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都市貼身狂少

都市貼身狂少

楊瀟 著

連載中免費

  都市貼身狂少小說大結局,楊瀟小說免費閱讀,長篇都市男頻小說《都市貼身狂少》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精彩的小說是作者紫某人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天之驕子楊瀟遭人暗害,意外融合了普通大二學生的靈魂,成為現代的一員,而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修煉的法決再度開始生效,只是這修煉過程,似乎有點少兒不宜啊。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都市貼身狂少小說大結局,楊瀟小說免費閱讀,長篇都市男頻小說《都市貼身狂少》正在火熱連載中,這部精彩的小說是作者紫某人創作而成,全文講述的是天之驕子楊瀟遭人暗害,意外融合了普通大二學生的靈魂,成為現代的一員,而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修煉的法決再度開始生效,只是這修煉過程,似乎有點少兒不宜啊。

免費閱讀

  “行,行吧……”雖然已經對楊瀟的醫術沒有了任何的懷疑,但畢竟是要被一個陌生男人按摩自己的穴位,要說心甘情愿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不過為了治病,她沒有辦法,只能點頭紅著俏臉表示了贊同。

  楊瀟利索的伸出手掌,直接小心的輕輕捏住柳馨茹如玉般的秀腿,那光滑細膩的感覺令他內心猛然間升出一股沖動,他竟然忍不住調皮的摸了秀腿一把!

  “你……你干什么!”柳馨茹再不懂也知道這按摩穴位和撫摸大腿有什么樣的區別,不由嬌怒出聲道,“你可不要借按摩為借口趁機占我的便宜!”

  “怎么可能!我向來都是很重醫德的好不好!”楊瀟急忙露出一臉正義,故作義憤填膺道,“你這是在侮辱我的醫德!”

  柳馨茹有些無語的撇了他一眼,冷冷道,“請問,你有從醫資格證嗎?你充其量也就是個江湖郎中,還醫德呢,不要坑蒙拐騙就積德了!”

  “額……”眼見謊言被拆穿,曉是臉皮再厚的楊瀟也只能是干笑兩聲,無法回答。其實剛才真是個意外,柳馨茹還真是冤枉他了。準確的說,剛才摸了柳馨茹大腿一把的人不是他,而是這身體的原主人,他的前世留在內心的沖動。

  楊瀟終于可以肯定自己為什么會見到美女會如此把持不住了,修煉逍遙陰陽訣固然是一方面原因,而那窩囊前世殘留在這身體內的記憶與他的靈魂產生了融合,所以多多少少讓自己現在的行為舉止都有一點點前世的這個處男成分在其中。

  這就完全可以理解為什么見到柳馨茹自己會這么興奮,也可以理解為什么自己明明閱女無數,卻依舊反應有些像是初哥,原來有前世的記憶在作怪??!

  想明白了這點,楊瀟倒沒什么好怪前世的,畢竟自己這個無主靈魂能獲得身體新生,感激他都來不及呢!再說,像初哥有什么不好?人生總要有樂趣的吧?將每一份感情都如同初戀般對待,將每一位美女都像處男般相處,這樣的生活才有奔頭嘛!

  “你在干什么?還……還不快點給我治療!”柳馨茹害羞的閉上雙眼,就如同上了刑場一樣準備慷慨赴義,可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見自己有什么異樣,睜開眼后一看差點鼻子沒氣歪,這楊瀟竟然就這樣盯著她發起了呆,哪有想要治療的跡象!

  胡思亂想中反應過來的楊瀟沒有回答,二話不說的急忙伸出手指,精準的找到了血海穴的位置,持續而有節奏的迅速連點十下!

  頓時,柳馨茹如同過電般,一陣陣酸麻舒爽的刺激感覺令她渾身忍不住再次顫抖起來,而這一次明顯要嚴重的多,倒更像是在抽搐。隨著每次點下的力道越來越重,她一開始還能忍住,可沒多久便忍不住的發出聲音來!

  楊瀟聽的那叫個心潮澎湃,這聲音,簡直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叫什么叫,遲早有天要把你給就地正法!楊瀟強忍著內心的欲念,收回了自己的手后呼了口氣道,“好了,你感受下,是不是感覺心里通暢了許多?”

