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我的愛低入塵微洛云夢秦慕南

我的愛低入塵微洛云夢秦慕南

全文完結加番外 著

連載中免費

  我的愛低入塵微(洛云夢秦慕南)小說在線閱讀全集,女主洛云夢男主秦慕南的小說無錯版免費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一只小檸檬所寫的言情小說《我的愛低入塵微》主角是洛云夢和秦慕南,小說講的是洛云夢為了愛情落得眾叛親離下場,最終淪為路邊的棄婦,而昔日無比寵愛她的丈夫,如今竟把她當獻血的工具,洛云夢發誓定要讓曾經背叛她的人都付出慘痛代價.....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我的愛低入塵微(洛云夢秦慕南)小說在線閱讀全集,女主洛云夢男主秦慕南的小說無錯版免費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一只小檸檬所寫的言情小說《我的愛低入塵微》主角是洛云夢和秦慕南,小說講的是洛云夢為了愛情落得眾叛親離下場,最終淪為路邊的棄婦,而昔日無比寵愛她的丈夫,如今竟把她當獻血的工具,洛云夢發誓定要讓曾經背叛她的人都付出慘痛代價.....

免費閱讀

  “小洛啊,你看你強撐什么呢?你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

  張小山關上房門,眼里猥瑣的光在她身上亂轉。洛云夢沒理他,她冷得無法思考,求生的本能讓她去找任何可以取暖的東西。

  忽然她腰間一緊,按耐不住的張小山一把將她丟在床上,開始扒她的衣服,惡心的嘴朝著她的臉上拱去。

  “小洛。你說你這從牢里出來的女人還死撐什么呢?還有誰敢要你?……”

  “他們說你賤得很,為了幾塊錢就可以和男人上……嘖嘖,怎么到我跟前就不行?”

  他的臟手就要扒開洛云夢的衣服。洛云夢一聲不吭地死命掙扎??墒撬静皇悄腥说膶κ?。

  很快單薄的衣服就要被扒下來,洛云夢死氣沉沉的眼中都是絕望。她很想喊,可是咳嗽在這個節骨眼上怎么都停不住。

  讓她死了吧,死了就不用遭這個罪了。

  可是怎么死呢?

  她無數次想要自殺,可是那個魔鬼一樣的男人總是有辦法把她救回來,然后讓她半生不死地活著。

  她試過多少次就換回來多少次更加痛苦的折磨和羞辱。所以她早就麻木了。麻木地活著,然后直到生命耗盡最后一滴精氣神為止的那一天。

  在劇烈的掙扎中,洛云夢茫然瞪著頭頂那霉了一大片的屋頂,耳邊粗重如野獸般的呼吸忽遠忽近。

  張小山眼看就要得逞了。他脫了衣服就要上,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被狠狠踢開。

  冷風灌了進來。

  下一刻,洛云夢只聽見趴在自己身上的張小山發出一聲慘叫。她身上一輕,接著她聽見了噩夢里才有的聲音。

  “洛云夢,打擾了你的好事,很對不住啊?!?/p>

  洛云夢慢慢從床上支起身子看向那逆光大步而來的男人。

  秦慕南,來了。

  那魔鬼一樣的男人,來了。

  張小山像是死豬一樣被人丟在了平房外的污水坑里。破了的房門被保鏢小心翼翼帶上。

  秦慕南皺著漂亮的眉頭掃了一眼骯臟的屋子,最后目光落在了床上蜷縮成一團的洛云夢。

  只要不是眼瞎都看得出她狀況很糟糕。臉頰燒得通紅通紅的,唇干裂得一片片起皮滲出血來。身體更不用說了,已經瘦到畸形的鎖骨凹陷得可以養一缸魚。

  五年的牢獄之災洛云夢熬過來了。

  刻意的折磨在她身上留下深深的痕跡。那種折磨就算是做慣了心狠手辣事的人聽了都覺得犯怵??陕逶茐艟谷话鞠聛砹?。

  秦慕南垂了眼,掩了眼底浮起深深的厭憎。

  五年后的洛云夢還是該死的美。哪怕成了眼前這一副鬼樣子,依舊可以勾搭男人。

  屋子很安靜。秦慕南點了根煙。青煙彌漫開來,她的咳嗽聲更壓不住了。

  洛云夢咳了很久,終于找到自己的聲音:“秦二少,你來這兒有何貴干?”

