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路過你的迢迢時光

路過你的迢迢時光

蘇沐暖厲銘賀大 著

完本免費

  蘇沐暖厲銘賀小說免費閱讀,女主蘇沐暖男主厲銘賀的小說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青糖所寫的言情小說《路過你的迢迢時光》又名《他從時光中走來》《他站在時光深處》,主角是蘇沐暖和厲銘賀,小說講的是厲銘賀步步緊逼,雙眸猩紅,迸發著蝕骨的恨意。他俊逸如初,只是眼眸里再無看向她時專有的深情與繾綣。蘇沐暖早就預料他會恨她。只是,看到他平安無事地活在這世上,就覺得一切都值了。蘇沐暖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笑意,落在厲銘賀眼里就是天大的諷刺,滿屋的紅色深深刺痛他的眼。厲銘賀一手用力擒起她的下巴,發狠道,“蘇沐暖!你有什么資格幸福!”

更新:2020/08/11

在線閱讀

  蘇沐暖厲銘賀小說免費閱讀,女主蘇沐暖男主厲銘賀的小說無錯版免費全文在線閱讀,故事遞網為您提供由作家青糖所寫的言情小說《路過你的迢迢時光》又名《他從時光中走來》《他站在時光深處》,主角是蘇沐暖和厲銘賀,小說講的是厲銘賀步步緊逼,雙眸猩紅,迸發著蝕骨的恨意。他俊逸如初,只是眼眸里再無看向她時專有的深情與繾綣。蘇沐暖早就預料他會恨她。只是,看到他平安無事地活在這世上,就覺得一切都值了。蘇沐暖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笑意,落在厲銘賀眼里就是天大的諷刺,滿屋的紅色深深刺痛他的眼。厲銘賀一手用力擒起她的下巴,發狠道,“蘇沐暖!你有什么資格幸福!”

免費閱讀

  厲銘賀邪魅惡劣一笑,直接無視蘇沐暖的話,故意加大力道,長臂一揮,把床頭柜上的瓶瓶罐罐掃落在地,發出瓶子落地破碎的聲音。

  這聲音極大,嚇得蘇沐暖呼吸都要停止了,含淚向厲銘賀搖頭,哀求他。

  但厲銘賀置若罔聞,似乎看到她陷入這般進退兩難的境地,頗為滿意,好整以暇看著落淚不止的蘇沐暖。

  葉仁修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敏感地感受到周遭氛圍的不同尋常,奈何他雙目失明,無法勘察真相。

  “沐暖,你在嗎?發生了什么?”

  蘇沐暖十指緊掐厲銘賀后脊背皮肉,不停搖頭,懇求他快停下來,放她一馬。

  然而,劇痛卻更加刺激了男人。

  葉仁修得不到回應,直覺不妙,轉身很快走出房門,尋找幫手。

  葉仁修前腳剛走,厲銘賀便無情迅速地放開她,雙眸冷漠再無半絲陷入迷離,冷嗤道,“走了!”

  聞言的蘇沐暖雙唇發抖打顫,她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么。

  可惜,千言萬語終究只能咽回肚子里去。

  蘇沐暖癱軟在床上,渾身布滿青紫痕跡,破布條似的禮服散落四處,望著厲銘賀遠去的背影,無聲落淚。

  蘇沐暖像是被人遺棄的布娃娃,眼神渙散無光,盯著門口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以至于腳步聲靠近,她都沒有反應過來。

  葉仁修很快返回臥室,叫來了自己的堂妹,葉箐箐。

  “??!你這個賤人!”

  葉箐箐看到床上的蘇沐暖,極快明白發生了什么,她吃驚捂住嘴巴,隨即,眼神里流露出輕蔑與鄙視。

  想起身后還有自己的戀人厲銘賀,葉箐箐抬手遮住他的目光,并對著蘇沐暖呵斥道,“賤女人!竟敢偷人!還不把衣服穿好!”

  葉仁修皺眉,“箐箐,不許這樣對你嫂子講話?!?/p>

  蘇沐暖靈魂歸位,抓起床單裹住自己,看著眼前氣勢洶洶的葉箐箐、不明所以的葉仁修以及勾唇冷笑的厲銘賀,她的太陽穴突突地跳,手足無措。

  葉箐箐環著厲銘賀的胳膊,冷嘲熱諷,“哥!蘇沐暖這個賤人不知廉恥和別的男人廝混!這現場都是證據!她不配進我們葉家大門!”

