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冷情總裁別靠近季半夏陸時寒

冷情總裁別靠近季半夏陸時寒

全文完結加番外 著

連載中免費

  季半夏陸時寒全文免費閱讀,冷情總裁別靠近(季半夏陸時寒)小說by夏涼笙無錯版免費全文,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夏良笙所寫的總裁言情佳作《冷情總裁別靠近》又名《陸先生,你的節操掉了!》《奈何陸少太會撩》,主角是季半夏和陸時寒,小說講的是陸時寒看見她這副故作姿態的模樣漠然地笑著。季半夏沒受過這么大的侮辱,心里又是驚詫又是難以忍受,掙扎著想要撐起身。然而擠在她雙/腿/間的陸時寒壓根不給她逃跑的機會,堅實有力的身體豁然壓低,肌肉明顯的胸膛貼在她纖細有料的身體。他衣服中的手迅速地上移,死死鉗制住季半夏的手?!皾L!”“放開我!”動都動不了地被男人壓在身體下面,季半夏牙關咬得死緊....

更新:2020/08/10

在線閱讀

  季半夏陸時寒全文免費閱讀,冷情總裁別靠近(季半夏陸時寒)小說by夏涼笙無錯版免費全文,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夏良笙所寫的總裁言情佳作《冷情總裁別靠近》又名《陸先生,你的節操掉了!》《奈何陸少太會撩》,主角是季半夏和陸時寒,小說講的是陸時寒看見她這副故作姿態的模樣漠然地笑著。季半夏沒受過這么大的侮辱,心里又是驚詫又是難以忍受,掙扎著想要撐起身。然而擠在她雙/腿/間的陸時寒壓根不給她逃跑的機會,堅實有力的身體豁然壓低,肌肉明顯的胸膛貼在她纖細有料的身體。他衣服中的手迅速地上移,死死鉗制住季半夏的手?!皾L!”“放開我!”動都動不了地被男人壓在身體下面,季半夏牙關咬得死緊....

免費閱讀

  陸時寒宛如寒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只手力氣極大地拽住她的腰往自己身邊貼,將她按在沙發上。

  季半夏掙扎著想要逃出去,卻被他一只手抓住雙手手腕舉過頭頂,膝蓋頂開雙腿。

  “出去!”陸時寒對站在不遠處目瞪口呆的秘書道。

  秘書心領神會,趕緊轉身出去了還順便帶上了門,眨眼間,屋子里只有兩人衣服摩擦的聲音和粗重的呼吸聲。

  “無恥!”

  季半夏憤怒地盯著陸時寒這個小人,拼命掙扎,然而她這點力氣根本就撼動不了男人一分一毫,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陸時寒迅速壓低身體,一只手掐著她的下巴,霸道強勢地吻上她的唇。

  陌生的氣息。

  肆無忌憚的舌頭。

  熊熊燃燒的欲火。

  季半夏承受不住他的霸道,只覺得舌頭都快麻木,但男人根本不給她平復的時間。

  “陸時寒,戲弄我很有成就感嗎?”

  “看不出來嗎?我想要你!”

  粗重的呼吸著,陸時寒冷漠的俊臉帶著情欲的瘋狂和不太明顯的。

  他也驚訝于自己的身體對季半夏產生的巨大反應,從她大汗淋漓站在門外開始的那一秒,他就感受到自己在躁動,在翻滾,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想要把這個女人拆吞入腹。

  但是,看見她滿臉的不情愿,陸時寒心里又有一絲難以言說的一閃而過的情緒閃過。

  松開掐著季半夏下巴的手,陸時寒拿過老舊茶幾上的合同:“這里有份合同,要是沒什么問題,就簽了吧!”

  季半夏厭煩他厭煩得要死,眼角余光掃到合同上的內容,瞬間被震驚。

  “甲方與乙方簽訂合約,甲方每月向乙方支付100萬人民幣生活費……”

  甲方的名字寫著陸時寒,乙方是季半夏自己。

  她望了陸時寒一眼,繼續往下翻,只見后面還清楚地注明,三個月后陸時寒會送她一套房和一輛車,每個月還有相應的首飾錢和衣服錢,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隨叫隨到。

  哦不,隨時隨地準備著被“愛”。

  手上的合同輕飄飄的,卻讓季半夏覺得遍體生寒。

  原來,這一切都是陸時寒設下的圈套,奪去她的工作,讓她失去經濟來源,就是為了逼她簽下這份賣身合約。

  呵,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冷笑地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陸時寒,季半夏揚手將這份合同甩得漫天飛舞,“不好意思陸總,手滑了?!?/p>

  嘲諷地對著陸時寒笑笑,最討厭用不光彩手段的季半夏膝蓋猛地頂向陸時寒的小腹,上半身掙扎著往沙發外扭動。

  忽然,陸時寒冰冷的神情出現裂痕,他松開自己的領帶綁住季半夏的兩只手腕。

  “!”

  “陸時寒?。?!”