  她的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像是被砂紙磨過了一樣。曾經聲震海市夜鶯般的嗓子成了如今這樣破鑼嗓子,倒是很應景。

  秦慕南按熄了煙頭,冷冷盯著洛云夢:“如果不是你還有點用,你以為我會這個時候找你?”

  洛云夢幽魂一樣盯著秦慕南:“二少要我做什么?”

  “血?!鼻啬侥衔⑽⒁恍?,只是這笑容讓她頭皮發麻。

  “簡清秋生病了,需要你的血?!?/p>

  洛云夢微微怔忪。

  簡清秋——這么多年了她又聽見了這個名字。

  多年前,在海市的公子名媛圈子里人人都知道,洛云夢和簡清秋是最好的朋友。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

  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洛云夢覺得這輩子就只有簡清秋一個朋友。更何況兩人當初是因為體內都是“熊貓血”而認識。這個緣分當初令她覺得簡直是上天的恩賜。

  現在想想這其實是命運詛咒的開始吧。

  “清秋最近做了個切除腫瘤的小手術,一直恢復不過來。醫生說她極度貧血?!?/p>

  秦慕南眼神很沉冷:“整個海市就只有你和清秋是同一個血型,RH。俗稱的熊貓血。另一個人在齊市。所以,你慶幸吧。你還有點用,可以為清秋輸血?!?/p>

  洛云夢忽然冷冷笑了起來:“我不欠她的?!?/p>

  秦慕南愣了下,眸色驟然冷下來:“你再說一遍?”

  洛云夢盯著秦慕南,咧開干裂破皮的唇:“我說,我不欠簡清秋的。我不想輸血給她?!?/p>

  屋子里的寒氣陡然降低了好幾度。

  秦慕南看著洛云夢,忽然笑了:“洛云夢,你有種再說一遍?你信不信我一會讓剛才那個男人進來做剛才沒做成的事?”

  “或者你喜歡多點人一起玩比較熱鬧?我看這棚戶區男人不少,我可以替你挑幾個身強力壯的?!?/p>

  洛云夢閉了嘴。過了好一會才撩眼對他笑了笑:“慕南,你說這話不嫌臟嗎?”

  “讓別的臭男人睡你睡過的女人,你不覺得臟嗎?”

  秦慕南變了臉色。

  下一刻,洛云夢的頭就被狠狠砸在了墻上。大把的頭發被撕扯得幾乎要從頭皮上分離。她嘶啞尖叫一聲。

  秦慕南笑:“臟?你臟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大哥被你害死了,簡清秋是我大哥的未婚妻。你敢說你不欠她的?”

  “洛云夢,你欠秦家的幾輩子都還不完。你欠簡清秋的多了去了。要你一點血怎么了?把你的血都抽干了給簡清秋這樣的好女人,都嫌你的血臟,不配!”

  血從洛云夢的額角流下,很快迷蒙了她的眼。

  眼前一片血紅血紅的,讓她想起了五年前那一場震驚整個海市的血案。

  秦家有三兄弟,個個人品出眾。

  秦家的大公子秦慕天。正如他的名字一樣,義薄云天,做人大方。黑白兩道都尊稱他“秦大少”。

  二少秦慕南,性子沉穩,為人低調,但是做事手段果斷狠辣,有人說寧可得罪閻王都不不能得罪秦二少。

  而秦家老三秦慕卿人斯斯文文,讀書很好。

  五年前,秦慕天在紅橋娛樂旁的小巷子被一群混混圍毆,捅了一刀恰好在腹部的大動脈,經送醫搶救無效而死。

  而他為什么會在紅橋娛樂,經調查是收到了洛云夢的一條短信。短信里洛云夢揚言因為和秦慕南感情不順鬧著要自殺。

  秦慕天身為秦慕南的大哥怎么不急?