  柳馨茹被這種一波波的穴位刺激搞的實在有些迷迷糊糊,好半餉才漸漸恢復過來,似乎全然忘了自己就這樣睡在楊瀟的面前,機械式的點頭道,“真是神奇,我感覺整個人都似乎輕了許多,心里也舒暢了不少?!?/p>

  “柳小姐,我可告訴你,這按摩只能暫時治愈你的這病,而要想讓這病不再發作,我建議你最好還是把心里的煩心事給解決掉?!睏顬t一邊戀戀不舍的將目光在柳馨茹的妙曼身軀上不停游走,一邊又充滿正義的勸解道,“只要解開心結,你這病才能最終痊愈?!?/p>

  聽見這話,柳馨茹對楊瀟的目光不但沒了懷疑,反而多少有了絲敬重。她有些憂愁的嘆了口氣道,“其實……我最近煩心的事并不是來自我自己,而是來自……這間我家祖傳的醫館?!?/p>

  “哦?”楊瀟沒料到柳馨茹竟然愿意朝自己敞開心扉,不由有些意外和興奮。這可是個好兆頭,說明柳馨茹對他的戒備終于開始松動了!

  柳馨茹低著俏臉,幽幽的傷感道,“你應該看的出來,這回春堂有很多年的歷史了吧?是不是覺得我家應該是祖傳的中醫,這房產也是我爺爺留下來的?”

  楊瀟不知道柳馨茹為何要這樣問,只能點頭道,“這回春堂老宅子肯定是祖輩的時候就建成的,自然是你祖上傳下來的?!?/p>

  “這樣想的人恐怕遠不止你一個,可實際上這回春堂并不是祖傳的,而是我爸的師傅當年臨終的時候托付給我爸的……”柳馨茹感嘆中似乎帶著些無奈道,“當年,師公有兩個親傳徒弟,可他卻因為年少時的傷而沒有子嗣,所以對兩位弟子當成兒子一樣看待。我父親老實,一心一意的總是追隨在師公的左右,而另一個徒弟聰明狡猾,雖然比我父親醫術要高,可卻自負甚高,總認為中醫逐漸沒落,開始對西醫很感興趣,還經??恐尾∧怖?,漸漸的,當他的丑陋事情暴露后,師公一氣之下將他給逐出了師門。從那以后,我爸的這位師弟就恨上了回春堂?!?/p>

  “他覺得師公偏心,為了把回春堂留給我爸才會把他趕走。原本師公在的時候他不敢動手,可現在師公逝世之后,他又靠當院長的親戚給扶植當上了主任,幾次三番的來回春堂挑釁找事不說,還揚言要讓回春堂身敗名裂?!绷叭憔o皺著黛眉充滿著擔憂,“最近我一直都在提心吊膽這事,我爸雖然繼承了師公的傳承,但是他沒有天賦,醫術只能算是一般,治治普通疾病還好,可讓他治療重病和疑難雜癥可就無能為力。要是回春堂真的身敗名裂,那我父親一定會想不開的……畢竟,他曾在師公臨終前發過誓,這輩子都要和回春堂共存亡……”

  “嗯……聽你這么說起來,那個家伙確實有些喪心病狂的不是東西?!睏顬t沉思了會后道,“不過你父親也沒必要擔心什么,醫生只是負責治病,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把死人都救活?再說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特長和能力范疇,就算治療不好病人也不算什么丟人的事,這回春堂只要不賣假藥不看死病人,就不可能會身敗名裂嘛!”

  柳馨茹有些像怪物一樣的看向楊瀟,不滿道,“這世間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這樣想那就好了,可惜事實是,如果我父親治不好他師弟帶來的病人,那就證明他醫術不精。你想,這要傳出去,還會有誰敢來這看???回春堂要是一個病人都沒有,那存在和不存在又有什么區別?”