  季半夏所有的冷靜被這不可控制的局面打破,往后縮著身體。

  然而陸時寒根本不給她機會,他用力扣著她的后背,粗暴地低頭咬著她的敏感。

  他的唇那么用力,濕熱而霸道,靈活的手指攀上季半夏細軟的腰肢。

  “陸時寒,你住手!”季半夏全身顫抖,使勁推著身上的人。

  然而理智已經繃斷的陸時寒不能停,也不想停下來,他從季半夏豐滿的胸前抬頭,充斥的眼眸望著她,低頭吻住她的唇。

  與此同時,他突破了最后一層防線。

  窗簾不知何時被風吹開,夏季悶熱的風照射著屋子。

  狹窄的老舊沙發上,渾身赤、裸的季半夏大汗淋漓地仰靠著,眼角濡濕,紅唇微腫。

  男人根本不聽她的喊叫和抵觸。

  季半夏覺得這短短兩天,先是渣男背叛劈腿,后是被這個不講道理的無品男侮辱,她這是上輩子做了孽,老天懲罰她來了。

  不知過去多久,就在季半夏快要暈過去的時候,牢牢摟著她的陸時寒終于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

  他微微汗濕的額頭貼著她的鎖骨,寬大有力的手掌松開緊抓著女人的手,女人手腕處留下了一道紅痕。

  忽然,他起身離開季半夏的身體,臉上的神情找不到一絲方才失控的跡象,對她說:“明天會有人帶你到住的地方,喜歡什么車跟秘書說?!?/p>

  之前合同上說的三個月試用期過后才有的房子豪車,陸時寒現在就兌現,看來,對她的身體很滿意。

  疲憊不堪地冷笑著,季半夏閉著眼睛看都不想看見他。

  陸時寒看她這副樣子,低垂的眼睫后一片寒冷,隨手抓起沙發上的毛毯扔在季半夏的身上,毫不留情轉身離開。

  輕微的關門聲后,充斥著情欲味道的屋子徹底陷入死寂。

  躺在沙發上,季半夏眼睛淺淺地閉著,她很累,也很困,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

  但亂七八糟的身體和隱隱的疼痛一遍遍地提醒她剛才發生的事,無處發泄的煩躁和委屈逼得她連片刻的安寧都得不到。

  撐著酸軟的身體到浴室放好熱水,整個人浸泡在溫熱的水中,忽然,專門為小姨設置的手機來電鈴聲響起,季半夏開心地接通電話:“喂?”

  “半夏,你趕緊回來一趟,你媽媽的下落找到了?!?/p>

  季半夏臉上接到她電話的歡喜還沒來得及褪去,就被這個消息震驚得半天說不出話,她從沙發上起身,迅速穿好衣服對小姨道:“小姨您別急,我馬上就回去!”

  慌慌忙忙地取了點錢,季半夏打車直奔東城區,當她推開門踏進屋子,就感覺到了不對。

  小姨呢?

  不是她給自己打電話嗎,怎么不見小姨?

  季半夏戒備地后退兩步,忽然二樓樓梯口傳來腳步聲,只見一個四十歲上下長相張揚的女人,以及站在她身邊眼睛紅腫的小白花似的季冬冬趾高氣揚地走下來。

  “你個小賤人終于回來了!”

  吳月暴跳如雷,沖下樓梯指著她的鼻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還想把我家冬冬拖下水,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p>

  “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想要手腳完整地從這里走出去不可能!”

  不給任何解釋的機會,屎盆子就扣在了季半夏的頭上。

  季半夏也大概猜得到季冬冬會在她面前怎么說,無非是自己把她趕出來,心里懷恨在心想找找茬。

  但自己上初中之后就一直兼職攢學費生活費,一分錢沒向繼母吳月和父親要,房子是自己出錢租的,水電費是自己繳的,季冬冬不僅在她那里白吃白喝,還從她這里拿了不少的一筆錢。

  無論怎么說都是她占了便宜,竟然能把白的說成黑的?

  季半夏望著站在繼母吳月身邊抽泣著的嬌弱女孩,再一次認識到自己以前有多愚蠢,把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當成了小綿羊,她直直地望著季冬冬,“我想問問,我什么地方做錯了?”

  “是讓你白吃白喝錯了,還是給的錢太少?”

  “季冬冬,人要臉樹要皮,別把自己弄得那么清高純潔?!?/p>

  吳月把哭著的女兒攔在身后,怒氣沖天地把手指戳在季半夏的額頭上,“呵呵!季半夏你還在這里給我裝,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兒!”

  她擼起季冬冬的衣袖,只見手腕的地方青青紫紫的手指印。

  “你這賤人就是見不得冬冬比你漂亮前途比你好,竟然大半夜地把她趕出家門,讓她遇到地痞,要不是冬冬機靈,說不定命都沒有了?!?/p>

  “早知道你是這么個蛇蝎心腸的東西,老娘進門就該把你塞車輪,掐死在床上!”