  “怎么可能?”葉仁修不信,“沐暖,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不相信你是這種人?!?/p>

  葉仁修的信任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扇在她的臉上,蘇沐暖羞愧地低下頭,眼睛酸脹,而葉箐箐親密挽著厲銘賀胳膊的畫面更是讓她肝腸寸斷痛不欲生。

  蘇沐暖閉了閉眼,再次抬眸,卻只見厲銘賀單手摟著葉箐箐的腰身,冷眼旁觀。

  這個男人上一秒還在她的房間翻云覆雨,下一秒卻摟著別人視她如陌生路人。

  明明他是罪魁禍首,可承受這一切謾罵的只有她。

  “仁修,對不起……”

  話音一落,葉仁修臉色蒼白,氣急攻心,暈倒在地。

  葉箐箐驚呼,“哥!你怎么了!”

  之后的葉家整夜不得安寧,葉仁修心臟病突發住進醫院,好好的喜宴差點兒成了喪禮。

  葉家長輩知道蘇沐暖給葉仁修戴綠帽子的事后,當即解除他們二人婚約,將她掃地出門。

  狼狽不堪的蘇沐暖蹲在葉家別墅大門口,只為守得一個贖罪道歉機會。

  可葉家的所有人包括看門保安,均是不肯告訴蘇沐暖葉仁修所在的醫院位置。

  蘇沐暖的一顆心像是被泡在了冰窟之中,萬劫不復。

  突兀地手機鈴聲倏然響起,不容許她有再多精力傷春悲秋。

  “喂!蘇小姐,你女兒發燒了,你快來市中心醫院!”

  保姆劉姐在電話那端,語氣焦灼。

  蘇沐暖掌心發汗,心跳加速,顧不得其他,蘇沐暖急忙趕去醫院。

  “蘇小姐,你女兒一直高燒不退,體內血紅細胞也在急劇減少,我們初步診斷她有急性白血病的征兆……建議孩子先住院觀察?!?/p>

  蘇沐暖只覺頭腦閃過一陣轟鳴,猶如晴天霹靂,她的身子不停顫抖,“什么?不可能!醫生你是不是誤診了?”

  “蘇小姐,這種病早期不好發現,中后期的癥狀才會比較明顯……”

  蘇沐暖渾渾噩噩地走出醫院,醫生告訴她要做好心理準備之類,若是真的是急性白血病,就要支付后期高昂的各項手術費用。

  住院費醫藥費床位費于她而言,都是一個不可估量的天文數字,她一時半會兒去哪里籌得這么多錢?

  蘇沐暖滿腹心事,低著頭走路,誰知,不一不小就與對面的葉箐箐相撞。

  “對不……”

  蘇沐暖抬起頭,道歉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見厲銘賀冷若冰霜的星眸,以及葉箐箐厭惡憎恨的目光。

  葉箐箐雙手護在自己的肚子上,埋怨道,“你走路都不長眼睛的嗎!知不知道我懷了寶寶?萬一被你撞傷了怎么辦?”

  聽到“寶寶”二字,蘇沐暖瞳孔微縮,葉箐箐懷了厲銘賀的孩子……

  那個曾說要愛她一生一世的男人,終究還是走散在人來人往的歲月里。

  蘇沐暖眨了眨眼睛,生怕在他們面前會沒骨氣的落下淚,“葉小姐,對不起?!?/p>

  葉箐箐還想不依不饒,厲銘賀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安撫道,“何必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我們走吧,產檢時間快到了?!?/p>

  葉箐箐溫柔一笑,靠在厲銘賀的胸膛里,宛如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蘇沐暖死死捂住嘴巴,豆大的淚珠像是斷了線的串珠。

  籌錢的過程,異常艱辛,再加上她那鬧得滿城風雨無人不知的丑聞,更是招來了世人苛責唾棄的話語。

  流言蜚語使得她無法像個正常人一樣去應聘去找工作,只能放下尊嚴,去一些包容性較強、來錢快的娛樂會所充當服務員,獲取微薄的薪水。

  是夜。

  蘇沐暖頂著個大濃妝,穿著會所的制服,清涼暴露的超短裙堪堪遮住了大腿根,對于這樣的裝扮,她極其不適,可是一想到醫院里性命垂危的女兒,她就什么都顧不得了。

  蘇沐暖跟在一眾服務員身后,手里托著昂貴的名酒,戰戰兢兢地進入了包廂。

  沒想到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了正和商業伙伴洽談的厲銘賀。

  蘇沐暖最不愿自己的這般狼狽模樣被他看見,她使命地后退,極力將自己隱藏在不起眼的黑暗角落里。

  然而,事與愿違。

  厲銘賀抬頭,微微瞇眼,就看到了低著頭的蘇沐暖,盡管她化著大濃妝,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為什么總是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辨別她?