  “所以說嘛,有些時候人就是這么鼠目寸光,治不好病就不是好醫生,他們也不想想,如果什么醫生都能把病給治好,那豈不是各個都是神醫了?”楊瀟有些無語,柳馨茹說的也對,人的劣根性的確會造成這樣的可能。

  “馨茹,你在房間里呢?我有位客人在后院你看見了嗎?你……”就在楊瀟想安慰柳馨茹幾句時,柳青云的聲音隨著他的身體幾乎同時進入了這房間之中。

  很快,當他看見女兒正在床上與他所說的那位客人面對面的坐在一起時,臉色瞬間變的鐵青,怒氣沖沖的直接一把抓過旁邊柜子上的雞毛撣子大聲道,“你這混蛋!搞了半天,你費盡心機要和我談什么狗屁生意原來是想接近我女兒??!我呸,看老子不打死你這小畜生??!”

  “柳館主,千萬別激動?。?!”楊瀟一見柳青云這氣勢洶洶要拼命的架勢,立刻有些狼狽的急忙從床上逃到了柳馨茹的身后。

  柳馨茹此時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給驚住了,這時才反應過來,急忙主動擋在了楊瀟身前朝著父親柳青云道,“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給我住嘴!你瞧瞧你這穿著,女兒家家的我真替你感到羞愧!你說,這男的是誰!要不是我今天看見這一幕,你是不是還要瞞我一輩子?。?!”柳青云確實被氣的不輕,他瞧著女兒和陌生男人這樣在一起就是一肚子火沒處發,氣急敗壞拿著雞毛撣子指著她道,“你現在工作了,確實可以談男朋友,可你怎么就不知道自重??!這么輕易就和男人在了一起,還是在家里……你這……傷風敗俗,簡直是傷風敗俗!”

  柳馨茹通紅著俏臉,她急忙用羽絨被把身軀給包裹住后才道,“爸,你真的誤會了,我們真的沒有什么事!他叫楊瀟,是廣德大學的學生,今天恰好在后院見到他,他是來給我治病的!”

  “狗屁!你自己就是校醫,你爹我就是中醫館主,還需要一個大學生來給你治病,你騙鬼呢!”柳青云氣的吹胡子瞪眼,朝著楊瀟便吼道,“臭小子,你今天不把這事給說清楚,就別想給我出這個門!”

  “咳咳……柳館主,別激動,我慢慢和你解釋?!睏顬t干咳了兩聲,總算是整理好了些思緒,嚴肅道,“是這樣的,事實不是您所看見的那樣,那個啥,我和您女兒,真的是在探索醫學和人體方面的一些問題,本人對于按摩呢還是有套辦法的,您女兒的照海穴和血海穴被我這么一點一按一摸,現在癥狀已經……柳館主?您怎么了?眼睛好像充血的很厲害???”

  柳馨茹無奈的一拍自己額頭,她實在是有些快被楊瀟給打敗了。這家伙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她父親是老中醫,難道會不知道那照海穴和血海穴是處在什么位置?自己女兒的敏感部位被人又點又按的,他要不怒急攻心氣的眼睛發紅那才叫有鬼呢!

  “夠了??!”終于,柳馨茹知道再解釋下去只會越解釋越亂,忍不住嬌聲喝道,“爸,您女兒不會白白讓男人占便宜的好嗎?您也知道我的病,您也開過方子,可一直沒用??!楊瀟雖然只是個大學生,但是他精通一些治療疑難雜癥的辦法,所以用按摩的方式讓我的病有效的進行治療,就這么簡單!您覺得女兒對于自己的清白會不重視嗎?這種方面騙您有什么必要!”

  柳馨茹的話語總算是讓處在暴走邊緣的柳青云面色緩和了一些,他輕哼著隨手扔掉了雞毛撣子,一屁股坐到旁邊的凳子上道,“好,暫且我相信你們,臭小子,你說,你要怎么負責!”

  “爸??!”柳馨茹實在沒想到自己父親竟然會來這一出興師問罪,不由急忙出聲想要制止。

  “柳館主,按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要我對你女兒負責?”我靠,這么漂亮的女人,不想負責的才是SB呢!楊瀟雙眼一亮,仿佛瞬間充滿希望道,“哈哈,負責,我當然愿意負責了,其實吧,我更愿意當您的準女婿!”