  吳月激動得瞳孔都在顫抖,仿佛下一秒就會提刀沖過來。

  季半夏看到季冬冬身上的痕跡心里也一驚,還以為她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但轉念一想便什么都明白了。

  那天晚上季冬冬和周野在床上的動作可不小,留下這些痕跡再正常不過。

  她諷刺地冷笑,望向一唱一和的母女倆:“你們想要什么交代?”

  多年來,因為吳月手里藏著媽媽去向的秘密,季半夏鮮少跟她撕破臉,能退讓的都盡量退讓。

  但吳月就是喂不飽的餓狼,不管她給多少,都滿足不了她的胃口,至今都不肯把媽媽的下落告訴自己。

  季半夏忍不住懷疑,她真的知道媽媽的下落嗎?

  而吳月見季半夏和以往一樣不敢反抗自己,傲慢地抬著下巴,扳著手指頭算賬:“你現在在醫院上班,每個月工資肯定不少,聽說S市的房子不錯,你買一套放在你/妹妹的名下?!?/p>

  “S市的房子?”季半夏望著一臉理所當然的她,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終于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嗤笑道,“吳阿姨,你是多久沒出門了,現在的房價炒成那樣您還想讓我買房?!?/p>

  “別說我買不起,就算我能買,又為什么要放在您女兒的名下?”

  “她是您生的,憑什么要我養著?”

  這句話季半夏很早以前就想說了,但那時季冬冬還是她的好妹妹,為了照顧季冬冬的情緒,她一直都憋在心里。

  唇邊帶著冷靜的淺笑,季半夏望著吳月母子二人。

  而季冬冬仗著在家里有吳月給自己撐腰,一副嬌嬌弱弱乖乖女的模樣,仰著臉道:“姐姐,我可是你唯一的妹妹呢,你買的房子不給我給誰,難道便宜了外人?”

  “而且我早就打聽清楚了,那家醫院可是陸氏集團出資建立的,姐姐你一個月的工資不僅比其他醫院高,每天吃飯都不要錢,肯定存下很大一筆錢了!你把房子首付付了,以后每個月把錢打到我都銀行卡里,我來還錢就可以了?!?/p>

  天真純情的臉蛋,說出來的話比三歲小孩還可笑。

  她難道覺得自己是傻子。

  竟然說得出讓自己出首付,每個月還款的話?

  季半夏懶得和這個蠢笨可笑的“妹妹”多說一句話,堅決地對她道:“既然你覺得掙錢容易,眼皮子就別那么淺,天天注意著我的工資多少,存了多少錢?!?/p>

  “哦,對了?!睂嵲趷盒乃@副模樣,季半夏笑著對她說,“你不是想在S市買房嗎,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一份工作,不用風吹日曬,輕輕松松在家里就能掙幾十萬?!?/p>

  “哪里哪里,快說?”

  一聽有這樣的好事,不等季冬冬反應吳月就興奮地瞪大眼睛。

  季半夏挑著眉,“現在直播行業這么發達,憑季冬冬你這副模樣,只要你對著屏幕張開雙腿,那些空虛寂寞的男人爭著搶著為你砸錢,別說是一套房子,連車錢都有了?!?/p>

  “就像你前天晚上在我家床上,和你姐夫滾在一起一樣,我相信,你會很滿意的?!?/p>

  只要是明眼人,仔細一瞧就知道季冬冬身上的痕跡是怎么回事,要說吳月沒看出來,季半夏不相信。

  說到底也只不過是尋找向自己要錢的借口罷了。

  目光直直地落在自己帶著淤青的手腕上,本就心虛的季冬冬瞬間就明白季半夏是在諷刺自己,臉色難看恨恨地瞪她一眼,轉眼就淚眼婆娑地拉著吳月的衣袖。

  “媽媽,姐姐也太過分了,她自己私生活混亂,經常帶著男人在家里亂搞轉頭就誣賴我……”

  她臉上那副被冤枉的委屈真得讓季半夏這個親眼目睹她和男人翻云覆雨的人都差點以為是真的,季半夏正要說什么,吳月突然一巴掌甩在她的臉上。

  瞬間,季半夏左耳嗡嗡作響,嘴巴里血腥味涌現。

  “你個小賤人,再給老娘放屁一句!”

  “是不是真的你問你寶貝女兒不就知道?不過就算是真的你也不會認,你當年不也是爬上我爸爸的床,想方設法把我媽弄走嗎?”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不也是一個對著男人就能搔首弄姿的人嗎?”

  忍了這么多年,所有的怨恨都在這一刻爆發。

  季半夏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語和情緒,她仿佛也看到自己口出惡語的模樣是那么的丑陋,那么地不堪入目。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為什么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能夠趾高氣昂地生活著,而她只能步步退讓。

  抓住吳月再次揮過來的巴掌,季半夏咬牙切齒:“我不計較你以前對我的刁難,這家里的東西我也不稀罕,我只問你,我媽媽在哪兒?”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