  他趕到時,洛云夢正被一群小混混欲行不軌,秦慕天上前解圍反而被捅死。

  事后警方查證,這混混是受洛云夢指使,原本是她要演一場苦肉計,誰知道演過頭了。

  人證罪證俱在,洛云夢被判故意傷害罪入獄五年。

  剛才秦慕南口中的簡清秋,則是秦慕天沒過門的未婚妻。

  回憶戛然而止,秦慕南放開洛云夢,掏出手帕慢慢擦著自己的手,仿佛剛才沾染的是多臟的東西。

  他居高臨下,冷冷看著她:“洛云夢,你的贖罪才剛剛開始?!?/p>

  血不斷的從細瘦得可怕的胳膊抽出,然后艱難地灌滿一旁的血袋。

  一旁戴著口罩的護士時不時憂心看著病床上那宛若紙片人的洛云夢,然后再看看一旁忙碌的醫生。

  “已經400cc了?!弊o士小聲說,“這點血抽了大半天,還……還抽嗎?”

  醫生看了一眼昏昏沉沉的人,猶豫不決。

  “抽,怎么不抽?”

  一旁靠在窗子旁抽煙的秦慕南冷冷開口。

  醫生對護士點頭示意了下,護士又拿起一個血袋。

  針頭入肉,細瘦的胳膊像是柴火棍。護士的手都微微發抖起來。再抽下去就是800CC,健康人都受不了,更何況床上瘦骨如柴的女人。

  護士針頭一歪,刺破了她的肉。有血冒了出來。

  護士急忙道歉。

  洛云夢微微蘇醒過來,朝護士擠出一個笑容:“我不疼,沒事。抽吧?!?/p>

  護士只能咬牙繼續。秦慕南擰緊了眉頭,眼底浮起莫名的煩躁。他狠狠把煙頭碾熄在窗臺。

  “洛云夢,你別裝善良了。你這樣讓我惡心!”

  洛云夢閉上眼:“我裝不裝與二少沒關系,你只要我的血,不是嗎?”

  秦慕南愣了下,眼底越發陰沉。

  這個時候病房的門打開了,護士推著一位滿臉蒼白的嬌弱女人走了進來。

  那女人長得很清秀,只是臉色太蒼白,看起來很是嬌弱。她穿著櫻花粉羊毛針織衫,穿著雪白的長裙。

  她清秀得像是一只素雅的白花,讓人一看就心生憐惜。

  秦慕南見她來了,臉上的怒意消失。他上前扶起她:“清秋,你覺得怎么樣?”

  眼前這人便是秦慕天的未婚妻,簡清秋。按道理秦慕南要叫她大嫂,但因為還未完婚,門第規矩森嚴的秦家并未對外承認。

  秦慕南對她也只是稱呼名字而已。

  簡清秋從輪椅上站起來,身子微微晃了晃。秦慕南很自然地環住她的肩頭讓她依靠。

  簡清秋素雅的臉上浮起紅暈:“謝謝你,慕南?!?/p>

  秦慕南聲音低沉:“應該的。你雖然沒有和大哥結婚,但是我答應過大哥一定要好好照顧你?!?/p>

  簡清秋聽了臉微微發白。不過很快她就笑了,打趣:“那慕南你豈不是要照顧我一輩子?”

  秦慕南扶著簡清秋上了病床。他的動作小心翼翼,像是在捧著一件稀世珍寶。

  簡清秋好奇問:“慕南,聽說你給我找了個血型相同的捐贈者,是那人嗎?”