  從前,是愛的深切,現在,是恨的痛徹,化成灰都能認識!

  厲銘賀冷笑,蘇沐暖究竟是有多愛錢?竟會來這種場合工作!

  厲銘賀臉色頓變,伸手一指她的方向,“你,過來!”

  熟悉的聲音穿透靈魂,恍如隔世。

  蘇沐暖怔了怔,直至身旁的服務員提醒,她才從驚恐中回神。

  蘇沐暖手心發汗,端著托盤,雙腿發顫,一步步走向厲銘賀,直覺他的視線灼熱甚至帶著厭惡,而她的眼睛根本不敢與厲銘賀對視。

  蘇沐暖走到光亮處,玲瓏有致身材與細直白嫩雙腿很快吸引了在座男人的垂涎調戲,“喲!這新來的服務員還是個上等貨!”

  此話一出,男人們彼此相視。

  同為男人,厲銘賀當然知道他們的眼神代表什么,他冷冷地瞥向眾人,有眼色的人迫于壓力立馬噤口。

  厲銘賀薄唇輕啟,“出去?!?/p>

  識趣的人們紛紛離開包廂,只余他們兩人。

  厲銘賀長腿交疊,坐在沙發中央,宛如一個不可侵犯的君王。

  “呵!蘇沐暖,我倒是小瞧你了,豪門夢破碎,就來這里釣男人,你是有多耐不住寂寞?嗯?”

  厲銘賀口氣嘲諷,句句鉆心。

  蘇沐暖低著頭,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嘴邊有千萬句解釋,卻不能說出口。

  他們曾經恩愛相戀,攜手構建美好未來,可突然有一天,她收到了一封陌生郵件,事關厲銘賀的性命安危,對方拿他的生命逼迫威脅她離開……所以,才有了后面的重重誤會兩兩生恨。

  她多想告訴他,她從未背叛過他,從始至終,她都是愛他的。

  “銘賀,你誤會我了……”

  蘇沐暖話還未說完,就被厲銘賀冷硬打斷,“閉嘴,不許叫我的名字!你沒資格!”

  厲銘賀倏地起身,逼近蘇沐暖,字句帶著血淋淋的鞭策。

  “蘇沐暖!從你四年前背叛離開我的時候,就沒有資格叫我的名字!”

  男人高大的陰影罩在她的頭頂上方,蘇沐暖如同一??諝饫锏膲m埃,渺小又卑微。

  “銘賀,我……”

  蘇沐暖的心在滴血,曾經有多相愛,如今,就有多心酸。

  厲銘賀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將她狠狠推向玻璃桌,鋒利的桌角刮著她的大腿,蘇沐暖忍著劇痛沒敢發聲。

  厲銘賀欺身而上,絲毫不管她的疼痛,誓要把她推向死亡的深淵,后背皮膚被玻璃碎渣割破,此時血肉模糊,疼痛感官已至忍耐極限。

  蘇沐暖冷汗涔涔,緊緊咬著下唇,不斷往后縮,厲銘賀察覺到她的痛苦表情,不但沒有憐惜,反而大掌更為用力掐著她的腰肢,“給我叫出來!”

  蘇沐暖唇瓣顫抖,像只瀕死的天鵝,哀聲低鳴,“疼……”

  厲銘賀雙目猩紅,粗重喘著,繼續著他的凌虐。

  身上的痛楚和內心的折磨像是一場永無止境的酷刑。

  蘇沐暖偏過頭,闔閉雙眼,眼角抑制不住絕望的淚水。

  不知過了多久,厲銘賀饜足,毫不留情地從她身上起來。

  蘇沐暖像是一塊被人丟棄的抹布,渾身布滿青紫,殘破不堪。

  感覺都厲銘賀將要離開,蘇沐暖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突然開口,卻是聲線嘶啞,“厲銘賀,你不要走?!?/p>

  聞言的厲銘賀腳步一頓,冷嗤道,“怎么?還沒爽夠?”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