  “楊瀟??!”柳馨茹從來沒有覺得會有男人像楊瀟這樣的厚臉皮!這家伙真是無可救藥了,哪里有一點男人的氣概和君子的作風!這,這簡直就是無賴嘛!

  這么順著桿子往上爬的主,柳青云顯然也是頭一次碰上,他有些尷尬的憋了半天,總算才憋了句話,“當我的準女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p>

  “當我的老丈人,要求也是很高的哦!”楊瀟這句話一出,讓柳青云差點整個人都沒從椅子上摔下去!

  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可偏偏你還硬是說不出他什么毛病來!你是人,人家楊瀟也是人,你有要求,難道人家就沒了?

  “好,好,我今天算是開眼了?!绷嘣婆瓨O反笑,他朝著女兒柳馨茹便道,“你瞧瞧,這樣一個油嘴滑舌的主,我看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我不管你們倆之間有沒有什么,總之這樣的女婿,我是不要的!”

  “爸,您放心,我才不會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呢!”柳馨茹瞪了旁邊的楊瀟一眼,很明顯帶有絲警告的意味。

  楊瀟撇撇嘴,欲言又止的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切,油嘴滑舌?這叫真性情好不!這柳館主看來也是個死板固執的主,男人嘛,應該隨心所欲才是,比起那些明明想摸想上卻裝模作樣的偽君子,他自問要老實多了嘛!

  “館主!館主??!不好了,不好了??!”就在柳青云還想警告些什么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叫喊聲,聽聲音像是回春館里的學徒。

  “叫什么叫,天還塌不下來!”柳青云不滿的扭頭喊了聲,那門外的學徒這才滿是焦慮道,“館主,快去外面瞧瞧吧,那個吳主任帶著好幾個人過來,說,說是要找館主你有事……”

  聽見這吳主任的名頭,不光是柳青云臉色瞬間沉了下去,旁邊半坐在床上包裹著羽絨被的柳馨茹也是一臉擔憂之色。楊瀟一見這父女倆的表情,大致便已經猜到這個吳主任,估計就是柳馨茹剛才所說的她父親的那位冤家師弟。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始終還是要來,哼,無論吳水平今天來者善與不善,我身為醫者,都必須要迎難而上!走,出門接客!”柳青云從椅子上站起身,帶著學徒便瀟灑的準備離去。

  “爸!您等等,要不然……還是我去吧?”柳馨茹的美眸中此時已有了點點霧水,緊張之意甚濃。

  楊瀟撇了撇嘴,一臉的無語。瞧她這樣子,就好像柳青云是去慷慨赴死一樣。不就是有人來找茬而已,至于搞的這么生離死別一樣嘛!吳水平是吧?一聽這家伙名字就知道沒多少水平,怕個球!

  “女兒家,少管這些事。你只要把你校醫的工作做好就行?!绷嘣频闪肆叭阋谎酆笥值?,“趕緊把這個家伙給趕走,以后都不準讓他出現在回春堂!”

  楊瀟一聽就傻了眼,這么快就被掃地出門那怎么行!這清心丹還沒賣出去,那天陰潤澤草還沒到手,更何況以后要都不能來回春堂,他這煉骨期修煉用的藥材可怎么辦!

  “等等!”被逼無奈楊瀟只能義正嚴詞的急道,“醫者仁心,好歹咱也算是師從名醫,造福百姓那是義不容辭之事,一會我就與柳館主一起去瞧瞧吧!”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需要!”柳青云絲毫沒給楊瀟面子,一揮手便道,“你只要馬上給我離開這里,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呦呵!這老家伙是軟硬不吃??!楊瀟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在沒得到利益之前,他可不能被這樣趕出回春堂。

  “爸,要不……我和楊瀟也出去陪您看看吧,您放心我們不搗亂?!本驮跅顬t沒轍之際,旁邊的柳馨茹倒是猶豫了會后便道,“楊瀟和我多少會些醫術,多一個人幫忙總好些不是嗎?那吳水平來者不善,您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回春堂的牌匾,得為師公著想??!”

  柳青云明顯楞了楞神,沉默了會后深深看了楊瀟一眼,冷冷的開口道,“行,那我就看看,你這吹牛的醫術到底有多高!”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