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一江春水須盡歡

一江春水須盡歡

夏何歡扶翼 著

連載中免費

  一江春水須盡歡最新章節,夏何歡扶翼全文完結,男主角扶翼女主角夏何歡的小說叫做《一江春水須盡歡》,這部小說由作者月輕涯傾心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夏何歡身為圣靈界界主的女兒,卻像個廢物一樣,除了自愈能力超強以外,什么都不會,偏偏尊貴扶翼對她言聽計從,兩人前往人間歷練,以求找到事情的解決之法,卻也因此生出波折…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一江春水須盡歡最新章節,夏何歡扶翼全文完結,男主角扶翼女主角夏何歡的小說叫做《一江春水須盡歡》,這部小說由作者月輕涯傾心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夏何歡身為圣靈界界主的女兒,卻像個廢物一樣,除了自愈能力超強以外,什么都不會,偏偏尊貴扶翼對她言聽計從,兩人前往人間歷練,以求找到事情的解決之法,卻也因此生出波折…

免費閱讀

  白洵玥不像帝熾華。

  帝熾華被夏何歡盯著看的時候會臉紅,會躲避。白洵玥卻會主動湊上去,看完左邊臉,還會給看右邊臉,看完還問你美不美的那種。

  “小歡歡,你不記得我的聲音了嗎?我就是那天在你胸口呆過的小兔兔??!”

  “咳!”

  帝熾華俊臉一黑,原本翻涌得厲害的血氣,更加混亂了起來。

  夏何歡完全無視了帝熾華的咳嗽聲,繼續盯著白洵玥,認真評價:“哦,記得記得!原來你變成人的樣子這么帥??!笑起來也好看!”

  “咳咳咳!”

  也不知道是被夏何歡氣的,還是故意的,帝熾華又吐了一口血,身子一傾,就倒向了床榻。

  這回,夏何歡激靈了。

  搶在被帝熾華壓到之前,從床上蹦了下來。

  嘭!

  只聽見帝熾華重重的倒在床板上的聲音。

  白洵玥著實怔了一下,然后就不可思議地看向夏何歡:“小歡歡啊,你是真的不喜歡小華華,還是你原本就不知道喜歡為何物???”

  嗯?

  夏何歡眨了眨眼。

  “我知道什么是喜歡啊,我喜歡吃香蕉,喜歡穿男人衣服,喜歡曬太陽,對了,最是喜歡曬太陽,能幫我補充靈力!”

  “你呀,果然像小華華所說的是個笨蛋,不過,是一個不知道情為何物的小笨蛋!”白洵玥用力一點夏何歡的腦門,將她推回到了帝熾華的身旁。

  夏何歡好不容易才站穩。

  心中那叫一個氣啊……

  她是有多渣,連只兔子精都敢欺負她?

  “我終于理解了大魔王為什么成天嚷嚷著要烤兔子了!”夏何歡盯著白洵玥,咬牙,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

  白洵玥立刻解釋:“小歡歡你別誤會??!我推你過去,是讓你快救小華華一命!他剛剛因為擔心你病死了,動用了靈力召喚我來,現在傷重復發,只有你能救他?!?/p>

  “血參不行嗎?”

  她只剩下了五百年靈力了,再給大魔王吃一口,她就離著打回原形的日子不遠了……

  白洵玥卻搖了搖頭:“玄清石的威力,只有你的藥力能立刻鎮壓下去!放心,你且救他這最后一次,我待會就去鳳白山,給他搶救命的草藥!”

  草藥?

  她也認識很多草藥的??!

  圣清界里全是草藥修煉成的藥清。

  夏何歡與白洵玥點著手指頭細細介紹起了圣清界來。

  圣清界里的修煉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地藥清,大藥清,上藥清,天藥清,以及仙藥清!每個境界的藥清還分為了下品,中品、上品三個階段。

  上清主老頭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仙藥清,在圣清界中的地位也最高,不過已經放馬南山,平日里不是盛典都不會輕易露面了。

  扶翼和秦椒她爺爺秦霜兩人則都達到了天藥清的實力,是圣清界的左右護法,各司其職的同時還互相看不對眼。

  扶翼的品級比秦霜高一階,又比秦霜年輕,人美,受歡迎,便處處壓了秦霜一頭。

  除此之外,圣清界還有十九名上藥清,百名大藥清,以及一千八百九十二名地藥清。

  每個修煉成藥清的藥材,便能做那一類藥材的主宰。

  比如,地藥清管轄地藥級別的藥材,天藥清掌管天藥級別的藥材。以此類推,修煉的等級越高,能管轄的藥材種類便越高。

  但,也有另類。

  那就是夏何歡。

  她明明是一個下品地藥清,卻可以越級種藥材。至今為止,已經種出過天藥清級別的藥材,這個秘密,也只有扶翼知道。

  夏何歡卻一股腦兒告訴了白洵玥。

  白洵玥聽完,愣神了很久。

  最終,他露出了無比難得認真的一笑,還伸手摸了摸夏何歡的腦袋,道:“既然你這么坦誠的告訴我你的秘密,那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作為交換,如何?”