  她指了指病房另一側還在抽血的洛云夢。洛云夢還在抽血,發黃的頭發蓋住了一半的臉。是以簡清秋根本沒看清楚她是誰。

  秦慕南的動作頓了頓,很快,他淡淡開口:“嗯,是個不相干的人?!?/p>

  簡清秋好奇想要再問。那邊護士低聲說了一句:“抽好了?!?/p>

  過了一會兒血袋拿來,血還溫熱。簡清秋正擼起袖管,忽然她看見了什么似的急促叫了一聲。

  秦慕南立刻回頭。

  只見洛云夢正起身,蒼白得像女鬼一樣的臉面向病床上的簡清秋。

  她咧嘴一笑:“簡清秋,你好啊。許久不見了?!?/p>

  簡清秋渾身發抖:“你……怎么是你?”

  她抱住秦慕南的手臂,渾身發抖:“慕南,她怎么會在這兒?”

  洛云夢似笑非笑看著嚇得連形象都不要的簡清秋,咧嘴:“簡清秋,五年后你再見到我,你很意外嗎?我沒有死在牢里你很失望?”

  “五年前,是誰碰了我的手機給慕天大哥發了那條簡訊。我問過你,你說不是。你說你很愛慕天不可能害他??墒莿偛盼彝蝗挥悬c明白了為什么?!?/p>

  她的目光來回在他們兩人身上轉動。秦慕南定定看著病床上的洛云夢。她很瘦很瘦,落在外面蒼白皮膚上幾乎可以看見里面根根骨頭。

  那一根根骨頭那么尖利,五年的牢獄折磨都磨不平。他很想按住她一根根慢慢折斷。

  她總是這樣,總是這樣!

  耳邊是簡清秋哀哀的哭泣聲,惹人心煩。

  “慕南,我為什么要害慕天?這五年來失去慕天我生不如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寧可拿我的命去換慕天活過來……”

  “她是瘋子。她害死了慕天,她還要來誣陷我!”

  秦慕南突然幾步上前,惡狠狠甩了洛云夢一巴掌,把她打得跌在地上。

  “洛云夢,你害死了我大哥,還想污蔑清秋?這么多年來,清秋一直好好給我大哥守節。她為什么要害我大哥?”秦慕南眼神陰狠:“你再說一個字,你信不信舌頭都給你割下來?!?/p>

  眼前金星亂撞,簡清秋的哭聲,秦慕南的安慰聲都似乎遠去。

  洛云夢模模糊糊看去。秦慕南在安慰簡清秋,臉上是出奇的耐心和溫和。那輕拍簡清秋手溫暖修長,曾經炙熱地握住她的手許諾過一生一世一雙人。

  曾幾何時,這份柔情只屬于只屬于她洛云夢一個人。

  現在統統都沒了……

  ……

  抽血完畢,洛云夢被趕到了一間很簡陋的休息室。經過剛才的小小騷動,秦慕南嚴令洛云夢不能出現在簡清秋跟前。

  洛云夢抽了血十分虛弱。醫生終究是可憐她,給她掛了一瓶營養劑,不然她那樣子估計都走不出醫院就會昏倒。。

  病房的門悄悄打開,洛云夢以為是護士,翻了個身就準備繼續睡。

  可是一個很稚嫩的聲音傳來:“阿姨,你生病了嗎?”

  洛云夢愣了下,睜開眼。只見一位四五歲宛若瓷娃娃的男孩子正怯怯站在門邊。

  小男孩很漂亮,烏黑的頭發微微打著小卷,五官秀氣精致,肉嘟嘟的臉上一雙大眼黑黝黝的十分有靈氣。

  洛云夢渾身發抖起來。

  這男孩子太像太像一個人了。

  太像了!眼睛、鼻子、嘴唇……還有那說話的神韻。簡直和某個人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洛云夢幾乎是哆嗦著下床,又怕自己的樣子嚇到小男孩。

  她硬生生讓自己坐在床邊,問:“小朋友你是誰?不,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皺著好看的眉盯著洛云夢。他奶聲奶氣回答:“我叫秦昇。我今年四歲了?!?/p>

  四歲……洛云夢眼中的光彩迅速黯淡下來。

  她的孩子如果活下來到現在是五歲。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