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