  “好呀好呀!你說,我保證不告訴別人!”夏何歡拍了拍胸口。

  男子漢說話,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萬一哪天她真的莫名其妙變女子了,那就另說!

  白洵玥可不知夏何歡打的這個主意,繼續認真地道:“其實我的真身,不是兔子,是狐貍……”

  “哦!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種多情的狐妖對不對?”夏何歡在藏書閣中讀到過。

  她很博學的!

  白洵玥被小歡歡氣得,差點跟小華華并排去吐血。

  “我們狐族是最專情的!一生只認一人,時代更迭,生死輪回也不改初心!”

  “嗯……”

  夏何歡對這話的含義一知半解,又不想暴露自己半桶子水的學問,就干脆岔開話題,用余光瞥著臉色慘白如紙的帝熾華。

  “我們若是再爭下去,他是不是真的就要死了?”

  “快!快救他!”白洵玥恍然回魂,急忙將小歡歡推去了帝熾華的身邊。

  夏何歡伸出今天上午才顯擺過的手指,挨個憐惜了一番。

  最終選了個大拇指,塞進了帝熾華的口中。

  這一次,昏迷中的帝熾華停頓了許久才有了動靜。

  依舊是極盡全力地吮吸。

  夏何歡甚至能感覺到大魔王糙礪的舌尖,來回掃過她指腹的瘙癢。

  也能感覺到大魔王的牙齒,時緊時松地咬在她大拇指上時,帶給她驚心動魄的感覺。

  只是,更清晰的還是那源源不斷流失進了大魔王體內的靈力。

  這讓好不容易才恢復一點的夏何歡,再次丹田空寂,靈臺混沌,倦意沉沉襲來。

  那好不容易有些隆起的胸口,也逐漸平坦了下去……

  白洵玥看得一臉心疼,幾次想開口阻止。

  可,若是不等帝熾華自己醒來,那這一次的小歡歡的犧牲便等于前功盡棄……

  終于,在夏何歡快要吃撐不住的之前,帝熾華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一回,夏何歡笑不出來了。

  太困了,困得恨不能娶了周公!

  帝熾華睜開眼之后,眸光里有三分震驚,五分感動,兩分憐惜,可最后都被他掩藏在一片平靜之中。

  “笨蛋,說過不要再為我傻事了,為何總是不聽……”

  又被大魔王喊笨蛋,夏何歡很不開心。

  她夏何歡一直是以冰雪聰明自居的好不好?

  夏何歡要不是看在這大魔王現在身子還虛,她不想乘人之危的份上,一定會和他比一比到底誰是笨蛋。

  嘆了口氣……

  夏何歡收起傲氣,默默地準備起身回東廂房。

  剛走兩步,就感覺胳膊被大力一拽,整個人便跌入了一個堅實,溫暖的懷中。仰頭,便對了帝熾華那雙深沉如潭的眸子。

  他眸光里好像有火,直燒得夏何歡心口都微微發燙。

  “你,你干嘛?不能吃我臉,會毀容的!”夏何歡趕忙伸出雙手,緊緊護住臉。

  帝熾華忍住想揍死這個笨蛋的沖動,盡量輕柔地拉下了她的一只手,仔細看了看那只手的大拇指。

  上面被咬得滿是深深淺淺的牙印,溢出的血已經殷紅一片。

  帝熾華隨即中懷中拿出了一個瓷瓶。取了瓷瓶中的金瘡藥,想要為夏何歡抹上。

  然而……

  不等藥粉送到夏何歡的手指上,夏何歡手指上的傷口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了!

  帝熾華狠狠一震。

  猛地抬起頭來盯著夏何歡:“你到底是何人?”

  夏何歡抽回手指,站在空地上,拍了拍胸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圣清界里一株小小地藥清,夏何歡是也!”

  帝熾華擰眉了許久,腦子里似乎有萬千思緒飛過。

  眸子里的光也是明滅不定。

  夏何歡她……

  “夏何歡她真的已經死了!”秦椒在扶翼的身后放聲大喊。

  這里是滄海崖邊,天寒地凍。

  崖上狂風,崖下巨浪。

  秦椒的聲音淹沒在天地之間,別說聽不清,即使聽清了,扶翼也是不會信的。

  他只輕攏了攏紅衣,便繼續橫臥在崖邊,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搭在腿上,慵懶卻專注的目光盯著眼前的一顆小綠苗。

  這是治愈先天欠缺之癥的三種天材地寶之中,最后的一株仙草。

  只要等這株繹仙草長成,再加上他從鳳白山搶來的一株鳳凰花和一株花菱草,便可以回去給歡兒一個驚喜了!

  這一天,他已經期待了太久,太久。

  秦椒見扶翼完全不信她說的話,便干脆連結果帶過程都編得更完美了些。

  “扶翼大人,是真的,我親眼所見!是那個和她同住一屋的男人推她下河,活活把何歡給淹死的!我去了之后,已經來不及救她了!”

  “淹死?”

  扶翼瞬間旋身,死死地盯著秦椒。

  沒錯,歡兒不會游泳!

  因為他忌諱男女有別,所以沒教過歡兒游泳!而要說男子,那個重傷的男子,不應該已經死了嗎?

  憂心的扶翼紅袖一揮,給繹仙草設下了一個結界。

  既可以護著繹仙草不被偷,也可以護著繹仙草茁壯成熟。

  做完這些,扶翼狹長的眸子微微瞇起,警告秦椒:“現在隨本座回去,要是證實是你詛咒歡兒,本座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秦椒打了個寒噤,卻還是咬著牙,硬著頭皮答應。

  二人一前一后地回了梵凈峰上的茶莊中。

  秦椒第一時間去了那河邊大哭。

  “何歡妹妹,你死的好慘啊……”

  “住口!”

  扶翼怒斥了一聲,道,“我在歡兒身上種下過生死契,百米之內都可以感應到她,這河中我試過了,沒有歡兒半個影子?!?/p>

  聞言,秦椒又驚又懼。

  河中不見夏何歡?

  “一定是在東廂房!一定是被那個男人把尸體帶回去了,他,他是想鞭尸!”秦椒信口胡謅。

  扶翼哼笑一聲,未置可否。

  秦椒卻已經被扶翼那溫柔卻駭人的目光嚇的,唇齒打架,雙股戰戰。

  為了自證清白,秦椒還先一步挨個房間的找夏何歡的‘尸體’。

  嘭!

  東廂房的大門被突然撞開。

  “嚶嚶嚶,何歡妹妹你死的好慘吶!”秦椒哭著沖了進來,卻錯愕地看見夏何歡正好端端地坐在圓桌前。

  她的旁邊還有兩個風格迥異的美男子正在細細地打量夏何歡。

  如此一來,夏何歡定然不是冤魂不散,而是真真實實的人!

  “怎么會這樣,你不是沉河了嗎!”秦椒拔劍怒指夏何歡。

  帝熾華與白洵玥立刻拔劍的拔劍,捏指決的捏指決,一左一右地將夏何歡護在了身后。

  “就是你把那個笨蛋推進河里的吧?”

  帝熾華擰著眉,寒著臉,身上的殺氣毫不掩飾的擴散著。

  秦椒早就瀕臨崩潰,此刻也顧不得許多,只想殺了夏何歡才能了事。當下便與帝熾華交起了手。

  人間那些修煉靈力的武夫與比秦椒這個上品大藥清比起來,絕對是小巫見大巫。

  秦椒起初也沒將帝熾華這個凡人放在眼里。

  可讓秦椒萬萬沒想到的是,帝熾華是凡人中的不凡之人,王者中的眾王之主!

  再加上夏何歡三次犧牲手指的治療法,帝熾華的丹田已經融合了一小部分玄清石的威力,此刻的帝熾華,已經有了直追上藥清的實力。

  “啪!”

  帝熾華一招便卸下了秦椒的兵器。

  “咔嚓!”

  第二招便將秦椒的胳膊給卸成了脫臼的狀態,掛在身側像蕩秋千。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干脆利索!

  “好!不愧是大魔王!”夏何歡一高興,把心中所想都說了出來。

  “你喊本王……大、魔、王?”帝熾華隨手將秦椒推開,轉而緩緩走向夏何歡,神情冷峻,氣勢懾人。

  夏何歡正欲落跑,轉身卻撞進了一道堅實的胸膛中,濃郁的藥香撲鼻。

  “哎呀!扶翼哥哥?扶翼哥哥救命!”

  夏何歡靈活的縱身一躍,如猴孫上樹一般跳到了扶翼的身上,雙手還死死纏住了扶翼的脖子。

  原本就穿的不怎么規整的衣袍更加凌亂不堪,哪兒哪兒都讓扶翼不敢直視。

  扶翼將衣襟扯到左肩露右肩,扯到右肩露左肩,生平第一次手足無措。

  白洵玥舉手遮住一只眼,欲拒還迎地偷看著,嘴巴也沒閑著。

  “嘖嘖嘖,小華華,你學學人家,斷袖得多么光明正大??!這才叫敢愛敢恨,你要是再慢一步,斷袖都輪不上你了!”

  帝熾華已然黑了臉,隨手揪住白洵玥的衣襟就把白洵玥從窗口丟了出去。

  “哎呀!小華華你忘恩負義啊……”

  白洵玥在窗外嚎。

  帝熾華卻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坐到了一旁的石桌前喝茶。

  然而……

  喝茶時,帝熾華那雙凜冽桀驁的眼,就沒有從扶翼和夏何歡兩人的身上移開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